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六弦传奇 13位顶级乐手分享他们的音乐故事 AG285

Alejandro Escovedo 是歌手、词曲作家和吉他手。他在近期AG 的Acoustic Guitar Sessions 的线上视频节目中出现时说:“我与吉他渊源是很有缺憾的。”Escovedo 不是唯一一个来我们加利福尼亚Point Richmond 录音室让我们欢笑的音乐人,很多人在这里讲述自己吉他的故事,乐器带自己去过的地方,还分享吉他带来的智慧。指弹奇才Andy McKee 爆料了他YouTube在2000 年后的点击给他带来了与Prince 同台的机会。蓝草多器乐演奏家Laurie Lewis详细讲述了梦想如何引导她从民谣复兴者Mike Seeger 那里得到了一把古老的12 弦琴。歌手和词曲作家Ani DiFranco 讲述了一段与83 岁的妇女有趣的邂逅,她在俄勒冈州的格兰茨帕斯拥有并经营一家古老的琴行。当然,还有更多六弦琴的传奇,比如GregBrown、Valerie June、Eric Bibb 和Tommy Emmanuel 等人所分享的内容。

 

当AG 的Acoustic Guitar Sessions 超过第160 期时,我们回顾一些最为有趣的吉他故事,正是受他们故事的启发,我们开辟了新栏目吉他漫谈。

 

QQ图片20161230125523

KAKI KING

 

十多年来,在为新千年录制表演了许多大胆的吉他音乐后,去年发布了The Neck is a Bridgeto the Body 这一专辑。之后她开始了巡回演出,演出展现出表演艺术与音乐相融合的全新特点。与多媒体公司Glowing Pictures (Questlove,Brian Eno, Ram Das) 合作,King 表示这张专辑和巡回演出背后的中心思想是要展现吉他是独立完整的创作乐器这一理念。这个概念源于King 和她自己的吉他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她的签名吉他Ovation Adamas 1581-KK。在演出中,她使用了一把纯白的乐器。

 

我有很强烈的感觉:我的工作就是登台献艺,拿着吉他,开始演奏。从那一刻起,某种力量就驱使着我继续演奏下去,我的意思是说演出的时候不光只有我。我不是说什么巫术神灵那样的东西, 我只是认为一把好吉他想怎样发声会有它自己的想法,这很自然会引领你靠近某些东西。

 

所以,近年来我一直专注于我和吉他的关系,而且我一直在做的演出The Neck is aBridge to the Body 不完全是剧场作品,而是一个多媒体作品。在演出中,吉他是纯白色的,悬挂在那里,我也身着一身白衣,还把头发染成金黄色。我的想法是我只是一个实验室助理、推动者、无名氏。我可以是任何人。吉他才是歌曲的谱写者,各种想法产生的根源。这必须严肃对待,因为在我的演奏和创中,都是吉他在引领我。我不会主宰什么,我们的关系不是建立在我控制,或者掌握所有技法,或者有所有很酷的想法之上。吉他就好比是操控木偶的大师。

经过了多年的弹奏和理解,我才终于意识到,我想要学的东西只能学到一点点。

 

有如此多的天才和吉他、演出、作曲相关,有如此多种类的吉他和装备——太多了!我不会有机会接触很多,这真让人感到卑微,但也非常神奇。我一生都在演奏吉他,我想不起什么时候不弹吉他,我会永远学习。它是我最钟爱的事情。

 

QQ图片20161230151336

ERIC BIBB

 

这个歌手、词曲作家和吉他手在20 世纪60 年代的纽约市长大,深受民乐感染。他的父亲Leon Bibb 是一个著名的演员、音乐家和民权运动者。他认识所有包括Odetta, Joan Baez 和Bob Dylan 在内的重要乐手。大家都知道在一次家庭聚会中,Dylan 曾经告诉11 岁的Eric坚持弹奏且“保持简单。”当Bibb 参加录制2014 年Acoustic Guitar Sessions 时,他重新提到Dylan 的故事,用那天早些时候在旧金山买的一把廉价Gretsch Jim Dandy Parlor 吉他弹奏了几首蓝调和民谣。Bibb 还讲到他是如何得到他最常用的签名版Fylde OM 型吉他以及他花了多少钱买到的。

 

一个人给我打电话说,“嘿,我代表我的一个朋友,他是北英格兰的弦乐工匠。”——Fylde Guitars 的Roger Bucknall。我回答道:“ 嗯, 我知道Fylde Guitars。” 他继续说道:“Roger 一直在听你的音乐,他非常喜欢,而且因为你的演奏方式,他想你可能会对他的一些吉他感兴趣。”

 

我说,“OK”。

 

他说:“我想带六七把吉他给你试用一下。”于是他来了,取出所有的吉他,我也弹奏了全部。“你认为怎么样?”他说。

 

我说:“嗯,它们都很棒,而且这一把(我指的是仍在弹奏的Fylde Bibb)你可拿不回去啦。”(笑)它是一把OM 型吉他。

 

于是我说,“告诉Roger 我会好好用它。”

 

他只是说:“你会用它吗?你真的会用它吗?”

 

我说:“是的。”于是他说,“好的,我会给寄发票。”

 

只有一英镑。

 

QQ图片20161230125555

ANDY MCKEE

 

最早发现网络力量的音乐家之一,演奏家Andy McKee 是一位来自堪萨斯托皮卡的一位谦逊的吉他教师。他2006 年突然跻身原声乐坛是因为他出众的YouTube 视频开始疯传,就连Prince 也看了McKee 的视频,惊叹于他的指弹和打击技巧,于是邀请这个吉他手参加自己的巡演。

 

QQ图片20161230140733

 

McKee 就这样从YouTube 走了出来,录了几张专辑,包括新的音乐会唱片Live Book ( 评论见 p. 76)。他少年时曾深受一些乐手的启发,现在可以与他们一起演出。McKee 谈论了一些乐手,讲到他们如何帮助自己成为了今天的吉他手,在精神层面帮他与音乐联系在一起。

 

让我开始想要弹吉他的人是Eric Johnson,我想很可能他最后那首在广播里播放的吉他曲就是1991 年的“Cliffs of Dover”。我在收音机里听到它,两件事发生在了我身上:我爱上了吉他,也爱上了纯音乐,不用语言却能表达这么多,一段美妙的旋律可以像歌词一样深深地打动你。就在那一刻,我真实感觉到我与乐器音乐紧密相连。也是从那时起,我想要写能影响人的音乐,因为音乐真的会改变你的一天、一周、一个月、甚至一生。我与Preston Reed一起了解了事物声学的一面。我16 岁时见到了他,他用琴颈部分演奏,还会玩打击乐。

 

那是我之前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看到有人用一把吉他就把音乐表现的淋漓尽致是如此让人受启发。想想你同时有节奏的想法、旋律的想法、和声的想法,这些我都喜欢。谈到这就要提到Michael Hedges、Don Ross 和BillyMcLaughlin。这四个人是民谣方面真正启发我的大师。我爱很多民谣乐手,但他们是让我从事这一行的人。我演奏时闭上眼睛,是的,试着仔细倾听音乐,按照我的想法来,就像一场冥想。我试着忘乎自己的存在,完全投入音乐中,让它代表我。我用了很多办法弱化自己的存在感,只留下音乐。

 

QQ图片20161230125619

LAURIE LEWIS

 

早期受到音乐家Jean Ritchie、Doc Watson、Mississippi John Hurt 在伯克利民谣音乐节演出的启发,Laurie Lewis 知道她想要成为一名民谣艺人。1986 年,这个吉他手、小提琴手、歌手、词曲作家兼音乐老师通过Flying Fish Records发行了她的第一张独奏专辑Restless RamblingHeart,从此便义无反顾。 Lewis 与很多蓝草乐队和艺术家合作过,最近常以Laurie Lewis &the Right Hands 的身份现身。该乐队最新的专辑是对乡村歌曲作家和吉他手Hazel Dickens 和Alice Gerrard 的献礼。专辑名为The Hazel andAlice Sessions (Spruce and Maple)。在这里Lewis讲述了Mr. Holzhapfel,一把曾属于Mike Seeger的1905 12 弦吉他,是如何诱惑她的。

 

一切始于一场梦。我做了一个梦。我其实从未对12 弦吉他感兴趣,只是有天晚上做了个梦,醒来后记得真真切切:我拥有了一把12 弦吉六弦传奇ANDY MCKEE 他,它如此美妙,我很爱它的音调。我就那么走进去把它拿走了。我知道我还有些歌曲没有写,而我要——我醒来就走了,“我得要一把12 弦吉他。”(笑声)

 

我开始在乐器店寻找。在店里我会径直走到12 弦吉他那里,拿起它们演奏,可我并不喜欢。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想冒犯12 弦吉他,可它们有一种脆生生的,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并不是我在梦中想象的那样。所以我只得放下,我想“我找12 弦吉他,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理由。”

 

一年后,我到Alexia Seeger的家中拜访了她,她是Mike Seeger 的遗孀,而Mike 曾经是了不起的乐器收藏家。在他的家中,有一些人在试不同的乐器,我随口问Alexia “Mike 有12 弦琴吗?” 她回答说:“嗯,有,叫Mr.Holzhapfel,在楼上呢。”(笑)她告诉了我位置,在楼上中间卧室,靠墙边。所以我就自己上楼了,找到了琴盒。我把它放在床上打开,然后(一脸惊讶的说),“啊,就是它!”,我把它拿出来弹奏,它的声音是……(她拨弄吉他,吉他像管弦乐队一样发出持续不绝的声音)。就是这种声音,而且根本停不下来!它还有一个棒球棒的琴颈,你看,非常大。

 

我到楼下去问我其他的朋友,“嘿,你们看这个怎么样?”我非常激动。他们都试奏了一下说(她摇摇头),“算了吧,不怎么样。”
于是我们走了,但它一直萦绕在我心头。

 

QQ图片20161230125641

ALEJANDRO ESCOVEDO

 

被誉为奥斯汀音乐王子的Alejandro Escovedo空降Acoustic Guitar Sessions 的演出现场,表演了他职业生涯中的三首歌。Escovedo 写疯狂的摇滚乐和令人心碎的民谣。他的第一个乐队Nuns 是旧金山朋克演出的佼佼者。他之后LAURIE LEWIS加入了Chip 和Tony Kinman 兄弟的传奇的朋克摇滚乐队Rank and File,之后又拓展出TrueBelievers 乐队。他的歌曾被Lucinda Williams、Steve Earle 和 Son Volt 等人翻录。与制作人Peter Buck of R.E.M 刚结束了录音工作,Escovedo 带来了一揽子故事和一把音色甜美的1951 Gibson Southern Jumbo。它曾经被德克萨斯州温布利市的Tony Nobles 修复过。

 

QQ图片20161230141454

 

我与吉他的渊源不大寻常。我的父亲是一名水管工。当我们搬去加州的圣安娜时,他给我买了一把吉他和一个小巧的Fender Champ音箱。因为他的雇主是为橘郡附近大部分乡村音乐明星制作吉他的人,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乡村音乐很火爆,我父亲答应我只要我同意剪头发他就给我买把吉他。(笑)我想要吉他,我立刻想要改变它的颜色,于是我把它拆开了,却再也没能装回去。我弟弟Javier 做到了,而且成为了一个比我好的多的吉他手。我24岁之前再没有碰过吉他。我们制作了一部电影是关于世界上最糟糕的乐队,因为我们不能演出,所以我们就成了最糟糕的乐队。

 

随后,我们更名成Nuns 乐队,我第一个朋克摇滚乐队。那时使用的是电吉他。我先用的是Danelectros, 然后是 Silvertones、Melody Makers、Juniors、最后是LesPauls。

 

直到1980 年我到达Austin 的时候,原声吉他才变成必需品。我之前没有真正演奏过它,尽管我拿着它们闲逛,而且发现它们有些唬人。但是当我到了奥斯汀,我发现那里是歌曲之都,到处都是歌曲。你去任何一个社交场所,都会有人抱着吉他,很快会递给你说,“你想要说什么,唱出来吧。”

 

我学的第一首歌是Ian Hunter 的“I Wish IWas Your Mother”。我是Ian Hunter 的粉丝,也是Mott the Hoople 粉丝。他很喜欢迪伦式的叙事,也把它带到了音乐中,而且是与摇滚乐相联系,以前从未有人这样做过。然后就是有一个乐队、有了粉丝然后又有了不足,一切都是与这些有关,这就是一个音乐人的奋斗。这引起了我的兴趣。当然,我周围都是像Joe Ely、Butch Hancock 还有Townes Van Zandt 这样的家伙。他们突然非常支持我,鼓励我写歌。原声吉他成了创作工具,一旦开始写歌,都是用原声吉他创作。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认为我是个西部乡村音乐歌手。如果你告诉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人我是一个乡村音乐歌手,他很可能会笑你。但我确实迷上了民谣吉他。

 

QQ图片20161230153446

 

QQ图片20161230125714

ANI DiFRANCO

 

Ani DiFranco 是一名琴痴,尽管她自己不会承认这点。这个来自新奥尔良的歌手兼词曲作家用超过五十种不同的调弦法,对装备也特别ANI DIFRANCO懂行。DiFranco 在90 年代早期开始在台上演奏Alvarez Guitar,她的舞台装备可以称得上是Alvarezes 的兵工厂:包括两把Yairi WY1 BobWeir Signatur 电吉他、一把Yairi DY62C、一把 MSD1、还有一把定制mini-jumbobaritone。她还有一把1930 Gibson 中音吉他以及Fishman 爵士拾音器, 古老的EpiphoneZenith 中音吉他还有一把被称作Ted 的parlor吉他。最近,DiFranco 的丈夫Mike Napolitano(制作人,DiFranco 称他为声音的品评专家)一直帮助她调吉他的声音。“我只是演奏吉他,不太懂它。”刚说完,她就开始从技术层面解释她喜欢的音调的频率。“过去几年,他一直帮我优化我的设备。”这是一种追寻,追寻舞台上“更大、更大胆的声音”。

 

我在舞台上已经有了一些好乐器,但还想要更多。我慢慢意识到我是一个玩Gibson 的女孩,我会玩一些好的Martin,但是会想“嗯,不错,但不是我想要的。”我非常喜欢的吉他是一把Gibson LG-1。它很温暖,我到了想去的地方不用做很多均衡调节的工作。

 

有一天我在俄勒冈的格兰茨帕斯,走进小镇临街的一家乐器商店。于是我见到了这个女人,Pearl E. Jones,售卖Gibson,这家店已经开了53 年了。那时是60 年代,现在她应该已经83 岁了,仍然在开店,有很多好而古老的乐器。一开始,我走进去说,“能试一下你的吉他吗?”她说:“不行,我们不随便让人弹。”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说:“除非你知道怎么弹。”我说:“我今晚在剧院演出。”于是她开始递给我吉他。包括一把1860 Martin,就是你在书上看到的那种,像一颗小花生。好到让人癫狂,我身体不由自主摇摆起来。

 

她那还有一把Gibson,我至今还在惦记着。可能有一天我会打电话给她说:“我还是买了它吧。”

 

QQ图片20161230125744

SARAH JAROSZ

 

广受好评的26 岁创作型歌手Sarah Jarosz 一开始是一位曼陀林乐手,不过她对所有品格乐器都有炙热的兴趣。在家乡德克萨斯的韦弗利混迹于蓝草音乐中,Jarosz 开始更多地接触吉他和班卓琴。她很快又学会了八弦曼陀林,因为它调和了吉他和曼陀林的声音平衡。在她的Acoustic Guitar Sessions 中,Jarosz 讲述了她是怎样最终与吉他结缘的,还带来了14 岁起就拥有的Collings D-1A。

 

我觉得用吉他写歌很舒服。在那之前,我用班卓琴和吉他两种乐器作曲,但是随着我在歌曲创作方面的发展,我开始更偏向于吉他,感觉用它很舒服。我开始对Collings 的一切很了解。这把吉他 [the D-1A] 是Collings 为David Bromberg 制作的两把吉他之一。这是他没选的那把。(笑声)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幸运,但是我很爱这把吉他。大小正合适,感觉很适合我,而且随着时间似乎变得更好了。

 

QQ图片20161230125808

GREG BROWN

 

这位爱荷华州的创作歌手与Gibson 吉他密切相关。在他的歌曲“Eugene”中,他歌颂了他的庆祝二战结束时期制造的Gibson 吉他“Banner”J-45 爱的天性,因为战时吉他都是女人制作的。但是最近,他买到了自己梦中的吉他:一把老式的Martin。在一次加利福尼亚伯克利的Freight & Salvage( 非盈利艺术组织)的采访中,AG 与Brown 深入详谈。他正怀抱着那把随他饱经沧桑的D 型琴。

 

这是一把1949 D-18。我一直想要一把Martin D-18, 虽然我几乎一生都在弹奏Gibsons 或不同制造者制出的Gibson仿制品(包括非常喜爱的密歇根的制琴师Aaron Cowles 制造的一把桃花心木JubalJ-45 仿制品,有巴西紫檀制成的的指板。)Jubals 并不知名,但是几年前刚刚去世的Aaron 曾在Gibson 工厂工作(位于密歇根卡拉马祖)。 Gibson 是后来才搬到蒙大拿的波兹曼去的。他住在卡拉马祖外的一个小镇,不想搬家。但在Gibson 搬走的时候,他买下了很多Gibson 木材,包括一块很大很结实的桃花心木。他们用这块木头做成斜坡,让装满Gibson 货物的卡车通过。我唯一想到能描述这些Jubals 的语言是,它们就像是新做出来的老款Gibson。他用旧工艺制造这些吉他。我那一把的琴颈就像一个棒球拍。它们都是很漂亮的吉他。

 

于是我常用Gibsons,虽然我也一直想要一把D-18,不过它们应该在我的价格预算范围外。有一天,我偶然来到费城,我的女儿Pieta,她总是有点神秘兮兮的,她说:“爸爸,我觉得我们应该去Vintage Instruments 看一下。”

 

QQ图片20161230142932

 

我说,“好吧。”于是我们停下车。她径直走向这把吉他,从架子上取下来说,“弹弹这个爸爸。”我弹奏了一下,确实很喜欢。FredOster 差不多在这个时后慢慢走进来,说:“这时我们现有吉他中的声音最好的。”

 

所以我最终买了它,花的钱比预想的少很多。是的,D-18s 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我现在喜欢用它演唱。

 

QQ图片20161230125834

CHRIS SMITHER

 

Chris Smither 凭借一名歌手、词曲作家和原创蓝调乐手的身份出名。AG 请他分享几点演奏窍门。

 

[Crazy Heart 的作曲者]StephenBruton 曾经说过,如果有超过三根手指同时在(钢琴)键盘上,那就太过多余了。他也是个很棒的吉他手,同样采用了这一理念:保持简单。还有一点,我会用手指去拨低音弦,很多指弹者靠他们的大拇指来保持节奏(弹奏交替的低音线),然后他们就保持在高音的三根弦上。但是你必须要低下来(弹奏那些低音音符)。Mark Knopfler 就总是这样做,他是我的偶像。

 

QQ图片20161230125855

VALERIE JUNE

她的吉他演奏深受密西西比的John Hurt 和Carter 家族的影响。Norman Blake 是她的启蒙导师。June 的一个朋友带她去拜访Blake 和他的妻子Nancy 时,在他们田纳西州查塔努加的家里见到了他。

 

我能出去演奏像‘You Are My Sunshine.’这样的歌。他非常非常酷,我是说,我只是个新手,和弦一个一个地跳着弹(非常笨拙)!但他一点都没有打击我。他说,“加油,你可以出去和我们一起演奏,你能做到。”在这里,June 谈论了让她拿起原声吉他的音乐。她演奏的是一把Martin 000-15M。

 

在孟菲斯的生活造就了我的演奏风格。我在教堂唱无伴奏合唱,是基督教教堂,因为纯音乐被认为是违反上帝规则的。很严厉,你只能坐在条凳上和别人一起唱歌,拿起吉他都是对上帝法则的违背……最终,我发现“我就是爱原声吉他的声音”,它是最温暖的声音,感觉很棒。当它靠在我身上,我的胸口感觉到震颤,我知道就是它,就是它,就是它!听到那些歌曲如Maybelle Carter 的“Walk ThatLonesome Valley”,还有MississippiJohn Hurt 的“Farther Along,”那些我在无伴奏合唱中曾经唱过的歌曲,有了吉他的衬托,打开了我的思维。它们用最甜美的方式演绎那些歌曲。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热爱南方的宗教——我永远都放不下这个想法,我非常、非常、非常爱它!

 

QQ图片20161230151024

 

QQ图片20161230125924

PAUL MEHLING

作为旧金山的Hot Club 的共同创立者和Djangofest 活动的常客, 吉他手Paul Mehling帮助传播了吉普赛爵士巨头Django Reinhardt的音乐,还有法国传奇的Hot Club。在这里,轻声说话的Mehling 回忆了他作为吉普赛爵士吉他手的发展之路。

 

我从小就中了Django 的毒,当时我还是大约五六岁的孩子,但是很早熟。我父母告诉我,我会坐在音响前面扭动,而且很开心。(笑)我早早就接触了Benny Goodman 和他的吉他手Charlie Christian,都是大乐队的乐手。而且我爸爸很时髦,有一些法国HotClub 的唱片,于是我听到了Ed Sullivan 电视节目中甲壳虫乐队的演出(在1964 年)。那时我才6 岁。就这样,我还是个小孩就被完全带入了吉他文化中。7 岁时,我有了一把吉他。我与甲壳虫乐队和爵士乐就像生活在平行宇宙中。当甲壳虫解散的时候(1970年),对我是个不小大打击,因为我不喜欢摇滚乐发展的方向。所以虽然我的社会阅历还不到十几岁,我就封闭自我,只听爵士乐。听得越多我就越喜欢爵士吉他。但是Django 的一套听起来比Charlie Christian 的CharlieChristian 的那些(用他的Selmer 原声吉他弹奏了一个音符)更像摇滚,因为这些非常深情的弹法。

 

然后你再加上颤音(拨动了一个音符),就变得如此摇滚!

 

你再加上这些声音(弹起吉他,先是很大声,然后又很温和),完全就是吉普赛风格,从大声到小声,安静到嘈杂,从急到缓,从缓到急,全都是极端。我意识到,“嗯,有点意思。”当Dan Hicks & the Hot Licks 出现,我想:“Wow, 这其实是当代的摇滚乐民谣摇滚,但是用Django 吉他演奏风格”,这正合我口味,于是我就加入了。当我开始与Dan Hicks 一起演奏,我变的更好了。他鼓励我成为乐队领队,写歌,放手去干。他说:“你很擅长这个,你可以更加深入一些。”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QQ图片20161230125956

DILLON HODGES

在堪萨斯州温菲尔德的Walnut Valley Festival,年仅11 岁的来自亚拉巴马马斯尔肖尔斯的当地人成为了著名的全国拨片吉他弹奏大赛的冠军,是历史上第二年轻的冠军。那是2007 年, 在将近12 年后, 他发行了firekid(Atlantic),是一张混合了流行、电子乐、蓝草和爵士的专辑。但他坚持着蓝草标签。Hodges出现在了上一期的吉他漫谈专栏,讲述了珍贵的Gibson J-45 是怎么被偷的。

 

我13 岁的时候就受到了Gibson 的代言邀约。它们给了我一把ES-335 和一把J-45。在蓝草音乐界,每个人都演奏Martin,所以我对我的Gibson 有一些拘谨,我喜爱它的声音,但我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个怪人,拿着一把和别人不一样的日落色吉他。

 

所以我请Gibson 给我做了一把原木漆层的J-45 可以混在Martins 中。它对于我是特别的,因为它也是左撇子。这是我唯一演奏过的吉他,尽管其他的吉他来来又去去,我有过一把喜欢过一阵子的Collings,但我是用那把自然漆的J-45 赢得全国吉他大赛的冠军。我一直都会用它比赛,几乎每张专辑我都用它录音。但是我两年前在纳什维尔演出的时候,我下车就丢了。

 

真让人心碎。

 

我向警方报案可是无济于事。但它出现在了eBay 上。我联系了负责此案的探长,她联系了eBay,但eBay 拒绝帮助她。他们拒绝给出卖方的联系资料,我认为真是荒唐。于是我把这种情况发布在Reddit,包括我拿着吉他展示序列号的照片,与eBay 正在出售的吉他序列号一致。

 

一位Reditt 用户——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得到了卖家的名字、地址、电话号码和社会安全号码。我把它们告诉了警察,终于拿回了吉他!现在我称它J -45 “Boomerang(飞去来)”我甚至还为此写了一首歌。最近,我仍然带着它巡演,但不使用它演出,因为我有一把新的J-45 吉他(日落色)。

 

QQ图片20161230130020

TOMMY EMMANUEL

这位指弹传奇人物在2014 年来到AG 的工作室, 参与Acoustic Guitar Sessions 的第一期。Emmanuel 带来了他的老朋友Maton BG808,在享有盛誉的西部主题“The TE Ranch”伴奏中,用它进行了激动人心的演出。用独特的澳大利亚口音,Emmanuel 向我们诉说了为何他是如此地钟爱信任Maton 吉他。

 

它们是澳大利亚产的。我在1960 年得到了我的第一把(笑),有一段日子了,那是我还有头发和牙齿。你应该能记得,那个岁月我们都有点乡村,去哪里都需要很长的路途。除非你钱不少而且在大城市,你是买不到Gibson ,Fender 或者 Gretsch 的。我直到十四五岁的时候才见到Fender 吉他。我做梦都想要那些琴,看着Chet Atkins 唱片封面的Gretsch。但是Maton 是我第一个电吉他。几年后,我换成了Telecaster,但仍然保留那把Maton。实际上,我第一把吉他在Maton 博物馆,它挂在墙上,你能看得见。但我现在就是演奏这个型号(举起他的BG808 民谣吉他)而且平时在外巡演我都带两把。我现在有了第三把Maton 吉他:带缺角的dreadnought 吉他。那一把是紫檀木的,这一把(低头看着BG808)是枫木的。

 

我之所以用Maton 是因为我拿起它的那一刻,感觉就像回到了家,我用它们弹了太久了。我是说,我也喜欢Larrivée 吉他,而且我喜欢John Larrivée,他是个很好的人。我认识这一行的每个人。我认识Chris Martin、Bob Taylor 还有Gibson 的人。我们彼此相识。而且我也有Gibson 和Martin 原声吉他,还有一些漂亮的手工吉他。但这一把(低头看着Maton)是我最终的选择,因为它的声音是别的吉他所没有的。

 

QQ图片20161230150836

 

当人们对我说,你用原声乐器的话应该去这个或那个音乐厅演出,我会说:“我并不很在乎原声,我在乎电子设备。”我在乎前级:它足够好吗?足够有力吗?音调美吗?因为人们听到的不是音乐厅,而是通过前级听到的吉他声音。在录音棚里,我更喜欢各种原声吉他,我所有的Maton 在装上麦克后听起来都很棒。所以我在某个音轨上用这把吉他,在别的音轨上用Larrivée(轻轻搓着手指)取决于我想要的质感。有的歌适合Martin 或者Larrivée。但是当你有一场演出,你要站在那儿,一首歌接一首歌,一种感觉接一种感觉,一种类别接一种类别,没有吉他会像Maton
一样,没有。我可以直接上场,插上电源,开始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