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来自纳什维尔的作曲人兼乐手Darrell Scott 为我们带来慵懒自由的‘Couchville Sessions’ AG284

在看到 4 个月的比利牛斯犬 Angus 和活 泼的澳大利亚牧羊犬 Miller 之后,就知 道快到 Darrell Scott 的家了,两只狗狗会在 石子路上蹦蹦跳跳,伸出舌头,摇着尾巴。它 们本是用来看护羊群,免受纳什维尔东部 100 公里之外在坎伯兰高原林区的山上四处觅食的 土狼和野猪的侵扰,不过不论何时,只要有人来, 它们都会非常高兴。小狗会马上把人带到山顶 房子不远处的空地。车库的屋顶密密麻麻地摆 放着太阳能电池板,遮住了下面停着的一辆普 锐斯轿车。菜园一直延伸到前门附近,菜园里 有羽衣甘蓝、洋葱、甜豌豆、各种青菜,旁边 还有一只木刻猫头鹰,以防鸟儿偷吃。门廊上 的秋千悬挂在树上,一直穿过车道。在下面的 谷地和远处的山上生长着郁郁葱葱的郁金香、 梧桐树、橡树、东部雪松和弗吉尼亚松树。

 

QQ截图20161230143559

.

隐居山林的 Darrell 和 Angela Scott 就在屋内,马上要吃完早餐了。屋里的墙上挂着许多平底锅。一张野餐桌和一张长凳从厨房一直延 伸到客厅。一个大型柴火炉在屋内十分显眼, 炉子可用来煮饭,冬天时还能用来取暖。在 家中的各种摆设之中,Scott 正在录制编辑最 后的几首歌曲,然后他的新专辑Couchville Sessions (Full Light) 就制作完成了,这是 他自 2012 年以来的首张新专。歌曲的录制还 邀请了 Peter Rowan 和 Guy Clark 作为特 别嘉宾,而 Guy Clark 更是罕见地在其中担任了旁白。

.

不过录制早在之前就完成了。

.

刚吃完最后一勺 Golden Grahams 燕麦, Scott 马上说道:“在 2001 年到 2002 年, 我一共录制了 40 多首歌曲,歌曲做成了两张 专辑,分别在一年后推出,专辑名分别叫A Theater of the Unheard 和 The Invisible Man。然后我制作了第三张专辑,Couchville Sessions,而且还有磁带版的。而且我很喜欢。 专辑的每首歌都十分不错。不过在我发行了前 两张专辑之后,我想做些改变。我可能会再做4、 5 张专辑,但我知道这张专辑永远不会过时。” 不过 Scott 在纳什维尔外的家也是一段漫长旅 程的写照,距他搬到这里已经 20 多年了,而 纳什维尔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现在, 纳什维尔已经成为了音乐业的中心,不过重点 还是在音乐上。Scott 很快就出了名:为知名 乡村音乐家伴奏,并为 Garth Brooks, the Dixie Chicks, Tim McGraw 和 Faith Hill 等 大牌创作出了大热金曲。而且他还在 2001 年 和 2002 年分别获得了由纳什维尔作曲家协会 和 ASCAP 颁发的年度作曲人大奖。

.

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

乡村音乐超越了传统受众,又增加了上百万的 全新受众,所以不可避免地,决定音乐街影响 力的重心也发生了变化。“商业”的分量慢慢 超过了“音乐”,这让 Scott 和其他作曲人不禁担心起自己在新发展秩序下的地位(几年前, 他 与 1997 年 发 行 的 民 谣“You’ll Never Leave Harlan Alive”被大热剧集 Justified 选作主题曲,并在 YouTube 上收获了成千 上万的点击量,同时也重新燃起了人们对于 Scott 的经典曲目的热情)。

.

他解释道:“我并不擅长创作大热单曲,我特 别喜欢创作歌曲,尤其是能感染自己的歌曲。 我在很早之前就发现,想要有所发展,只有两 个办法。一个就是预测市场。不过我在这方面 向来不灵光,因为有了这种目的性之后,我写 的歌曲怎么听都像是揣度市场。那种歌曲既没 有灵魂,也没有感情。它们是完全没有根基的。 另一个就是认真创作歌曲,其他的事情就随它去吧。”

.

QQ截图20161230111404

.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Darrell 和 Angela 离 开了纳什维尔,用一年半的时间来思考今后的 人生。他们有了新的使命:保持风格、自我独立, Darrell 还将所有带有商业性质的作品全部剔除了。

.

他说“这样就轻松多了。”手顺着房子附近指 向客厅窗户外的山谷和分水线。“我备忘录里 待办事务现在更少了,做标记的都是‘是的, 你要休息。是的,你要烧木头了。是的,你有太阳能板了。是的,你要自己种地了。是的, 你和音乐业的瓜葛越来越少了。’ ”

.

Scott 一边喝热茶,一边详细阐述了唱作人和吉他手的双重身份对他的意义。

.

QQ截图20161230112902

.

停工的一年半时间里,您没怎么弹吉他吧?

.

是的。回来之后,我的手指上就生了水泡—所 以才一直没碰吉他。不过我得说,我极力推荐 乐手们也这么做。我喜欢这种远离一直在做的 东西,这样可以让我从全新的视角看问题。

.

复工之后您是否还需要将技巧提高到原来的水平呢?

.

说来有趣。我和我的吉他关联一直很紧密。我现在就可以重拾那些技巧,做一场优秀的演出。 重点并不在于技巧。重要的是推动技巧的内在 本质。我一直希望能做到这点,只有注重了本 质,那么在外部技巧提高时,本质上才有可能 提高。在进行了几次表演之后,我注意到自己 的弹奏更加轻快了。我一直在轻轻弹奏,在有 些表演的过程中,你会觉得需要和听众互动来 进行表演。表演时必须全力以赴。我发现自己 也完全投入进去了。

.

这对您的即兴创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

是的,我的弹奏更加平静了。这方面我并不是 故意为之。不是“我要休息一年,回来的时候 要更加安静地弹奏。”我刚刚意识到这一年半 对我的影响。就好像我比从前更加认识到音调 的影响。以前的我,总是在吵闹的酒吧里表演, 所以我需要勇于改变。我可能会在一间安静的屋子里,细细聆听音乐中所有的细节。或在小 狗吠叫、人们舞蹈的音乐节上表演。表演者和 听众对一切都会有不同的交流。

.

还有另一件事就是,我在寻找不同的音色。也 就是在我拿着一把吉他四处表演之前,我于上 周日回到家中,拿出一把中音电吉他和一把 Triggs 大型空心爵士吉他。我还接上了音箱。 我仍然使用平常用的原声吉他麦克和拾音器, 不过我还有一个带音量踏板的原声吉他音箱。 所以我更多地在音色方面进行试验,摒弃了老 一套:接上音箱,发出声音,然后开始弹奏。 我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不过还是有种唱作人 的心态在里面,像是“音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只需要登台,在接下来的 90 分钟里为听众进行表演。”我有那种本事,但我现在要做的是探索出我一年半前弹不出来的声音。

.

您说的是效果器么?

.

在某些情况下,是的。所以在这一年半里,我 想的都是:我不想像离开时那样回归。并不 是说这有什么错,不过我想要继续向前走。 我想继续拓展,继续探索。有一部分也是因 为希望激起自己对音乐更大的兴趣。还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现在正和现场录音师 Eric Jaskowiak 一起各处表演。所以在一场场表演中,我也在努力利用他录音方面的特长进行创新。我希望可以构思出独一无二的东西,而不是那种插电演奏的套路。

.

您说在写歌和表演时,把歌曲放在第一位。

所以在歌曲演变为即兴演奏之后,您的即兴创作是否与歌曲有一定的关联性,从而以另一种方式为歌曲服务?

.

两种必须相互融合,否则就会像“贴驴尾巴” 的游戏一样。一边贴着驴,而尾巴却在另一边的墙上。这样两者就毫无关联性了。对我来说, 两者必须产生联系。我的即兴创作有时在主歌之间会进行即兴创作。而每晚的即兴创作也都 各有不同。有时还会在一些特定的点进行即兴 创作。我不想把它说得有多么神奇。就好像全 都那么与众不同一样。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没 有那么特殊。不过我还是会弹奏那些旋律动听、 和谐优美的曲子。过去,我的副歌弹奏部分十分响亮,不过现在也许变的更温柔了些。现在 弹奏的时候我会悄然回到需要完成的第三主歌部分。我希望自己的表演可以完全植根于过去和未来的情感之中。

.

歌曲就像是一幅肖像,即兴创作则让一切回归到画中来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差不多就是我的写照。 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我无法弹奏意境完全相同 的曲子。每个晚上,我都不能以相同的方式去 弹奏歌曲。也不是说我喜欢这么做。我是说我 不知道怎么去弹出应有的感觉,因为就在我现 在弹奏的时候,也会突然想到新东西。这样让 我总想去尝试一些东西,而且我的态度是完全 开明的,而不是说“闭嘴!照我吩咐的去做!” 写歌时也是一样。我不想把它变成一首“闭嘴, 照我吩咐的去做”那样的歌曲。如果有人说:“就 这样探索自己的风格不是很酷么?”或是“忘 了和弦吧,今晚就弹奏低音部吧。”那么表演 也是一样的。现在这种情况就在发生,而我也 自然而然地随着去做。说实话,我不知道除了 这样还可以怎么做。如果我需要这么做,我也 有自己的一套去真正地释放自己。

.

QQ截图20161230120417

很高兴,您没有把蓝调即兴演奏变成精心创作的歌曲,而不是在进行创作时还念念不忘您的歌曲素材。

.

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毁了这些歌曲。另一 方面,在多数情况下,我把自己的歌曲当做即 兴演奏和即兴创作的基础。希望这样会很有趣, 我觉得挺有趣的。而且就像今晚一样,歌曲会 按照我的感觉弹奏下去。

.

您之所以能来,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们在 纳什维尔见过的很多花样都不足以将您吸引到 这里。

不过即使在当时,肯定也会有一些老式 乐手,为逝去的好时光而哀叹。

.

感 觉 就 像 是 Townes [Van Zandt] 和 Guy [Clark] 在世时的美好时光已一去不复返。不 过对我来说那时算不得什么好时候。我很高兴 自己并没有身处其中。那时充斥着酒精和毒品, 女乐手也是难觅其踪。这就像是一场竞赛,某 种考量。有时这样还是挺好的,“一首歌能有 多黑暗,多深刻?”这些都无关紧要,我挺喜 欢那种感觉的。不过对我来说,这和 20 世纪 20 年代的巴黎还是有区别的。

.

不过即便是现在,我所知的最为开明的思想家、 音乐家、歌手和作曲人仍旧活跃,就像在巴黎时那样。不过这并不是说他们之后的作品风格也会那样。

.

您说的是现在的纳什维尔么?

.

是的,不过我说的可不是晨间广播中说的现在 时态。你知道 David Olney 么?我们要怎样 才能超越 Olney 呢?结论就是这根本不可能。 并不是说 Olney 掌握某种捷径。不过这能说明 Olney 在保持自己风格的同时以此谋生。这种 灵感仍在。我也很是欣赏。

.

QQ截图20161230143149

.

DARRELL SCOTT 演奏什么乐器

.

就如同 Darrell Scott 的音乐风格一样,他在 吉他方面的品位也十分与众不同。他坦言,去 年曾经购买了数把 Martin 吉他,其中一把乐器 质量之高,连 Vince Gill 都让他把这把吉他留 在家里录歌,不要带出去。不过,他最爱的还 是手工吉他,而不是流水线产品。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他就对 Triggs 吉他情有独钟。

.

他说:“我在纽约的 Matt Umanov 和纳什维 尔的 Gruhn 或 Carter 总能看到一把 Triggs 吉他。我会弹奏一番,心里想着,‘我也要 定做一把这样的吉他。’所以我联系了 Jim Triggs,还亲自去了堪萨斯的劳伦斯登门拜访。” 他看了我的弹奏。我们谈了一下。然后他说,‘我 知道可以为你做什么了。’之后,他制作了一 把吉他,并把吉他送给我。我到现在还在弹。 在 英 国 和 Martin Simpson 一 起 演 出 时, Scott 注意到了 Sobell 吉他。“我们当时在 后台,他对我说,‘Darrell,来弹弹这个。’ 于是我弹了他的 Sobell,发现这把吉他真的 很棒。他说,‘我可以把 Stefan Sobell 介 绍给你认识,你也可以得到一把吉他。’八年 前我终于联系上了 Stefan,我当时在伦敦和 Robert Plant 的 Band of Joy 一起演出。他 带着两把吉他来到我的酒店房间。我选择了其 中一把(Mark 2 Martin Simpson 签名款, 非洲黑木背侧、德国云杉面板、Wenge型琴颈、 黑檀琴码及指板),这把吉他我现在还留着。” Scott 对他的 Kevin Kopp 也十分珍视。他说: “Kevin 曾供职于位于蒙大拿兹曼的 Gibson 工厂。我当时去那里取一把 J 型琴。之后我 去了附近的吉他商店,在那里我看到了一把 Kopp J 型琴,对比之下,我 20 分钟前买到 手的吉他黯然失色。所以我请求 Kevin 为我制 作了一把 Kopp 吉他,把那把 Gibson 送给了 我哥哥。”

.

他 接 着 说 道:“ 我 还 有 9 到 10 把 Larry Pogreba 吉他。”其中包括一把致敬 Herb Jeffries 的 Gibson J-185, 这 位 美 籍 非 裔 的演员因 Bronx Buckaroo 而声名鹊起;一 把弦长 30 英寸的中音爵士吉他;还有几把 Weissenheimer 型吉他。

.

“Larry 是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人。我可以打 给他,跟他说,‘Larry,我一直在想 . . .’我 会告诉他一些最奇怪的想法。他也会开始思考。 之后他会说‘嘿,我也在努力按你的想法来做, 之后他会交给我一把超赞的吉他。’

.

虽说 Scott 喜欢的吉他种类十分宽泛,不过 他只使用一种拨片。自从和 Sam Bush(班 卓琴大师)合作以来,我就一直使用 Golden Gate 三角曼陀林拨片。如果你是 Sam 乐队 中的吉他手,Sam Bush绝对会掩盖你的光彩。 之前弹 Tele,或者和酒吧乐队合作时,我曾 用过最薄的拨片。之后,多亏了 Sam,我几 乎是马上换成了最厚的拨片,也就是 Golden Gate。”

.

他同样十分钟情于 D’Addario EJ17 Phosphor 镀 铜 琴 弦。 他 说:“ 我 会 一 次 性购买数十套这样的琴弦,我马上还会尝试 D’Addario 平卷弦,或者中型的也可以,只 是想看看效果。不过如果我用普通琴弦录歌或 者现场演出,那我一定会选择 Golden Gate 拨片和 EJ17s 琴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