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REPORT

厄尔巴索的 Dirty River Boys 找到通往光荣的道路 AG267

厄尔巴索的Dirty River Boys找到通往光荣的道路

沿着笔直,平坦,绵延600 里的10 号州际公路,从厄尔巴索开车到奥斯汀开车大约需要八到九个小时。然而,就音乐方面特征而言,两地相差甚远。

 

DirtyRiverBoys_Todd_White

 

Dirty River Boys 中的尼诺库伯说:“我们在厄尔巴索长大,对德克萨斯的音乐并不是很熟悉。我们处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而且我觉得这有助于发展我们自己独特的音乐,但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厄尔巴索发生的事情与德克萨斯发生的事情迥然不同”,乐队成员马克贵特瑞兹补充道。

 

直到Dirty River Boys 前往德克萨斯中部游览时,才将德克萨斯乡村音乐歌曲创作的标志性品牌内化到自己音乐中,而德克萨斯中部专为像是在休士顿出生的乡村音乐歌唱家考瑞毛罗等艺术家开放。

 

贵特瑞兹说:“事实上,我们根本不知道德克萨斯乡村音乐是什么。”

 

但对于这四位来自德克萨斯西部的玩原声吉他的青年才俊来说,一切都已经改变。库伯,贵特瑞兹,克尔顿詹姆斯和特拉维斯斯蒂尔斯,现在都非唱熟悉“德克萨斯乡村音乐“。他们确实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Dirty River Boys 的音乐将摇滚音乐,蓝草音乐,酒吧音乐,乡村音乐,朋克音乐,以及流行音乐融为一体,令人振奋,然而,他们的音乐与德克萨斯中部的大部分创作型音乐家的音乐相去甚远,而且厄尔巴索特征,深植在他们的音乐中,并且依然明显。

 

“沙漠确实给人灵感”,贵特瑞兹说:“我写很多歌曲都是为了再现沙漠景色给人的感觉,这是一种西方的感觉,像是够到意大利面。”

 

库伯指出:“当然肯定有音符会唤起德克萨斯西部的想象,一些还会唤起沙漠的感觉,另外一些还会唤起边界的感觉。你也会听到些许西方风格的音符,些许拉丁风格的音符。”

 

厄尔巴索同时也是歌词主题的重要来源。例如,Dirty River Boys 最近新发布的同名专辑中第一首歌曲《沿着河边》的歌词,就是参照邻近城镇墨西哥华雷斯的毒品暴力而写的。厄尔巴索居民在企业联合之前经常前往华雷斯。DirtyRiver Boys 甚至邀请到传奇歌曲创作者雷怀利哈伯德帮助完成歌曲。

 

QQ图片20151130120941

 

“‘殡仪人看起来像乌鸦,穿着褐色衣服,眼睛红红的’雷怀利深有感触,而将曲调丰满”,库伯说。

 

家乡的影响也以更明显的方式表现出来。一方面,缺乏真正乡村音乐特点意味着乐队可以接触更多种类的音乐—情绪摇滚, 硬音乐,尤其是独立摇滚。另一方面,相对于德克萨斯,厄尔巴索缺乏音乐场地,这就间接导致他们选择原声乐器领域。而如今他们也在该领域名声大噪—吉他,大提琴,班卓琴,曼陀林,口琴,大提琴,卡洪箱转鼓。此前,他们以“全插电”乐队开始出道的。

 

“出于必要,我们开始将它分解为全原声乐器”,库伯说;“我们之前表演的很多地方不想要声音特别大的鼓或者音箱。我们就尝试着在所有能够演奏的地方表演:旅馆大厅,三小时酒吧演出,饭馆角落,周日早中餐,生日聚会。自然而然地,它就慢慢演化而来,我们也喜欢上了原声。

 

”贵特瑞兹和库伯早已经抱得爱琴归。贵特瑞兹的是一把Gibson Songwriter 吉他,17 岁那年父亲送给他的,他说“刚从厄尔巴索的‘吉他中心’的墙上拿下来”。库伯钟情于Taylor 814c 限量版吉他,这个吉他背板还有侧板都是用可可波罗制成的,上面有个A/B(原声/ 贝司)开关,可以在Baggs Venue DI 前置放大器系统以及18 瓦的Lee Jackson MasterSeries 音箱之间转换(弹出“不羁插电”音)。他慎重地将他父亲传给他的1968 年巴西红木制Martin D-28 吉他放在家中。

 

通过用富有感染的全插电方式演奏出深思熟虑而又饱含深思的歌词,Dirty River Boys 似乎得出了富有德克萨斯特征成功模式—但又有曲折。贵特瑞兹说:“我们想要一切尽善尽美,用原始,坚毅而又粗犷的吉他演奏出有实质,有意义,而又像罂粟一样吸引人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