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在在专辑Labor Against Waste 中大秀激情连弹 AG277

Christopher Paul Stelling24 岁的时候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阿什维尔。那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在朋友家的储藏室里,用效果器创作吉他乐曲。不过有一条,他回忆道:“我觉得,我今后不能以此为方向。于是,我把所有的效果器都拿到当铺处理掉了。”在商店里,一把吉他吸引了他的注意:一把1964年的C-1 尼龙弦的Gibson 牌吉他,价签上写着 200 美金。弹了一个小时以后,他决定把这把吉他买回家,尽管他很需要钱。

 

QQ图片20160605151133

 

Stelling 说:“我支付下个月房租的计划被打乱了,不过我的命运也从此注定。”

 

从那以后的10 年里,那把C-1 吉他成了33岁的Stelling 不变的陪伴。他把基于民谣和蓝调的谱曲风格和灵活敏捷的吉他弹奏方式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一种的与众不同的风格。(想象一下,你身处一个棒球场,而蓝调吉他手Kelly Joe Phelps 弹奏着一把古典吉他。)去年夏天,Stelling 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他发行了的第三张专辑,Labor AgainstWaste ; 为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音乐频道录制了Tiny Desk Concert; 在纽波特民谣音乐节第一次登台表演——结尾颇为戏剧化,Stelling 在全场的鼓掌声中,在舞台上公开向他的女友,同是歌手的Julia Christgau 求婚。从年初,Stelling 就在9 个国家开始了旋风般的巡回演出。音乐节几周过后,Stelling 在巡演途中路过我在纽约北部的家庭工作室。在Christgau 的陪伴下, 我们在ConcertWindow 网络直播了一段采访和表演。

 

Stelling 身穿牛仔裤和黑色T 恤,右手手腕上戴着一团手镯。他打开盒子,拿出了自己的吉他。

 

这把C-1 吉他真的是难得一见。吉他的上面已经被Stelling 的右手磨出了个小洞,还有一些裂缝、凹槽和雕刻的装饰,键盘的上面还刻有大写的“CPS”。 Stelling 的这把Gibson 勉强用强力胶、胶带和螺丝钉固定在一起,已经成了继Willie Nelson 的Trigger之后最具纪念意义的吉他了。

 

“不管是作为一名作曲人,还是一名表演者,吉他扮演的角色都是相同的。”Stelling 一边说着,一边弹了一段较快的古典风格的琶音热身。

 

在交谈的过程中,他更喜欢谈论他的音乐——语速轻柔,态度认真,深思熟虑,偶尔情绪也会很激动。

 

弹奏什么乐器

 

Christopher Paul Stelling 用的是一把1964 年的Gibson 牌的 C-1 吉他。Stelling20 多岁的时候还在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市,为制琴师工作。也正是这一段经历,让他能够在巡演中采取一些不同寻常的方法修补吉他,比如用小螺丝固定松动的音梁,用强力胶给面板未经加工的部分密封。

 

QQ图片20160605151204

 

Stelling 用L.R. Baggs 牌iBeam 系列的拾音器和BaggsPara Acoustic DI 盒来给他的吉他扩音。在采访期间,他开始使用Shure 的一款无线吉他效果器,它比调音器的效果要好得多,还可以让Stelling 在表演过程中随意地走进观众群中。

 

吉他手用的是Savarez RedCard 的琴弦和Shubb 的变调夹。Stelling 听从了Alex deGrassi 的建议,在三个手指和大拇指上带了水晶甲;为此他一个月去一次美甲中心。

 

在比较大的演出中,Stelling 会用胶合板做的靴用纸板,一边用木钉钉住,角上还有一个麦克风。信号会传入EQ 效果器,随后会切断除低音频率以外的声音,以便使PA系统达到击鼓般的效果。

 

探索指弹风格

 

Stelling 是在佛罗里达长大的, 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上民谣这种简单朴素的音乐。他还记得自己青少年时期听的那些60 年代的歌曲集, 尤其钟爱Dave Van Ronk 的Folksinger ,和在美国根源音乐领域里漫步的声音粗哑的吉他手。Stelling 微笑着说:“前一秒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小熊维尼,下一秒又像一辆消防车。”

 

Stelling 发现自己在指弹吉他上颇有天赋,后来有一位乐手建议他去现场看看Takoma和Windham Hill 演奏吉他。从那以后,他迷上了原声吉他演奏先驱的音乐,比如JohnFahey,Robbie Basho,Leo Kottke 还有Alex de Grassi。2006 年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这一年Stelling 参加了De Grassi在加利福尼亚北部举办的吉他露营。DeGrassi 问Stelling 是否尝试过唱歌或是创作。Stelling 说:“我曾经想做一名吉他手,但是已经有很多人在做这个了,而且他们都做得非常好。我想是De Grassi 帮我找到了自己的路。”

 

尽管Stelling 开始弹奏钢弦吉他,但是他发现尼龙弦的吉他很适合他的风格。“尼龙弦非常舒服,从中可以得到很多力量。你可以真的可以做到狂奏。”Stelling 说着,用他的水晶指甲快速地在一弦上来了一个勾弦。“这个并不难理解。特别是有不同的定音时,尼龙弦更耐用些。我发现钢弦会断,并不是弹奏本身造成的,而是调弦变化导致的。”

 

近年来,Stelling 在调弦使用上趋于保守。“那是一个斜坡谬论。因为你可能会迷失其中,并且很难找到出来的路。”Stelling 说着,把音定到开放E 和弦,弹起了“WarmEnemy”。“但是把它连同标准调弦一起使用是可以的。“ 除了“Warm Enemy”,Labor Against Waste 里另外还有两首曲子也是用的变化调弦:“Castle” 用的是开放E 调(E B E G_ B E),“DearBeast“用的是开放E 小调(E B E G B E)。开放式调弦对于Stelling 练习那只拨弦的手至关重要。在De Grassi 的帮助下,Stelling 学会了在保证交替低音稳定的前提下弹奏多旋律。Stelling 说:“我觉得是开放调弦教会了我如何弹奏,因为我不必再担心我的左手,只需全神贯注即可。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只会把音调到开放和弦,夹好变调夹,坐在沙发上,或是看着电影或是盯着窗外,然后让手指自己找好位置。”

 

尽管Stelling 的吉他风格根植于民谣蓝调的弹奏方法,他也借鉴了西班牙吉他的一些技巧,对弗拉明戈轮扫,古典轮指和其他的一些也有涉猎。对这些比较难的技巧的使用,要求有一定正式学习的基础,不过Stelling 说,他多数时候只有在单独练习时才会使用这些技巧。他说:“如果说我有方法,那就是帮助别人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节奏。这与人大脑神经元发射信号和心脏跳动的方式有关。我想的就是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坐下来,找到音调。这个方法对我来说很有效。”

 

打造歌曲

 

在我的家庭工作室里,Stelling 坐在一堆音乐家的照片前,那是一群特立独行的音乐家,有Tom Waits, AniDiFranco,UtahPhillips 和Chris Whitley。Stelling 用“Warm Enemy“开头,并描述其创作这首曲子的过程。和他许多其他的曲子一样,这一首也是以一段即兴演奏的吉他开始,这段吉他曲是他在一个便携式录音机中听到的。开车的时候,Stelling 会回放他即兴弹奏的曲子,并时不时地记录下喜欢的地方。接着他会跟着第二段即兴弹奏的曲子哼唱,渐渐地捕捉一些旋律和词语。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一首包含吉他曲的歌,可以独立成为一首有歌声覆盖的乐曲——时而和吉他的旋律浑然天成,时而又相互配合。

 

QQ图片20160605151237

 

Stelling 说:“我把弹奏吉他当做媒介,有的人依靠歌词,有的人靠的是声音。对我而言,我对歌词和吉他很感兴趣,因而声音的实际品质就没那么有吸引力。有些我喜欢的歌手有着与众不同或是未经雕琢的嗓音——不管是Ethel Merman 还是Tom Waits,最重要的是情感的传递。”

 

创作歌词的时候,Stelling 会利用杂志和自由写作来帮助激发灵感。他说:“自由写作非常棒。写作的关键就是要多写,因为编辑文字要比添词造句容易得多。”

 

随着Stelling 创作和弹奏吉他水平的进益,他发觉自己在向过去寻找灵感——一直追溯到早期的一些艺术家,像是早期的蓝调吉他手Geeshie Wiley,他1930 年发行的那张特立独行的“Last Kind Words Blues“,让Stelling 痴迷不已。Stelling 说:“ 我对现在发生的事情并不太感兴趣。也许再过20 年,我会关注2015 年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一代又一代过去了,我发觉有很多故事值得去聆听,
去阅读。”

 

“还有很多故事需要我们去了解。就这一点来说,我们是非常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