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原声吉他界

FRAMPTON 的不插电演奏 这位70年代的流行巨星身体康健 并推出其首张全原声专辑 AG281

Peter Frampton 此生真正想做的就是可以成为最伟大的吉他演奏家。而且他一直在朝着这条路努力—只有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是the Herd 的主音吉他手了,然后是Humble Pie, 在他20 出头的时候又加入了Frampton’s Camel— 那是1976 年。那年他发行了第五张个人专辑FramptonComes Alive !,随后迅速登顶公告牌专辑榜单。其中他的早期现场版歌曲“Show Methe Way” “Do You Feel Like We Do”和“Baby I Love Your Way”都成为了当时的大热单曲,同时也巩固了Frampton 在流行乐界的少年偶像地位,而不是一位吉他演奏家。由此,Frampton 虽然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这件事却差点毁掉了他作为受人敬仰的演奏家的前途。

 

QQ图片20160814160147

 

并不是说Frampton 不再是一个吉他演奏家了,而是他的一袭金发和孩童般稚嫩的长相让人忽略了他令人陶醉的演奏技巧。

 

这里不得不提他的儿时伙伴David Bowie。到上世纪80 年代末为止,Frampton 已经花了十年时间来摆脱这个身份,但却一直没有成功。不过直到70 年代他一直是超级巨星。这时,Bowie 邀请他在自己1987 的专辑NeverLet Me Down 以及随后的Glass Spider巡演中进行吉他伴奏。

 

Frampton 在位于纳什维尔的家中与我们电话连线时说道:“Dave 为我所做的最棒的一件事就是让我加入了他的Glass Spider 巡演,他帮我以吉他手而不是流行巨星的身份加入了这个团队,自此我重新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而且对我的事业发展有了新的考量。正是此事重新给予我力量,为此我对他此生感激不尽。我也多次向他致谢。他可以选择任何他想要的吉他手,但他最终选择了我。

 

自此开始,Frampton 重生了, 虽然专辑数量不多,但每一张都足以证明他不俗的吉他演奏实力。他的吉他演奏造诣最终在他于2006 年发行的专辑Fingerprints 中得到了肯定,并在第二年获得了格莱美最佳乐器演奏专辑的殊荣。为了那张专辑,Frampton 力邀众多乐手进行合作,包括爵士萨克斯风手Courtney Pine、蓝调摇滚吉他手Warren Haynes 以及在滚石乐队负责节奏的乐手,贝司手Bill Wyman 和鼓手Charlie Watts。在他的最新专辑AcousticClassics (Phenix Phonograph制作发行),他决定完全不插电,采用原声表演11 首来自他70 年代个人专辑的经典歌曲,包括最经典
的Frampton Comes Alive !,以庆祝歌曲诞生40 周年。

 

Frampton 表示,他需要通过一点“逆向工程”,把他在过去20 年和乐队演奏过的歌曲都回复到刚刚写就时的样子。这个想法似乎成功了,Acoustic Classics 以他1972 年的首张个人专辑Wind of Change 中的两首歌曲作为开头,那首细腻的“Fig Tree Bay”的开头扫弦音,以及纤弱但却质朴的人声,给人一种居家演奏会般的轻松亲密感。而且这种感觉永远挥之不去。他慢慢地挖掘着这些金曲,他演奏Wind of Change 的主打歌和“All IWant to Be (Is by Your Side)”,然后他又开始着手创作明快温暖版本的“Show Methe Way”(详情参见60 页),他甚至在原声吉他上加装了变声效果器。

 

为出原声专辑,你为何决定重作这些曲子?

 

我之前从来没做过全原声专辑,所以先想到了这一点。然后我想加入经典曲目。我的想法就是做一些之前受人喜爱还有一些可能传唱度稍差的歌曲,但要回归歌曲刚刚写就时的效果。我想要它达到的效果就好像我说,‘Mark,坐下,我想把我刚写的歌弹给你听。’然后我再给你弹一些专辑里的歌。从表演方面来看,我们俩的演奏完全不一样,我们可能给5000人表演,或者给65,000 人表演,不过我很喜欢那种一对一的气氛,所以当你在听的时候,会找到一种亲密的感觉。这也是一种方法,不过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哪部分比较困难?

 

我制作了两三首歌,我到控制室里听了一下,感觉像是,“我很想念和乐队在一起的日子!”40 年之后的今天,已经发生了变化,表演已经越来越依赖乐队的整体效果,而不是一个人自弹自唱。所以我需要“逆向工程”,让歌曲回复本来的样子—也就是最简单的形式。我觉得会很好,因为声音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不是用不同的方式做出来的,或是在不同的环境弹奏出来,像是在浴室里弹原声吉他。—这也很重要。效果或好或坏。我必须受到乐器的启发,才会迸发灵感。所以我去了镇上,“好的,我现在弹的是一把原声吉他,所以必须呈现出大型原声吉他的效果!而且音色要很温暖!”所以,一旦达到了这些效果,就万事俱备了—这些都要归功于这些吉他和老式麦克风。

 

我知道你有一把弹了很多年的EpiphoneTexan,在这张专辑中你还使用了哪些原声吉他,此次巡演你会用哪把吉他表演?

 

我有一把Gibson J-45, 是Gibson 给我的一把新吉他,很不错。还有一把1999 年的Tacoma Chief,我也经常弹还有…( 他大笑),这把吉他的价格大约19.99 美元。George Gruhn( 著名的纳什维尔吉他商店的老板)推荐我用这把。这种吉他的出现他功不可没,他把这种吉他称为“原声吉他界的Telecaster。“ 它真的有种摄人心魄的音色, 我还有一把Martin D-42, 在Frampton’s Camel 中弹过, 是我完成Humble Pie 之后Martin 为我做的。我当时订了一把D-45,因为我想要一把StephenStills 那样的吉他。所以我把从Humble Pie中所赚的钱都用来买了一把Martin,我用它录制了整张Frampton’s Camel。“Lineson My Face”也是用这把吉他写成的。不过在路上的时候,我被人偷了,吉他也丢了,真的是一次很不愉快的经历,所以我对Martin也失去了兴趣—我不想用其他吉他去代替它。好了,时间快进到几年前:我在NAMM 乐展上偶遇Martin 公司的Dick Boak,把丢吉他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告诉我,“那我们做一把Frampton’s Camel 里的吉他好了。”那把吉他很不错,琴头上甚至还镶嵌着一头小骆驼,而且音色也很棒。之后我又就有了这把1964 Epiphone Texan, 不是比 PaulMcCartney 那把早制作三个月就是晚三个月,反正我是记不清了。他的‘Yesterday’
就是用他那把吉他弹奏的,而我从1968 年至今几乎所有的歌曲也都是用我的这把吉他写成的。还有Humble Pie 中的所有原声歌曲—“Take Me Back”等歌曲都是用这把吉他写成的,再有就是我在70 年代写出的大部分歌曲。

 

我在你的唱片宣传中看到了一张你拿着一把吉普赛次中音吉他的照片,吉他是你的吗?

 

是我的, 实际上这是一把Henri SelmerMaccaferri D 型音孔琴, 是DjangoReinhardt 的制作人赠送给我的。他也是A&M 旗下法国唱片公司的负责人。一个圣诞节我和他出去吃饭,我希望自己还记得他的名字,他给了我一个琴盒,还告诉我这是Django“留在家里的”其中一把吉他的琴盒。

 

真的吗?那这把吉他是Django 的次中音吉他吗?

 

是的,正是Django 的高音吉他。是不是很难以置信?

 

你会现场演奏这把吉他吗?

 

我是不会把它带离我的房子的!我会带着它去进行歌曲录制,但除此之外,我并不会用它,我会对它严加保管。因为是四弦琴,所以弹奏起来不如Gitane 那么顺手,Gitane是Maccaferri 的仿版,且音孔是椭圆形。Django 更多的会弹奏那把D 型音孔琴。椭圆形音孔琴声音更加响亮,所以更适合弹主音,而那把吉他音色活泼,让人惊艳—音色真的很赞。

 

你会先用原声吉他写歌吗?电子音乐也是如此?

 

不一定。我有一把樱桃木的1959 Gibson335,这对于一把59 来说实属少见—它也许是我最爱的吉他了。我是说,我爱我的‘Phenix’ Les Paul 吉他,就是失而复得的那把。( 编者按:Frampton 在1980 年的一次航班货物挤压中痛失印在FramptonComes Alive 封面上那把‘Phenix’, 他以为吉他已经彻底损坏,直到吉他在加勒比海地区成功修复,并在时隔30 多年于2012 年末重新回到他的手中。)不过这把335 很棒。弹奏的感觉如黄油一般。音色出众,所以我也用它写了很多歌曲,因为这是一把半原声吉他。我还会用它进行指弹,带给我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不过我一直在尝试不同的东西。在过去几年,我都不用拨片,拿起吉他就弹。我一直是一个用拨片弹吉他的乐手,但在过去5 年,我常常是指弹。虽然没有用拨片弹得好,但效果已越来越接近了。

 

数十年来,你一直在进行不同的尝试。尽管大多数人还把你看做70 年代中期的流行巨星,但那只是你音乐生涯中的一瞬,现在回想一下,你对当年Frampton Comes Alive 的大热
有什么感受?

 

会禁不住想问当它受到如此狂热的追捧时,自己是否会有些自不量力。它甚至都大过了音乐本身,如果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话。那一个人生阶段于我来说简直太不真实。我十分感激,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Wind ofChange 和Frampton Comes Alive 的中间时期Peter 是怎样的心态?”当被问及此事Cameron Crowe 的话再恰切不过了,他说,“就像把他绑到了火箭头上,发射到了月球,下来的时候他会说,‘怎么回事,老兄?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我是这里唯一的人类,倒是挺棒的,不过也挺孤独。就像是在影片2001 结尾处的那个人一样—在角落里,他有自己的小小分离舱,他有桌子,有看起来像是客房服务的各种装置。这个场景常常让我想起自己当时的状态。你知道的,在露天体育场,站在65,000 或者75,000 面前,他们在台下热情地给予回应,不过最后你还是会回到自
己的宾馆房间,孤身一人。一切真的太不真实了。

 

当David Bowie 邀请你加入他的GlassSpider 巡演时,算是把你的事业又引回到乐手的道路上。你们两个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同学,我12 岁,他15 岁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我在上学之前就去过学校。当时有一个露天表演,他就在乐队里,在台阶上吹萨克斯—那是一支非常优秀的乐队,theKonrads,他们有一个很棒的吉他手,Dave会边吹萨克斯边唱猫王的歌。我看着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做的,不过我想当个吉他手。他能唱歌,会吹萨克斯,我想弹吉他。”(他大笑)不过直到Glass Spider 巡
演这个想法才真正演变成现实。我们俩的事业之前从未有过交集,他做他的事,我做我的,发行Humble Pie 之类的。我好想念他,他是个天才,但在我眼中,他就是Dave。

 

你之前表示过他的邀请改变了你对自己音乐事业的看法。这是什么意思?

 

我意思是说,这件事让我有自信去想,“我们开始演出吧!”这件事鞭策着我,就好像是,“我已让你以吉他手的身份,再次进入公众视线—现在,快去做你该做的吧。”我也确实这样去做了。

 

你一直都是一个吉他手,除了成为流行巨星的那段短暂时期。

 

确实如此。一个流行巨星的职业生涯只能持续18 个月,而音乐家的职业生涯却是一生。所以,是Dave 提醒了我。我在做专辑(Fingerprints )的时候,他也帮了我不少忙。我告诉他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我可以有不同的尝试,他很高兴,他甚至还为我选择了一些合适的乐手。在我获得格莱美奖之后,他是我除了母亲之外第一个通知的人。

 

你母亲和David Bowie 互相认识吗?
是的,如你所知,他们两人也非常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