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FACE

5 名北卡罗来纳州少女如何开辟蓝草音乐 女艺人发展道路 AG268

5 名北卡罗来纳州少女如何开辟蓝草音乐女艺人发展道路

1975 年,我的好友Buck Parker 介绍我认识了北卡罗来纳州地区弹吉他胜过大多数男乐手的蓝草音乐天才少女—Auman 姐妹俩。身为女生乐队Happy Hollow String Band 的成员,Gwen 演奏曼陀林,Robin 则演奏立式贝斯。据我所知,当时的女生乐队除此之外,也仅剩下Runaways 绝无仅有的一支。那年我15 岁,对此知之甚少。

 

如今,诸如Della Mae 女子团体的崛起再度引发了人们对于女子弦乐队的探讨。似乎一切都如新事物般新鲜。然而事实上,早在Della Mae之前就有Uncle Earl,而在Uncle Earl 之前,小小三人组Dixie Chicks 就已为世人所知。此外,女性在异性组成的当代、古代民谣与弦乐队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从60 年代Rhonda Vincent 作为家庭乐队Sally Mountain Show组合的一员正式出道,到包括Union Station的Alison Krauss , Nickel Creek 的Sara Watkins 和 Carolina Chocolate Drops 的Rhiannon Giddens 在内的后起之秀,众多案例,不胜枚举。

 

1976年Happy Hollow String Band

 

尽管基于此的话题讨论远远不够,女性从一开始就在民谣、乡村、蓝草和弦乐老乐队中成就斐然—摇滚乐方面略显薄弱。主音吉他手的完整概念由来自Carter Family 的Maybelle Carter提出,这位伟大女性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原声吉他手。1943 年,Bill Monroe 因其所创阿巴拉契亚音乐体裁的需要,聘用Sally Ann Forrester注入一些手风琴的元素,Sally Ann Forrester就此成为一名蓝草“假小子”。60 年代中期,Hazel Dickens 手持吉他唱起了蓝草和民谣歌曲,声音洪亮至极,即便是对山里的村妇和煤矿工人而言,也颇具穿透力。而Cynthia May Carver, 即家喻户晓的Cousin Emmy, 曾写下一首传唱至今的班卓琴为基调弦乐歌曲“Ruby, Are You Mad at Your Man?”。

 

然而时至今日,高度开化的21 世纪,女性套上背带,演奏吉他班卓,组建乐队的景象仍会令一部分人大吃一惊。就好像真是新生事物一般。Gwen Auman 坦言, 当初她和她的Happy Hollow String Band 姐妹们出道,人们的态度正是如此:像对待新生事物一般。据Auman 称,五个小姑娘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并发表了一通主张男女平等的宣言,“我们明白我们与众不同,但是我们希望大家把我们当成是普通的音乐人而不要特意称呼我们为女生乐队,”Auman 说。“要知道,那对我们而言很重要,‘没错,我们都是女孩子,那你承认我们是音乐人吗?’”

 

70 年代初他们聚在一起, 组建了Happy Hollow String Band— 当时乐队的吉他手是Sonia Hughes( 如今变成了Michael),班卓乐手是Sandy Crisco( 如今变成了Hatley),小提琴手是Karen Joyner(如今变成了Pendley)—当时支持他们的人少之又少。“我们打着小提琴手巡演的旗号出道,当时根本没有女人,”Auman 说,Auman 至今还在MerleFest 威尔克斯伯勒东部,我的家乡阿什伯勒附近坚持演出。“乐队的主唱是某人的妻子,或者他们让女子担任贝斯手,这样的情况倒是多见,在这方面男性占主导,我们很清楚这一点。”

 

Happy Hollow String Band

 

Auman 姐妹俩很幸运,有个支持她们的大哥,而哥哥已在蓝草音乐界闯荡出了一片天地。“我哥Michael 曾是当地一个蓝草乐队Bluegrass Gentlemen 的成员, 他不仅教会了我弹琴,”Gwen Auman 回忆说,“他还让我弹他那把妙不可言的1969 Martin D-18。”

 

她不久迷上了曼陀林,添置了一把德国制造的Hofner 和之后一把当地匠人仿制的A型Gibson 。“ 许多蓝草乐手喜欢用F 型Gibson,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A 型的外观设计和音色。现在也很喜欢。”

 

Auman 姐妹的堂亲Sonia 演奏的是F 系列的Yamaha, 班卓乐手Sandy 则选了一把70s-era Gibson RB-250。如今,Sandy说,“我现在用的是我大学买的C 型1960s Baldwin。我女儿Kellie 现在用的是我的Gibson。”

 

我们只能心存希望,希望乐队队伍日益壮大,Kellie Hatley 能加入其中—乐队成员对那些名声在外的诸如Della Mae 和 the Carolina Chocolate Drops 乐队成员而言,尚属无名小辈—继续推动着传统弦乐队音乐多元化发展—效仿Hatley 母亲及Happy Hollow 其他乐队成员那样穿着喇叭裤,勇敢无畏地在卡罗莱纳州的一个小镇抒写着青春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