STORIES

BRANDI CARLILE 乐队 Carlile 与Phil 和Tim 自制震撼新片 The Firewatcher’sDaughter AG269

JEFFREY PEPPER RODGERS撰稿

尽管当下众多独奏艺人凭借乐队之名走红(比如,Iron and Wine 和Bon Iver), 但Brandi Carlile 却是个特例,该乐队凭借独奏艺人之名走红。

 

Brandi Carlile

 

十五年走来, 所有Brandi Carlile 名下的音乐作品都是Carlile 与双胞胎兄弟Tim 和Phil Hanseroth 通力合作的结晶。他们三人一起写歌并分享歌曲创作带来的好评赞誉,而从不管谁人功劳大小如何(颇受 Lennon 和McCartney 影响),尽管Carlile 的巨肺嗓音是舞台的焦点,但是他们的编曲总能完全展现三种不同层次的和声与器乐风格—通常,Brandi和Tim 担任吉他手,Phil 担任贝斯手(并以鼓乐和大提琴辅之)。

 

他们三人首次结识于西雅图,当时双胞胎兄弟是一支名为Fighting Machinists 的重摇滚乐队的成员,而自小深受Patsy Cline 和大奥普里剧院文化熏陶的Carlile,当时正在街头表演并担任酒吧驻唱。Fighting Machinists 解体之后,Carlile 邀请双胞胎兄弟和她一起演奏—2000 年他们三人第一次合体,彼此纹上了相配的纹身(图样源于The NeverEnding Story 的auryn 护身符,小时候他们都喜欢这部电影),并立足乡村、摇滚以及民谣展开歌曲合作。他们也会改编现有歌曲,例如“The Story”(Phil 创作),收录于2007 年同名专辑,凭借着Carlile 极具爆发性的嗓音,该曲之后成为其最热门单曲。

 

从契合文中主旨的“The Eye”华丽和声到车库摇滚“Mainstream Kid”,三人的录音棚录制的新专辑The Firewatcher’s Daughter (ATO) 反映了三人多年合作的音乐历程。在与顶级制作人Rick Rubin 和T Bone 等人合作之后,Carlile 和兄弟俩自己制作了TheFirewatcher’s Daughter ,并注入了音乐会现场般的爆发力。近几年,乐队的人际以及音乐关系也逐渐渗透到了家庭生活中:Phil 娶了Carlile 的妹妹,乐队三人也都各自有了孩子,在西雅图彼此生活得很亲近。而这个大家庭也不断有新成员加入:本次采访获悉,Carlile 宣布乐队长期合作的大提琴手Josh Neumann 已与她妻子的妹妹订婚。

 

Brandi Carlile

 

为了获悉更多关于Carlile 和兄弟二人的创作点滴,在他们冬季巡演达拉斯站,我采访了他们。据Carlile 所称,接受了这么多采访,这是他们接受的第一次三向采访—当然,尽管多年来在乐坛,他们三人一直被作为一个整体。

 

很难想象‘The Story’早在乐队成立之前就已经诞生了。与原版相比,Brandi 的版本有何不同?

 

PHIL:完全没有可比性。我们录制了好几个版本,有键盘乐版的,还有原声吉他版的。只是一串歌词,一段旋律,几个和弦罢了—在遇到Brandi之前什么都不是,是Brandi 赋予了这首歌生命力。

 

BRANDI:  “The Story”本身就是首很优美的曲子。Phil 的嗓音很有穿透力,他唱起来很棒。但我觉得这首歌需要真正被人赏识。真要谈区别的话,我也不过是赋予了情节一丝疯狂,一丝强烈和一丝狂热。尤其当我还年轻时,连我自己都感到有些难以抗拒。我来到现场说道“好了,我们放下手中的工作,纹上纹身,勇往直前!我什么都不在乎—忘了你的爱人,忘了一切,放手去做吧!”

 

TIM: 初次遇到Brandi 的时候, 她主要弹原声吉他,我们兄弟二人还在重摇滚乐队里只弹电子吉他。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我们认识了Brandi,开始和她一起弹原声吉他,六个月后我们都离了婚,纹了一堆纹身,我发誓这一切都是真的。对每个人来说,音乐事业都发生了重大转变,而且我们都找到了彼此的CharlesManson[ 大笑]。我们兄弟俩在音乐方面心有灵犀,而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失散多年另一位家人(意指Brandi)。

 

你们从头开始合作的首支歌曲是什么?      

 

Brandi: 从头开始?我记得好像是“Shadow on the Wall”。也正是从这首歌起,我们发现可以为彼此的创作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忘了所有关于Charles Manson 的狂热。就这样发生了而且很重要,没了所谓的杀戮等东西,也就是那首歌起,我发现一首歌我们三人可以分写不同部分,但是听起来却像是一个人写的一首歌。

 

你认为每个人的创作优势是什么?

 

BRANDI: 嗯,这方面我最有发言权了。这些有趣而且阴阳曲风的歌曲都是Phil 写的,但并不常有。歌词听上去很怪。但我觉得他并非刻意为之。像“Blood Muscle Skin & Bone”,“The Story”,“Oh Dear”,“Beginning to Feel the Years”这些歌,都是听上去很诡异的Pet Sounds-type 调子,Phil 有这样的创作才能,真的怕得惊人。

 

Brandi Carlile

 

Tim嘛,在我看来,是你所谓的古典、匠人风格,他写的歌比我和Phil 的都多,而且富有张力和连贯性。我认为他的那些歌都是我们每张专辑的主打曲目。只要是Tim 执笔的歌,你一听,就
会立马辨别出是Brandi Carlile 乐队的作品。至于我,不过是絮絮叨叨的废话罢了,因为都是跟我的日常生活有关,而且都是基本靠歌词。我倾向于从歌词上把握我的感觉和所处环境。我喜欢真实表达我的意思,所言即所指,所指即所言,而且讲的都是些很特别的东西。所以说我们三人风格各异,为乐队平添了一种别样的风采。Tim 偏重前后的连贯性和创作的高产性,Phil
偏重标新立异,而我则偏重交流与沟通。

 

你们还有要补充的吗?

 

PHIL: 听上去相当到位了。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音乐背景大不相同。Brandi 是听古典乡村音乐长大的,而Tim 超喜欢Bob Dylan、John Prince 等等。

 

BRANDI: 还有Ramones(乐队名)。

 

PHIL: 没错,还有Ramones。所以当你听我们的歌时,风格大不一样。

 

你们为什么要分享所有歌曲创作带来的好评赞誉?

 

BRANDI: 因为我们当中没有自我一词。音乐最重要,音乐压倒一切。如果他们觉得有了过渡结合听起来会更好,或歌词应该改改,或我们要加入一些更有趣的和弦,谁也不会质疑谁。

TIM: 我们从一开始都是这样。我们第一次见面是说“嘿,我们要是一起写歌,我们就分工创作吧。”那样的话,你在乐队里和一些非常优秀的人并肩创作才不会才思枯竭卡在那里….

BRANDI: 开红色的车。

 

TIM: 我们在一起巡演,一起度过了大量的美好时光,即便是我们当中的一人,像Phil 那样,可能写了一首歌流行十年,但我们其他人均为此付出了同等的努力。

 

我们对于自己的作品没有太过看重。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人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他是不会藏着掖着的,因为大家都是奔着歌曲受欢迎去的。没有人愿意因为一句“没错,我就是要自己写歌”
而伤感情。只要歌曲能达到最佳效果,我们很不介意别人的意见。

 

可是在每张专辑上,的确注明了每首歌由谁独立创作完成。这又是为什么?

 

BRANDI: 因为对我而言,我的偶像都是这样做的。当我阅读唱片上的封套文字时,我想知道是谁写的歌。我真的很喜欢艺人,如果我喜欢一个艺人,我会喜欢有关他们的一切。我喜欢他们的
乐善好施,他们的生平纪事,他们的童年往事,他们的艺术作品、封套文字说明还有歌曲创作。

 

如果我听到一首歌,曲风个人色彩很浓烈,我就想知道是谁写的歌,看看思想内容是否与我的想法一致。

 

Brandi Carlile演出照片

 

你们彼此亲近的私人生活又是如何促进你们的音乐合作关系的?

 

BRANDI: 婚姻和家庭彼此融合给我的一个切身体会就是,当歌曲公之于众,我很了解歌曲内容并能很好地感受其中,能将其表达出来是我的荣幸。假如我们不如现在这般亲近,把这些歌词唱出来也就没了那种美感。你们二位觉得呢?

 

TIM: 我同意Brandi 的看法。既是最好的朋友又是家人,写歌时,即便是偏解说型, 灵感也会迸发,不是关于主题就是关于歌词背后暗含的情感。对我来说,唱歌,写歌,甚至弹吉他,能够理解歌词所包含的情感让我感觉非常好。与写歌的人关系如此亲密,我自然而然也能更好地把握歌曲。如果一首歌是我们集体创作完成的,我们也省得对一首歌的主旨猜来猜去。正如Brandi 所说,“就好像是凭直觉去做。”

 

QQ图片20151229175837

 

最近家庭生活的稳定是否影响了你们在一起写歌的性质?

 

PHIL: 我不觉得啊。从一开始,我们三个在一起就很亲密,如今我们成了一家人,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也没什么变化。就算不是更亲近了,也至少跟以前一样亲密无间。我们现在住的很近,彼此串门五分钟就到了,我们可以随时聚在一起吃饭,弹吉他。我们向来都是如此。谈不上什么真正的变化。

 

QQ图片20151229180010

 

可是有时候,作曲家认为安定下来并不利于创作。就好比当你高兴的时候,你只是想感受其中—并不想把它写出来。

 

BRANDI: 我也是这么想的。创作方面,我觉得我很折磨我自己。那些我最喜欢的作品都是在我最煎熬的时候创作完成的,而且我生平一直磨难不断。坦白说,这三年我一直很担忧,因为渐渐
地,生活好得出奇。我就想,那么,我那孤独的友人呢?我那寂寞的路人、作曲人呢?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真正苦恼的又是谁呢?

 

QQ图片20151229180020

 

我真的很担心,但他们兄弟俩安慰了我。我觉得Tim 说的棒极了。妙就妙在就算你满心欢喜也能创作出更棒的悲伤之歌。

 

TIM: 我们都刚成家不久,和家人在一起过得很愉快。我觉得当你过得很好,过得很开心,那你做任何事情就更加得心应手,不管是写歌还是演出。我觉得我能创作出更多作品,我表达得也更
加到位,就算不是一个很愉快的想法或歌曲。

 

QQ图片20151229175853

 

Tim 和Phil,当你们在写歌时,你们会设想Brandi 在演唱这首歌曲的情景吗?那样会影响你们创作吗?

 

PHIL: 我就是这样。我总是提前考虑一下。她的嗓音对我们歌曲和音乐的发挥至关重要。就靠着她的嗓音撑着整个现场效果,所以当我突然想出一个旋律,就算只是一首歌的开头,我会考虑
Brandi 的嗓音,发挥出来会有多巨大,多震撼,又会如何影响歌曲的走向。

 

TIM: 听上去挺奇怪的,因为创作过程中我从来不想,直至歌曲创作完成或是给我感觉很舒服,浑然天成,我觉得就够了。但我确实会考虑变调夹的位置,要适合Brandi 演唱,但我总是按
照歌词的需要去进行创作。剩下的工作都会交给Brandi。

 

QQ图片20151229175905

 

谈谈最近的Pin Drop 巡演吧,听说你们是在历史久远的剧院演出的,而且不用音箱。感觉如何?

 

BRANDI: 感觉棒极了。因为我们做到了,所以我们与众不同。我们再也不能回到过去了。去掉所有这些要素(我们以前并不知道其实就是分区),尤其是音箱还有麦克和大灯,显得如此神秘新鲜。发挥源发声的能力决定了一切,因为不需要去多想看起来有多酷,表演效果如何,而是更多地去关注如何把歌曲信息传达给观众。比如说你是在弹原声吉他,考虑到实际上它就相当于一个发言人,除了挂在面前面向观众,你不能转向其他地方,因为你走到哪,声音跟到哪。把信息和声音传递给观众成了我们的首要考虑,整场下来感觉很亲切。跟往常很不一样。像以前,我们最关心的是表演效果。感觉就像是在教堂演奏。很虔诚,心心相通,一点儿也不花哨。

 

QQ图片20151229175917

 

TIM: 感觉很不一样,因为插上电表演的时候,你有很大的自由,可以随心所欲。但是[ 这场演出]我们不得不并排站在一起来相互倾听,每一首歌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如此得重要。不容得出现太多差池,因为每一位观众都身体前倾认真聆听。自始至终每一次登台表演都很特别。以前从未有过,“好吧,我今天有点累了,但是真的会很大声,我打算站在鼓边,用力拨弦。”整个过程,你只能全神贯注,投入其中。

 

Phil: 就没那么轻松了,要知道在一个超过俱乐部大小的场地演奏原声贝斯相当困难。又没辅助字幕又没什么的,低音设备根本行不通。因此他选用了这把[Regal] 共鸣低音小吉他,但是音效秒杀一切。这跟以往的现场音乐会不同,我们必须更换不同的工具乐器来满足实际需要。

 

BRANDI: 当需要低音收尾时,他就需要走过去弹钢琴。所以说在关键时刻找回低音音调听上去是不是很惊心动魄?

 

PHIL: 超刺激。

 

QQ图片20151229175946

 

你们在一起表演写歌15 年了,你们现在的能力跟出道之时有何不同?

 

PHIL: 感觉像是刚开始一样。反正我觉得我们开始创作出好的作品,对所用乐器也开始真正熟悉起来,在一起唱歌表演也开始真正擅长起来。

 

BRANDI: 假如你像我们那样热爱音乐的话,你总是感觉才刚刚开始。如果我们演出时观众满席,那么就很成功。

 

QQ图片20151229175958

 

如果你是发自内心热爱音乐,音乐就在你的心中,推动你不断向前,总有一种即将创造轰动的感觉。尽管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我们还是这样认为。

 

我们都觉得还是处在那种轰动边缘—假如我们沾沾自喜,假如我们洋洋自得,我们当中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加以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