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REPORT

孟菲斯 Jug Band 老手 忽视与种族歧视何以掩藏黑人弦乐数十年 AG268

忽视与种族歧视何以掩藏黑人弦乐数十年

2005 年举办于北卡罗来纳州布恩的黑人班卓乐手大联欢(Black Banjo Gathering),对于分散于各地的艺人和专业学者而言,是个令人发狂得忘乎所以的欢乐时刻。此次盛会,不仅对非裔美籍音乐人在南方弦乐队老音乐的历史性诞生和发展中的决定性地位予以认可,而且聚集了一群渴望赋予丰厚美国音乐传统积淀新生机的乐手。这其中就包括日后组建了Carolina Chocolate Drops 的成员。“Black Banjo Gathering 最大的意义在于—众多研究班卓这一发源于非洲的乐器方方面面的专业人士聚在一起讨论交流之外—同时吸引了形形色色趣味相投的黑人音乐人欢聚一堂,”Dom Flemons 说,Dom Flemons 参与组建了Chocolate Drops,现如今单飞录制独奏唱片。“通过此次盛会,我们明白我们作为一个群体存在着,而不是身处荒岛,孤立无援。”

 

孟菲斯Jug Band

 

与此同时,一股青春的活力涌入北卡罗来纳、弗吉尼亚和西弗吉尼亚举办的老音乐主题艺术节。诸如Old Crow Medicine Show 和Avett Brothers 的年轻成员向传统音乐与舞蹈注入一股原始的爆发力。指弹大师的指尖娴熟地略过指板,但是与会的大多数音乐人乐器演奏水平层次不齐。许多人是听着摇滚、嘻哈或其他类型的音乐长大的,然而当他们偶遇老音乐弦乐队的那一刻,吸引他们加入的关键性因素是:集体归属感。“ 我加入行列舞社团之前真没听过老音乐,”Rhiannon Giddens 说, 他是Chocolate Drops 的组建者之一,他的独奏新专辑即将发行。“慢慢地我喜欢上了弹班卓,用抓奏的方式演奏。以前我了解得不多,不了解当然就谈不上喜欢。谁知一下子就着了魔了。”

 

弦乐理论

 

在美式音乐这个大熔炉里,迥然相异的种种音乐元素可以融合在一起,而且偶然间,一些新生事物和美好的事物将会不经意浮现。南方弦乐队就是这样一种新鲜而美妙的事物。以前,苏格兰-
爱尔兰移民带着弦乐器随行李一道在美国东南部定居,由他们随之带来的传统曲调和民谣充斥了阿巴拉契亚大大小小的山脉,回荡在山谷的声声呼喊之中。非裔美国人的祖辈们带着瓢状班卓琴登上了开往美洲大陆的贩奴船,黑奴们听着奴隶主小提琴和其他欧洲乐器传来的音乐,种种风格迥异的音乐由此融合在了一起。有文字记载的奴隶小提琴手可以上溯到18 世纪初;到了19 世纪,整个美国南方,不论白人乐手还是黑人乐手,小提琴和班卓成了演奏民谣的两大乐器。

 

黑人乐手在白人宴会、舞会和集体活动场合奏乐,久而久之学会了当时最为盛行的吉格、里尔、进行曲以及四对方舞的技巧。但与此同时,还会融入他们自身文化中的韵律和少许音调,当白人音乐家听到这些新鲜而又激动人心的改编之后,他们也会加以吸收化用。最终,一种极具美式尤其是南方之风的曲调由此诞生。南北战争之后,一些曾为奴隶的黑人走上了专业音乐人之路,踏上药品宣传巡演,跳着方块舞,从事街头表演,偶尔也与白人音乐家合作演出。他们将这一新曲风传播到全国各地。

 

Lonnie Johnson, 1960

 

直到19 世纪末,吉他的获取渠道才变得更为多样并开始应用于演奏—与贝司弦乐一道—大大丰富了班卓和小提琴演奏的曲调,当代弦乐队初具模型。与此同时,录音产业时代到来并开始为弦乐队灌制唱片。然而,当时种族歧视与种族隔离盛行,致使黑人弦乐队颇受冷遇。尽管当时白人与黑人弦乐队众多,大部分留存至今的唱片均为白人乐队灌制。

 

造成这种不平衡的主要原因在于唱片执行总监Ralph Peer 的误判,Peer 供职于当时大受欢迎的唱片公司Okeh and Victor。Peer 是第一批参与录制民谣的人,他相信如果某一特定种族和文明群体的音乐得以成行,那么该音乐在相同群体之间颇具市场潜力。他和主流唱片公司的其他手持决定权的负责人决定何种曲风迎合何种消费群体,并决定录制内容。他们认为,南方白人对“下里巴式”的弦乐队音乐更感兴趣,而黑人则更喜欢蓝调、爵士、轻歌舞剧以及圣歌。正是基于如此判断,黑人弦乐队录制的唱片可供研究鼎盛时期非裔美式弦乐队音乐范围及影响,而留存至今的此类唱片少之又少。

 

种族隔离蓝调

 

美国历史上该时期另一文化产物为种族隔离,该产物很大程度上移植到了录音行业。有一些白人和黑人弦乐队艺人一起录制的例子。譬如,黑人小提琴手Andrew Baxter 加入到了一白人弦乐队Georgia Yellow Hammers,联合录制“G Rag”;黑人小提琴手Jim Booker 同白人Taylor 的Kentucky Boys 乐队演奏若干老音乐标准曲目如“Soldier’s Joy”和“Grey Eagle”。然而,大多数情况下,公司按照南方浴室与餐馆种族隔离方式那样进行音乐种族隔离。从而形成了种族单独发行分类,以及黑人和白人居住区相应的唱片分销方式。20 世纪20 年代继续奉行人为的音乐种族隔离,音乐人们意识到倘若他们想继续录制唱片,他们必须要改变他们演奏的曲风以迎合唱片公司为导向的分类标准。

弹着弦乐长大年轻的黑人音乐家(包括Lonnie Johnson 和Brownie McGhee 在内的乐手)曲风一转,开创了蓝调音乐。以小提琴手兼曼陀林乐手Howard Armstrong为主打的黑人乐手Tennessee Chocolate Drops, 和Bo, Sam 兄弟二人和Lonnie Chatmon 组成的Mississippi Sheiks 乐队,以蓝调节奏和音色为基础创立了一种弦乐风格,他们偶尔演奏班卓和小提琴曲调,但冠以“蓝调”曲目名称便可在唱片公司经理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即便录音机会缺乏削弱了黑人弦乐队的商业发展,其音乐风格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白人乐手听到的以及与黑人乐手合作的曲风。一些白人乡村音乐巨星, 例如Bill Monroe, Carter Family 的A.P . Carter 和Hank Williams,均称其深受非裔美式弦乐影响,非裔美式弦乐带来了强烈的灵感。Carter 以前常常同非裔美籍吉他手Leslie Riddle 一道深入弗吉尼亚和田纳西东部的山区采集歌曲,Leslie 负责旋律记录而Carter 则负责整理歌词,之后重新编曲形成了乡村和蓝草音乐的标准曲目,例如“Hello Stranger”和“Let the Church Roll On”。Riddle 的吉他演奏技巧逐步渗入到了韵律糅合/Maybelle Carter 主音吉他的演奏风格之中。Bill Monroe 年少时与Uncle Pen Vandiver到处参与方块舞,突然有一天偶遇非裔美籍小提琴手兼蓝调吉他手Arnold Shultz。

 

Howard Armstrong and brothers

 

QQ图片20151217170324

 

“第一次见到Arnold Shultz 是在肯塔基州罗西尼地区的一次方块舞会上,”Monroe 说。“Arnold 和另外两个人来这里为舞会伴奏。他的表演力太震撼了。”

 

Monroe 继续创作并推广蓝草音乐, 创立了一种融合了老音乐弦乐队与蓝调以及炽烈节奏的风格,这是一种强劲而又振奋人心的有机结合。同样地,Rufus“联手”非裔美籍吉他手Payne,教会Hank Williams 吉他和弦并介绍他了解蓝调,多方求索进而打造了一首首乡村音乐传奇如“Mind Your Own Business” 和“Honky Tonk Blues”。

 

重焕生机

 

20 世纪40 年代,除了东南地区个别孤立的社区,在流行乐录制或是工作机会方面,黑人弦乐队演奏的声音几乎无处可寻。直到70 年代,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非裔美籍小提琴手Joe Thompson 重新点燃了人们对于黑人弦乐队的热情并激励年轻人们重现黑人弦乐的生机。父亲教会了他如何演奏,而他父亲的琴技是从祖父—一名奴隶那里学会的。Thompson,他的兄弟Nate 和堂亲Odell 组建了一支弦乐队并在北卡罗来纳州一直巡演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Thompson 入伍参战。二战结束后,Thompson 返回美国,在一家家具厂做起了工,他的音乐事业也随之被当作一种业余爱好。

 

1973 年,民族音乐学专业的学生Kip Lornell说服Thompson 在民谣音乐节上重拾音乐生涯。他召集了家人组建了乐队,随着名声在民谣界的不断传播,他不久便受邀开始奔赴全国各地演出。最终,以澳洲巡演,灌制新唱片,为民谣学者Alan Lomax 拍摄的American Patchwork 纪录片演奏,并于1990 年,以卡耐基音乐大厅民谣大师之旅的参演嘉宾身份荣登卡耐基音乐大厅进行表演,完美收官。2007年,因其所作的音乐贡献,Thompson 被授予National Heritage Fellowship 这一殊荣。

 

Carolina Chocolate Drops

 

两年前,三名年轻的非裔美籍音乐人—Dom Flemons, Rhiannon Giddens, and Justin Robinson—在黑人班卓大聚会上相识。之后不久,三名年轻人开始每周拜访Thompson,学习他的音乐风格,了解30 年代Thompson 年轻时期黑人弦乐队的往事。“不经意的周四之夜到访并与他一直弹下去,真的很奇妙,”Flemons回忆说。“在Joe 身旁演奏并从另一层次理解音乐内涵,这感觉非常奇特。从小到大,他的音乐风格适合在社区演奏,而不是那种常常搬到舞台演奏的风格。”

 

得益于每周拜访的启发,Flemons, Giddens和Robsinson 决意重拾音乐遗风并将其发扬光大, 他们化用了Tennessee Chocolate Drops 的乐队名称组建了名为CarolinaChocolate Drops 的乐队,用以纪念感恩他们的良师益友Joe 及其音乐贡献。短短数年当中,Chocolate Drops 发展成为一大受欢迎的年轻乐队,而他们的专辑Genuine Negro Jig 喜获2010 年格莱美最佳传统民谣专辑大奖。

 

弦乐队老音乐,作为美国音乐体系的关键一环,引发了人们一浪高过一浪难以消退的高度热情,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Carolina ChocolateDrops 的成功。音乐引人入胜的单纯魅力与周边社区不断涌现的社会价值构筑了永恒的温暖与活力。包括 Chocolate Drops 和Ebony Hillbillies 在内的黑人弦乐队,以及诸如Old Crow Medicine Show 和Foghorn Stringband 的白人弦乐队,继承了弦乐队老音乐的优良传统并推动其在21 世纪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