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吉普赛之声 Krivo的Django Bucker 双 线圈拾音器和Nuevo 单线圈 拾音器与爵士乐手完美契合 AG281

当吉普赛爵士吉他手DjangoReinhardt 在二战之后转弹电吉他时,他还是有一点点晚的。当这位吉普赛吉他手在心爱的Selmer Modèle 爵士吉他上搭配拾音器和音箱时,诸如CharlieChristian 和Oscar Moore 之类的美国爵士吉他手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十余载了。

 

QQ图片20160921152310

 

在将他著名的原声吉他上加入磁性拾音器之后,Reinhardt 就开始弹独奏,而且他的演奏涉足全新领域,直达他1953年离世。他的声音与众不同。不过对于喜欢这种演唱和稍微失真的音色的粉丝
来说,想要找到Reinhardt 使用过的那款Stimer 拾音器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过倒是可以买到一些高仿版的,就是对于一些吉普赛风格的吉他手来说,价格还是有些过高。

 

这里就要提到Jason “Krivo”Flores。他并不愿意把自己作为吉普赛爵士吉他手和低音提琴手所赚的钱花在磁性拾音器上,所以,他不得不自己制作拾音器。在他改进设计的同时,他在俄勒冈波特兰的一人商店开始充斥着各种乐手的订单。将时间再快进几年,他的Krivo Nuevo 单线圈拾音器和Django Bucker 双线圈拾音器已有众多拥趸,并且在吉普赛爵士乐手中享有绝佳的口碑。

 

每件Krivo 拾音器都有钕磁铁,并由改良版木质外壳制成,为产品锦上添花。尽管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手工制品,但拾音器都是纯手工制作—Flores 使用手动控制的卷线器,将44 AWG 以特定的方式分散缠绕为线圈。此款拾音器还采用优质音频线和Switchcraft 连接器—Flores 并不生产迷你插头或者音量旋钮,如他所说,这样不仅增加成本和人力还会明显降低信号通路,影响音色。因为使用了两块扁豆大小的蓝色黏性油灰,所以此款拾音器可轻松连接或取下。请先不要担心这样会损坏您的吉他漆层,不会有问题的—长久以来人们都是用这种方法将拾音器粘到吉他上的。这种方式十分方便安全,而且没有侵蚀性。最多也只需要用软毛巾把Gitane DG-250 的残留物轻轻擦拭掉即可。

 

QQ图片20160921152328

 

Django Bucker 双线圈拾音器身型狭长,而且在设计上更具革新性。它有一部分借鉴了单线圈拾音器。不过DjangoBucker 不同于传统双线圈拾音器。为了减轻重量,减小尺寸,Django Bucker转而在一个外壳内加入了两个小的单线圈拾音器,像双线圈拾音器那样连接到一起, 以消除杂音。Django Bucker还有可调整磁极,这样就可以按个人喜好平衡弦与弦之间的音量。(我的拾音器还配有Allen 扳钳,用来进行调整)Nuevo 单线圈拾音器Reinhardt 用的那件拾音器在设计理念和音色上更为接近,不过比 Django 要更窄,所以占据空间更小。外部的贝壳圆点镶嵌可以让您准确的将其置于二弦下侧。

 

行之有效

 

我曾用几种不同的音箱来测试这两种拾音器,包括现代的原声音箱,比如一个Fishman Loudbox 100 和一个70 年代中期的Fender Princeton Reverb,它更接近于Reinhardt 及其同时代乐手曾经用过的12 瓦电子管音箱。

 

两个拾音器虽然外观不同,但它们的音色却比想象中的要更为接近。二者均有惊艳活泼的音色,这在一定程度上还要得益于Krivo 的“麦克风优化”理念,为了最大程度的加强拾音器的敏感度和音色,Krivo 希望它们稍稍凸显一些麦克风的特征。也就是说,它应该更加适合吉普赛风格的大多数演奏环境,只要不在大型场地进行表演,那种环境里,麦克风式的拾音器可能会出现问题。

 

QQ图片20160921151218

 

轻声弹奏时使用Nuevo 或DjangBucker 的话,就会得到一种愉悦,饱满的音色,温暖且带有一丝活力。弹奏的力度再加强一点,就可以使我的音箱音色更加坚实,听起来会更接近于Reinhardt 在40 年代末和50 年代初的音乐特点。这种激励人心的音色可贯穿整个乐队。Nuevo 和Django Bucker的音色近乎一致,不过Django 的中音频会稍稍厚重一点,这也恰恰是我喜欢的那种拾音器效果。

 

这种纤薄且可移动的设计的另一个优点就是我可以轻易地把拾音器置于任何位置,然后进行实验。甚至是不到¼ 英寸的小小调整也会改变声音和力度。我最喜欢的就是当我将拾音器放到接近指板
末端的位置时,它就好像是获取了吉他的魔力,而且在我弹奏时对我不会构成阻碍。然而在放到其他位置时也有很多不得不提的神奇之处。当把它移到琴码附近时,会出现更嘹亮的音色,这正是在现场表演时所需要的声音。

 

在使用两个拾音器几周后,我发现自己更喜爱其中一个,不过两个拾音器都很吸引我,我爱这个如玻璃般清脆,并带有更加纯粹电音的单线圈拾音器,但我也爱音色沉静且更加深沉的Django Bucker。如果你告诉只能拥有其中一个,我会闭上眼睛随便拿一个。不论拿到哪个我都会很开心,不过想要同时拥有这两个手工制作的精致拾音器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我一直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两个拾音器都很棒,不只适合吉普赛爵士乐手,对任何寻找优质磁性拾音器的原声乐手来说都十分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