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

NATHAN BELL 当歌曲遇见吉他 会有怎样的对白 AG268

好马配好鞍,好歌配好琴

这首歌简直让我疯狂。我想试着为下张专辑写些素材,并且安排了一场讲习会,与原声-贝司乐手Missy Raines,和她极其叫座的乐队,New Hip, 一起录制唱片。但是我却困在这首歌曲之中,却想急于完成,以便可以和唱片一起录制。

 

歌曲的名称为“Dust,”只有一个单词,整首歌曲也就完成了这一个单词。这是首新歌曲,核心部分是一首老歌,有关崎岖,破旧的乡村以及同样崎岖疲倦的人们,还在那里坚持,把这片荒凉的土地改造成宜人之地。

 

与我之前所写的歌曲截然不同,这首歌曲有两种主导声音,一种是男性粗犷而又疲惫的声音,另一种是女性比较亮堂的声音。我知道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是听起来而且感觉起来根植于地,虽然疲惫不堪但是又饱含希望。但是,我也知道,我现在还没有找到这种东西。

 

Nathan Bell

 

我是不是提到这首歌曲简直让我抓狂?

 

我朋友给我打电话。他给我发过来一把吉他。

 

这是一把1932 Gibson L-00, 指板有镶嵌,琴体黑色,白色护板。音梁非常纤弱,所以,只能装轻规格的细钢弦。

 

我从事创作以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弹吉他的时间更长,开始时弹得是Harmony,装得是中张力规格钢弦,而且稍后,还弹过很多其他原声吉他和电吉他。

 

Nathan Bell

 

我弹了很多吉他。

 

虽然,并不是每天都会有人给我发送一把复古Gibson. 我朋友说,他只是想让我弹弹,然后告诉他我的想法。

 

写这首歌曲时,来个这样的小插曲也不错。

 

歌曲作家会寻找不同的方法从看起来毫无头绪,毫无内容的东西当中,提炼出音乐与歌词。我知道有些歌曲作家,只能在清晨之际,一片寂静之中,写出歌曲。我还遇见过一些歌曲作家,只有在和其他作曲家在一个房间的时候,才能创作。我所认识的歌曲创作家,几乎每一个都能在行驶的车中创作。

 

当我弹吉他时,我能写作最好的歌曲。我会一直在扫弦,直到我潜意识的灵感迸发出来,有了思绪。这些思绪来势汹汹,重复着蓝草的流畅,带着原声精髓的九和弦,精致的指弹大山旋律,还有那些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小调大调,歌词和声音,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我所寻找的。

 

思绪总是接踵而至。问题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以怎样的方式,冒出灵感。但是有把合适的吉他,却大不相同。这虽然不是定律,但是我发现在00 或LG 上比在Dreadnought或Jumbo 上写出一首指弹蓝调要容易很多。

 

我从事两种职业,职业之间有天壤之别。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有一把原声二重Belland Shore, 我弹奏得是Dreadnought, 第一把是1976 Martin D-35, 还有一把1976 Mossman Flint Hills 型号。弹奏另类乡村音乐时,我用得是1937National 钢铁琴体吉他。所有的琴弦,我装的都是中张力规格琴弦,弹琴时,用力过猛,觉得有一天会需要做肩部手术。

 

我创作了很多专辑,内容都配的上这些吉他。

 

那段时间所创作的歌曲都很具有攻击性,咄咄逼人;由于吉他较大,声音很响亮,弹奏蓝草,雷盖音乐和三角洲蓝调,这些传统音乐时,即使是情歌,也大都很沉重。

 

歌词独断而又冗长,充满智慧,同样又过度耀眼。

 

然后,我又把音乐给戒了。大概有十五年,我都没有碰音乐。2008 年,我又重新从事创作和表演。由于运动训练,从事仓管工作,还有用拨片弹吉他,我的肩膀被拉伤,所以不能弹奏Dreadnoughts 型吉他。

 

我买了一把Larrivee OM-03,装上轻张力规格琴弦,然后开始学习用拨片弹奏吉他。那把吉他琴型比较小,也比较苗条,声音比较节制,感觉比较紧凑和约束。我开始创作一些篇幅比较小的歌曲,变化也不多,歌词也少,非常矜持。歌词和旋律都是崭新的,展示了一个作家和他乐器的新风采。由于声音很紧,受控,歌曲有更多的空间,我会义不容辞得好好利用这个空间。

 

Larrivee 高音比较活泼,让我感到很乐观,弹起来更有旋律性,所以我也成了一个调子更优美的歌曲创作家,而且我的歌曲也更乐观。

 

由于我现在是用手指弹琴,声音和歌曲也更加密切。

 

在完成Traitorland (2009), BlackCrow Blue (2011), and Blood Like a River(2014) 这三张最新专辑后,我又自豪得将一把Larrivee00-03 入手,吉他的旋律很优美,无论是在工作室还是在舞台上,进行扩音也很简单。在弹奏和创作时,声音更加泰然自若,更有约束力。

 

这让我直面现实。

 

我用这把吉他为这张新专辑创作了一首主打歌I Don’t Do This For Love, I Do This For Love (Working and Hanging on in America), 开始部分是一段拨片弹奏音调优美的反复乐节。

 

然后,我用这同一把吉他创作了下两首歌曲,因为结果证明,我的小Larrivee 个性粗犷,喜欢弹下流的蓝调。

 

我本来是想用这把Larrivee 来完成最后一首歌曲,但是某些地方不太合适。和弦听起来不错;吉他也是一如既往得合手。但是我弹得旋律当中,有一点儿就是,感觉歌词和旋律不合拍。

 

我的第二职业生涯当中——Old Guy 生涯,有三张专辑,现在我卡在第四张专辑中的最后一首歌中。真的卡住了,写不出来。

 

瞧!我朋友给我一把Gibson.

 

L-00 比较适合弹奏Dustbowl 与三角洲布鲁斯。一次扫弦,就表明,这是一把非同凡响的吉他,声音深沉有力,高频精致闪耀。稍后,当我用这把吉他录制这首歌曲时,工程师Ben Surratt 将其比作管弦乐团。

 

吉他是周五到的,我首先用拨片弹奏得是标准“Cocaine Blues”的变奏曲。吉他在我手里,好像是专为我打造的。所有的吉他乐手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吉他就是内心的流露。吉他在适合的人手里才会在那一刻弹出最完美的声音。现在,我是个中年人,家庭也是中等家庭,依赖于我的手指只能够支付账单,也眼看着我的孩子马上要离家立业。我很脆弱,但是我还是坚持着,非常喜欢这把老吉他。

 

我决定弹琴,完成这首歌的百分之九十,差不多就是“Dust”了,因为我觉得有些东西在这把吉他里面。我已经学会相信一个东西——吉他。我在第四品上夹上一个变调夹。第一个和弦是Em, 有个七度延留音,我用大拇指使劲扫弦,想让声音回响。

 

但是,并不没有回响,过了一段时间,才开始听出另外一半的音色,而且感觉不太和谐,很像1986 年那会儿,我站在俄克拉荷马州伊尼德的碎石停车场上,天空看起来特别漂亮,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人是多么希望我在这个严酷而又多风的场地上为他们开路。当时弹得吉他声音听起来也很有力量,而且很漂亮。然后,我唱起了这首歌曲,感觉像是第一次,新的歌词应运而生。
二十分钟以后,我已经有了一首一应俱全的歌曲。几周后,我将它录制下来,听起来不负我望。结果证明,我也没有在创作那首歌曲时卡住,而现在,我只是没有合适的吉他。

 

QQ图片20151218175258

 

我觉得,当我们手弹吉他开始写歌时,我们就化身为乐器木材的一部分,还有振动所产生的每一个音符。我们也化身为琴弦,还有手放置处的品位。

 

与所有创造性追求一样,歌曲创作有很多可以打破的金科玉律,小技巧可能一次有效,但不能一劳永逸,技巧可以引导歌曲创作家写出老生常谈的半路作品。但是,40 年的写作和演奏经历告诉我,如果吉他和作曲家中途邂逅,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拿起一把正确的吉他。

 

我也知道有一天,在我手里没有一把吉他感到合适,如果我真得卡住了,我就从墙上拿起那把老1976Mossman,把胳膊放在面板上(现在肩膀已经做过手术,确保四年无恙)、吉他将指引着我穿过田纳西的层层山脉,去一些我25年里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那里会有歌曲,同样,也会是正确的时间里,拿起一把正确的吉他。

 

NATHAN BELL的武器装备

 

QQ图片20151218175408 

 

我带着三把吉他上路:一把2011 12 品丝Larrivee00-03 特别版

 

一把桃花心木 14 品丝2008 Larrivee OM-03E

 

还有一把后来的1932Gibson 12品丝L-00。

 

同时,我还有一把1937 National, 琴体褐色。我在家弹,然后在路上也带着,但是,我一直保留着这把吉他,想留待日后开吉他专修店时使用,虽然这一天很遥远。

 

QQ图片20151218175423

 

无论我弹什么吉他时, 我想有个人可以帮我对准麦克风, 我的Gibson 没有拾音器, 但是,当我需要电动扩音时, 可以用Larrivee 00-03 搭配Schatten HFN Artist 拾音器, 连接到一个Fishman Platinum Pro EQ Analog 前置放大器,声音听起来非常自然。

 

如果我在电子乐队演出,我可以用Larrivee OM-03E 搭配工厂装的LR Baggs Element拾音器,再连接一个Passac EQ.
连接线为Mogami 金色。

 

QQ图片20151218175440

 

Larrivee00-03 用得是Ernie Ball 铜铝中轻张力琴弦

 

Larrivee OM-03E 用得是Elxier 磷铜轻张力

 

还有Gibson 所用的是John Pearse Silk 和磷铜11(轻张力)

 

拨片有Cool Picks 厚规格纤维制品三角形,2.2 毫米的Chicken Picks, 中等厚度规格的Everly Star Picks。变调夹为Kyser 和G7th,既有普通款的也有施华洛款。最后,带有管带把手的Louisville Slugger(因为我带着1932 Gibson 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