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Don Henley 携Cass County 重归乡村音乐 AG276

Don Henley 这张令人期待已久的新专辑Cass County 主打的是一种返乡情怀——回到Henley 曾经待过的德克萨斯州东北部的农村,回到他儿时收音机里播放的乡村音乐。在这张专辑里,他收录了几首五六十年代的歌曲,那时他正处于青年时期,如Ira 和 Charlie Louvin的“When I Stop Dreaming”(一首与DollyParton 一起演唱的令人撕心裂肺的二重唱),其他大部分歌曲都是原创新曲。68 岁的Henley作为一名老派的乡村唱作人越来越受到听众的青睐, 颇有George Jones 或Merle Haggard的风范。

 

QQ图片20160516150403

 

Henley 的第一首独唱历15 年得以发行,专辑方向的确定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想当年Henley在老鹰乐队作词作曲,(和Glenn Frey 一起)创作出了许多诸如“Tequila Sunrise” 和“ Lyin’Eyes” 的乡村民谣弹奏曲。Henley 在上个世纪90 年代搬出了加州旅馆,从那时起就和家人一直住在达拉斯。Henley 的最新专辑CassCounty 在风格上和上张独奏专辑Inside Job 的合成重音曲风有千里之别,跟他的流行热门歌曲“Dirty Laundry” 和 “All She Wants to DoIs Dance”也不尽相同。Cass County 这张专辑也并没有企图去硬塞入一些受到当今主流纳什维尔地区影响的流行、摇滚和说唱音乐。在此张新专辑中,“Waiting Tables”讲述的是一位单亲妈妈的苦苦挣扎,“The Cost of Living”是一首Henley 和Haggard 一起演唱的二重奏,充满了对往日的回忆和思考;Henley 主要采用讲故事的手法,运用简单的旋律,让你第一次听就能跟着不由自主的跟着弹起来。

 

为Henley 设计Cass County 这张专辑的是他的长期以来的好朋友和合伙人Stan Lynch,Stan 是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乐队的前任鼓手,曾是Henley 的合伙作词作曲人和合伙制作人。尽管Henley 的这些歌都是专为原声吉他演奏创作的,而且他也打算在巡演时弹奏节奏吉他,他自己这张专辑里的六弦吉他演奏部分交给别人完成——特别是当代的老鹰乐队吉他手Steuart Smith(参见第34 页‘CassCounty’的吉他中的内容)。Smith 还帮忙写了几首新歌,甚至还在钢琴演奏方面翻弹致敬Floyd Cramer,他写出的清脆的钢琴曲是Pasty Cline 热门歌曲走红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年夏末,Henley 打算为Austin City Limits的演出以及后续的巡演做预演,那时他就详细地诉说了打算制作这张新专辑的事情。Henley 富有远见且切合实际,他对于自己当前的写歌生涯和生活很满意,他并不关心Cass County 这张专辑是否符合当前的商业潮流——无论是在纳什维尔还是在其他地方。在收尾曲“Where I AmNow,”中他唱到,“时光老人,我的好友,做我自己,自在快活。”

 

程度上都是你童年的直接体现?

 

有一些确实是。这张专辑中最具自传意义的一首歌是“Train in the Distance”。它讲述的是我小时候在德克萨斯东北部时的故事。那时,奶奶家在我们家西边21 英里的一个镇子上,爸爸在那里开了一家汽车配件零售店。每到夏天,我一放假,爸爸每天就会开车带上我,他去上班,而我则去奶奶家玩。奶奶家的邻居家有一个孙子是我的玩伴,我们常常一起去铁轨旁,把镍币和便士放在铁轨上,看着火车从他们身上压过。那可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在其余歌曲中,唯一一首跟我的家乡有点关系的就是“Waiting Tables”。歌曲中的第一小节讲的是一个木材镇,除了养鸡业,木材业可能是我家目前仅存的产业。现在,许多人都有了养鸡场。

 

在风格上,这些歌曲是如何与你儿时听到的歌曲联系在一起的?

 

我确信你一定听说过我谈起过我收听的一个广播节目,它叫“路易斯安那大篷车”(TheLouisiana Hayride),跟“奥普里大剧院”(TheGrand Ole Opry) 差不多, 但更倾向于像Elvis 和 Johnny Cash 以及Hank 和 GeorgeJones 一样的音乐反叛者。它是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市外的KWKH 广播电台播放的一档节目,那时我和爸爸会在车里听这个广播,边听边驱车前往他的店铺。

 

那时的经历或多或少会对我产生影响,尤其是在我制作翻弹歌曲的时候, 如(LouvinBrothers’的)“When I Stop Dreaming”。这首歌公开发行于1955 年,所以我确定是听过的。Dolly Parton 对这首歌很熟悉。她来到录音棚跟我说:“我和Porter [Wagoner] 以前唱过这首歌”,她完全能够驾驭这首歌。她大约录了三次就录成了。她天生如此。她的嗓音中蕴含着人类的历史,流露出人们的痛苦与喜悦,爱恋与同情。没有人能像她一样。

 

你翻弹“She Sang Hymns Out of Tune”是在向Dillards 致敬吗?

 

是的。The Dillards 在1968 年出了一张非常棒的专辑,在当时具有创时代的意义。那张专辑叫做Wheatstraw Suite,它改变了我的一生。Elton John 过去曾说过那是他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一张专辑。专辑中“She Sang HymnsOut of Tune”,这首歌由Herb Pederson 编曲,他是当时的班卓乐手。重回到1969 年,那时the Dillards 在沃斯堡会有小型的演出,我从达拉斯开车,一路穿过暴风雪去看他们。HerbPederson 和我趣味相投,他跟我聊了好一会儿。那时我非常激动,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的情景。我们的版本完全忠实于Dillards 的版本,事实上,我在这张专辑里对Herb的编曲给与了高度赞扬,即使他并不在场。

 

回到你们新创作的歌曲上来,“That OldFlame”这首歌的旋律让我想起了“Will theCircle Be Unbroken”这首歌。你在写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它们之间有相似性?

 

没有。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想法,因为自从我们写了这首歌,好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思考它听起来是什么样的?“Will the Circle BeUnbroken”这首歌听起来也像是我们经常在教堂里唱的新教徒赞歌,一些山地摇滚歌曲听起来确实很像。所以,我觉得歌的旋律和和声的渐进可以把我们带回到历史上那个多雾的时期。所有的一切仿佛回到了苏格兰、爱尔兰和英格兰。我的大部分祖先就是来自那里,所以我认为有些东西是由我的基因决定的。我觉得我们以某种方式将自己和音乐编排在一起,这些音乐可以追溯到好几个世纪之前。

 

QQ图片20160516150336

 

现在许多他们叫做乡村音乐的歌让我觉得已经面目全非。或许,对此我们也有一部分责任。

 

Stan Lynch在这张专辑中主要负责歌曲和音效。你觉得自己在合写这些歌的时候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我们没有具体的角色分工。我真的很喜欢跟他一起写歌,因为我喜欢跟他待在一起。你不可能跟任何人在一起都能写出歌来。跟那个人在一起我必须要很舒服,而且我必须要很了解他们,他们也要很了解我。写歌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你要深入地去探讨你内心的渴望和恐惧以及你对生活的整体看法。我和Stan 能做到这一点。Stan的父亲是一位心理学家,住在盖恩斯维尔市中心,因而Stan 是一个聪明的人并且为人很有趣——他在这张专辑的制作过程中增添了许多快乐。除此之外,他还是一名优秀的音乐家。

 

我们就是找间房间,拿起原声吉他,然后漫不经心地弹奏着,边说边笑,有时我们也会踱来踱去。通常我们一开始就定下歌名。

 

谁来定歌名呢?

 

通常是我。可以这样说,我在写歌词方面比Stan 要更有经验,尽管Stan 对这张专辑功不可没,总是能想到点子上——有时他会突发奇想,想出一些点子,来解决我们的“燃眉空缺”。我们俩都做音乐。他比我更擅长构架。他在形式上给予我帮助。他比我更擅长吉他演奏,尽管他还是一名鼓手。

 

那就另当别论了:我们俩都是鼓手,只是还会弹一点吉他,能够写写歌。你不必知道的太多。知道的太多反而会成为阻碍。我认识许多杰出的音乐家,就是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所以写不出歌
来。所以,Stan 和我,我们是一个好的团队,Steuart Smith也是这个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当涉及到弦乐器或是钢琴,他这个音乐家强过我们百倍。所以,Steuart 就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一首歌经过我们三人之手,就基本上形成了。

 

在这张专辑中,你选择不弹吉他,但是你却要在接下来的巡演中弹吉他。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打鼓,因为如果有人能比我更好,那么我就会退下来并且欣然接受,我并不自负,我会让他们去做自己最拿手的。能写歌和唱歌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你觉得吉他主要是作为一种写歌工具吗?

 

是的。我并不是一个吉他天才。我只是弹得比较熟练。我知道三个以上的和弦,我不知道的,有人演示给我,我就会弹了。这些年来,我的手指越发的灵活。当然,多亏了变调夹。

 

Cass County 这张专辑中的歌有关离别、心痛、悔恨和回首。你觉得这张专辑是不是包含了所有的主题?

 

你知道,我是一个传统乡村音乐的大歌迷。George Jones 和Merle Haggard 是我心中的英雄,所以他们的音乐对这些歌有很大的影响。许多传统的乡村音乐都是有关心痛、悔恨和回首,这是一个生活中到了我这把年纪的男人想去做的事。但是,这张专辑的结尾曲目是“WhereI Am Now,”在听完了一切心痛和悔恨的歌曲之后,这首歌就像是又回归到原点,所表达的其实是我也喜欢现在的自己。这是一首有关观点的歌曲,因为我觉得除了健康,观点或许是一个人能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

 

Cass County 这张专辑格外有趣且具有讽刺性。早先,老鹰乐队确立了一种融合流行、摇滚和乡村的音乐风格,影响了许多乡村音乐艺人。而现在,你也出了一张专辑,并且专辑上的歌远远超过了近来纳什维尔地区创作出的典型曲目。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不想评价。正如老话所讲,如果你没有什么好话可说,那么就什么也不说。但是,许多在他们看来被叫做乡村音乐的曲子在我看来已经面目全非了。可能我们要对
其负部分责任,但是我也不确定。我觉得现在还有许多其他影响因素,比如说金属元素。现在我也听过一些来自纳什维尔地区的金属乐。

 

你在制作这张专辑的时候,那些常年混迹在纳什维尔录音棚的乐手有没有普遍认为少有人请他们弹奏这样风格的曲子?

 

有啊,我们听到过类似那样的评价,这当然让我觉得我们一直以来做的事真的特别值得。有些乐手还说,“嘿,这些歌我们很愿意听。”

 

对于我们来说,和纳什维尔的朋友们一起工作非常高兴。在纳什维尔就好像在我的家乡东德克萨斯——两地拥有相同的文化,真的,氛围、口音和食物也都一样。在这里工作真的非常舒服。并
且这里所有的音乐家都有一种顽皮的幽默感。我的意思是,我们工作很努力,很认真地对待我们的工作,但是在录制伴奏的过程中,总是回荡着许多笑声。有时当工作使人筋疲力尽的时候,这
些笑声就让工作变得越发的轻松。

 

过去,你曾明确地批评过自己的写歌能力,有时还会说你不把自己看做是一名真正的词曲作者。现在,你还这样认为吗?

 

我觉得我稍稍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知道有时候会对自己过于严苛。我认识一些人,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过于挑剔,结果歌就写不下去了。所以后来我意识到,每当我稍稍放松一下,实际上
我就会写的更好。在过于挑剔和挑剔不足两者之间有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你必须找到两者之间的中间地带,然后从那里入手。完成了这张专辑后,我觉得我是一名写歌者,尽管要和其他人合作我
才能做到最好。

 

我仍然希望,我的最佳作品还未诞生。我喜欢不断地发展。我渴望成为像Randy Newman,Paul Simon 或 Leonard Cohen 一样的人,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现在我还不在他们之列。

 

QQ图片20160516150314

 

‘CASS COUNTY’中的吉他
在舞台上,Don Henley 弹的吉他型号为Takamine TF77-PT,并配有CTP-2 Cool Tube 前级和一台Genz Benz ShenandoahAcoustic 100 放大器。吉他琴弦为Ernie Ball 覆膜琴弦, 规格为.012–.054。

 

QQ图片20160516150244

 

录音棚录制专辑Cass County 所选用的吉他基本都是民谣吉他。以下是按演奏者分类所列出的所有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