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REPORT

世界各地弦乐队 我已经爱上了他们 您爱上了没有? AG268

《原声吉他》杂志社通过社交传媒向广大读者征集关于弦乐的看法。我们已收到广大乐手、乐迷和其他人成千上万的反馈。

我还记得1980 年左右剑桥民谣音乐节上Juggernaut String Band 的表演。从此迷上了弦乐队的一切。

Sara Anne O’Keeffe 

英国伦敦

 

自从我参加了2004 年波特兰当地举办的一个小型蓝草音乐集会以后,蓝草音乐成了我生命的重心。虽然我有古典吉他学位,但我的作品总是充满了即兴创作的成分,并不断有新元素加入。在
偶遇蓝草音乐之前,我并不知道即兴创作和合作创作是蓝草音乐文化的核心元素。我熟悉蓝草音乐,但是并不了解蓝草音乐群体。是什么将弦乐与一众其他音乐体裁区别开来?是群体性、真实性、音乐性和细致性。你暴露于众,脆弱不堪—弦乐源自于与生俱来的情感抒发,总有一群志同道合的音乐人在那里支持你。

俄勒冈波特兰Ken Chapple 的弦乐队

Wayward Vessel

 

我之所以玩原声音乐是因为我喜欢原声乐器的音色。我喜爱原声吉他和原声贝司的单纯真切。我对于创作出最棒的音乐满怀激情。我尽力不去受风格体裁的限制。我试着将体裁当作叙述方式去整合匹配故事内容。我一直将音乐视为初恋。我希望把我对音乐的热爱之情付诸到我所创作或翻唱的每一首歌中。

Eric Evans 

新泽西 Great Meadows

 

2013年西北偏北吉他手Ken Chapple在俄勒冈波特兰

 

印象里我最喜欢的几首歌和弹得最好的曲子是我在停车场信手完成的—风格非常随意。这一切都源于70 年达中期北卡罗来纳州举办的Union Grove 小提琴手大会

Ralph Tompkins

马里兰州赛克斯威尔

 

我不会弹琴,但我想谈一谈我的看法。众所周知—有些老生常谈,但是说的都是事实—我们英国人有时会有些保守,尤其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更加明显。因此,广大英国民众对于Old Crow
Medicine Show 的反响巨大,鼓掌、喝彩甚至欢呼。那激动人心的场景必须亲眼目睹才能相信。关于弦乐队的触动直抵内心深处并使你为之疯狂,即使你是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即兴表演!

Inez Soman 

英国伦敦

 

弦乐很纯粹, 带来的乐趣也很单纯。我是Ragtime Relics 乐队的一员,我们这帮老男人聚在一起演奏原声音乐,爱得无法自拔!

John Sudia

新泽西希尔斯伯勒

 

ANDREA BEHRENDS PHOTO

 

弦乐队的粉丝上至70 岁高龄,下至十几岁少年。

Eric A. Hughes 

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

 

我是Ocotillo Rain and Thunder Bluegrass Band 乐队的一员。我们主要演奏传统蓝草音乐但是也借鉴增添了一些新乐队如Old Crow Medicine Show 的歌曲。就全国范围而言,各个年龄群的人都有,但以年轻人为主,但是在我们图森,受众却主要是中老年。夏天我和妻子开启RV 之旅,并到其他城市参加集会。在那里我看到了年轻人,而热情也随之上升到另一个高度。我已经56 岁了,但是心态还很年轻。我儿子在阿拉斯加诺姆组建了一支名叫Bear Mountain Holler 的乐队。他们乐队的平均年龄在30 岁左右甚至更年轻。

Jeff Collins

亚利桑那州图森

 

感觉很真实,很原始。当我们与其他人合作时,感觉非常充实圆满。小时候,我跟着父亲和他的朋友到处演奏蓝草音乐。

Paul Jacob Enders

印第安纳州科茨维尔

 

QQ图片20151217172011

 

我在乐队里呆了两年了。我们的乐队并不是一个纯弦乐队,我们还有手风琴和小号。但是我很喜欢—不同的层次、原始的声音,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和弦演奏得都恰到好处。并不是电脑合成的。每一次演奏都是我们的本性挥洒。大家一起奏响乐器之时,那感觉超棒。

Gabriel Monet Vareschi 

新汉普郡阿特金森

 

 

我喜欢弦乐队的形式因为这是一种群体性演奏方式。我们的乐队一共五个人,大家擅长演奏不同乐器;乐队中没有主唱。轮到你唱的时候,剩余的人都会挺你。我还喜欢的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形式演奏Louvin Brothers 的曲风并伴有Stones 曲风的切换。从Ralph Stanley到Pink Floyd,我们表演的风格鲜活而又出人意料。同时我们还可以进行临时添加和即兴创作。

Everett Harlow

 ROOTS 66

 Gloucester, Massachusetts

 

我喜欢Old Crow Medicine Show, 不管他们是在停车场演奏还是舞台表演。像Old Crow Medicine Show 这样的乐队不需要美化,他们不需要道歉,音乐就是他们的生命。你夺不走他们的音乐,通过传承音乐壮大观众,他们付出巨大。Carolina Chocolate Drops 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音乐气氛是乐队的精华所在,伴有旧式指法和班卓主音。原始、诚恳、太过单纯以至于貌似复杂,你禁不住要随之摇摆。我反对傻坐着观看演唱会。

Claire Latham 

英格兰哈利法克斯

 

[ 弦乐] 是个有机整体,听起来更加亲切悦耳。我喜欢的弦乐队有Leftover Salmon, Keller Williams 还有Travelin 的McCourys;Jerry Garcia 和David Grisman 的一些作品。我听过的弦乐队或多或少从不同角度都鼓舞了我。他们营造出一种充满激情和平和的氛围。

Sean Selburg

俄勒冈波特兰

 

我觉得大部分音乐人都是一些前卫的潮人。通常也都是城市/ 城郊的潮人在玩。我搞不懂这类音乐。

Kenny Randall 

佛罗里达州坦帕市

 

在我得知如何称呼弦乐之前就已经爱上弦乐了。不管是小提琴老音乐乐队还是热闹的爵士俱乐部,我就是喜欢看各种乐器如何紧密结合在一起,动感起来,摇摆起来。

Chris Jones 

纽约州布法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