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吉他平方豪哥 专访 德国吉他诗人ULLI AG277

4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弹奏吉他或其他乐器的?

 

我9 岁就开始弹吉他了,一弹就是53 年之久。

 

您曾经参加过吉他或者其他乐器的课程吗?在音乐方面您接受过什么样的教育?

 

我上了5 年的古典吉他课。同时,我开始在摇滚乐队演奏。我完成了教育学的专业课程。后来我学了3 年的音乐,主攻吉他,但自从我作为一名专业吉他手进行了多场巡演后,就再也没离开过吉他,所以说学无止境。

 

哪些吉他手影响和启发您认真对待吉他演奏的?

 

大约在1975 年,我第一次听说Leo Kottke。他琴技非凡,听起来像整个乐队在演奏,我震惊了。于是,我就把我的电吉他换成了12 弦原声琴,好好琢磨一下他究竟是如何办到的。那时我们没有纸质版乐谱,没有时间去研究各种电脑程序。我所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地听录音。这是我曾接受过的最强化的集中音乐训练。我是靠听力自学的。

 

您为什么从古典吉他转移到钢弦吉他呢?请对比下古典吉他和钢弦吉他的魅力。

 

我必须再次提及Leo Kottke。钢弦声音极大。我喜欢钢弦吉他的延音效果。而且这种吉他的音色效果更接近我那时的音乐偏好。我喜欢摇滚和流行音乐,热爱Crosby,Stills, Nash 和 Young 那样的美国民谣。

 

另一方面,在古典吉他演奏方面,我看不到任何创新。每个人在音乐学院中,演奏的都是老一套的曲目集,而且同学间竞争激烈。当我试图向教授介绍开放调弦时,他一点也不感兴趣。对这种风格,他甚至持蔑视态度。

 

钢弦演奏则完全不同。所有的乐手都尽力探索新的表现方式,每个人都努力贡献自己的新想法,作为一个整体发出新的声音——这让我想起了Alex De Grassi,还有Michael Hedges。

 

你是如何提高自己的琴技的?

 

在演奏中学习,提高。这个过程是动态的,是流动的。所幸,我还会(或称之为才华)创作自己的音乐。我满脑子里都是旋律,我在演奏技巧上下功夫,把我作曲的感觉发挥出来。早年我在古典吉他课程学到的是,需要大量的练习和训练才能掌握各种技巧,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但这一点往往被众多吉他手所遗忘。

 

很遗憾,我没有听过您的早期专辑。在您早期阶段,即20 世纪80 年代,演奏风格是什么样的呢?能介绍一下您音乐风格的变化吗?

 

我的音乐风格从未改变过。“Private Stories”和“sologuitar”这两张CD 中的曲目在80 年代已经创作完成了,录制在我早期的黑胶唱片中。让我异常高兴的是,这些唱片的质量 在以下两方面都是极佳的:录音棚的音质效果非常接近现今的要求,可以很容易辨识出我当时的风格。

 

4444

 

您的音乐听起来很舒服,且旋律让人难以忘怀,受众面广,不像大多数欧洲指弹吉他手那样。您如何看待自己的音乐、音乐理念、方向?

 

我别无选择:这是我内心的音乐。有人说它是浪漫的,也有人说它是忧郁的,但总归是很美妙的。我的乐器是吉他,但它可以是一架钢琴,也可以是竖琴。音乐才是关键,可以表达感情,当人们告诉我,他们在听我音乐时或者因为听我的音乐,则可以分享这些感受,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情感,我开心不已。

 

您能否介绍一下,关于您自己的以及演奏过的和最近收藏的吉他?比如(您作为专业乐手,第一次演奏使用的吉他是什么?然后您先后使用过哪些…介绍一下这些吉他的魅力……)

 

我想我很专一。我结婚25 年以来,20 年里我一直用Lakewood 吉他演奏。直到1995, 我用了一把Washburn 的“Golden Harvest”吉他来演奏。这是一把超棒的吉他,1982 年在美国手工打造。我现在仍在用这把精巧的吉他。自1996 年起,Lakewood 成为我的专用演奏吉他。这并不是因为Martin Seeliger 是一位与我有逾20 年交情的好友,也不是因为我作为其公司代言人,得到了诸多支持,唯一的原因,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放眼全球市场,Lakewood 的吉他最适合演奏我的音乐,其他任何吉他都给不了我更浑厚的音色、更持久的延音效果,更和谐的高低频音部,一把Lakewood M 54 (云杉–巴西紫檀)足矣。

 

经过20 年的提升发展,还有我的新款M 54 签名款吉他,已经好到我不知道在录音棚中,我的吉他音色怎样才能更上一层楼。我当然对此很满意了。乐器还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我真的有众多期待——问下Martin Seeliger 就知道了。)

 

最近您大多用 Lakewood 演奏,请介绍下它的魅力吧。还有La Bella 琴弦…

 

关于Lakewood 参考上个问题。

关于La Bella:我爱磷铜琴弦,非常适合我录音时使用。我最爱 La Bella,因为他们的产品非常棒。此外,我需要什么样的规格,La Bella 就给我提供什么样的。开现场演奏会的时候,我喜欢弹奏Elixir 琴弦,因为它们可以坚持到整个演唱会结束。即便是应观众要求,进行返场演出时,感觉还跟新的一样。

 

您已经建立了独立的唱片公司Laika。它是如何创立的?请介绍下Laika 的唱片。告诉我们同时做两份工作遇到的困难,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成为像您这样的伟大的吉他手,异常艰难…

 

80 年代末, 德国指弹吉他手的发展处境是异常复杂、艰难。电台越来越像流行音乐电台。我们的听众群体变得更小, 很难举办音乐会。那时,Peter Finger 和我商量了下,我们谈到了要创立自己的品牌,通过演出和扶植其他艺人来寻找出路。因为当时我对爵士乐更感兴趣,我们居住在不同的城市,最终各自建立了一个品牌。Peter 创办了“Acoustic Music”,而我创办了“LaikaRecords”,两个品牌都是始立于1989 年。Peter 专注于做吉他音乐,而我主要侧重爵士艺人的发展。我公司录制了多张来自美国波士顿的爵士竖琴乐手DEBORAH HENSONCONANT的唱片,他在德国的巡演很成功。我录制了Miles Davis 的前鼓手 AL FOSTER 和小号传奇人物Benny Bailey 的专辑。那时,Peter Finger 和我在宣传方面有过很多合作。有时,我们白天一起奔赴各大广播电台,晚上一起演奏。痛并快乐着。

 

请介绍一下您位于摩泽尔河畔的新房子和工作室吧,整个区域以及Mosella 音乐学院教学活动。

 

我们的孩子们都长大的时候,我和妻子决定搬去另一个地方,在酒庄附近,风景秀丽。

 

我们住在河边的一座房子里,可以看船来船往。巡演结束回到家中的时候,我喜欢沿着河畔遛狗。

 

我们住的地方靠近德国最古老的城市特里尔,30 分钟的车程,靠近卢森堡和法国(约1 小时车程)。

 

在Mosella 音乐学院,学生不必每天都来上课。

 

我和妻子每年组织8 次周末讲习班。我授课6次,其余2 次由特邀教师授课。比如,之前我们有邀请过Ian Melrose、Alex De Grassi还有Laurence Juber。

 

QQ图片20160602112926

 

想学指弹吉他的年轻人多吗?请大体介绍一下欧洲指弹吉他音乐的现状。

 

有一些,但不多。我认为年轻吉他手想混出名堂并不容易。像音乐会这样的场合只接受知名的同行。由于CD 销量变得越来越少,没有哪个唱片公司想要冒险推新人,除非此人非常出众。电台也不播放吉他曲,至少不会在年轻人热衷的频道上播放。但另一方面,现在很容易录制高品质唱片,而且互联网提供了一些自我展现的机会。但这需要充足的精力和自信心。

 

亚洲巡演的计划

 

我想重返亚洲。我的新专辑将在日本、台湾、香港、中国和韩国发行。让我们看看反响如何。如果人们喜欢,我很乐意现场为大家演奏最新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