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从 THE BRADY BUNCH 到 TRANSPARENT-编剧 作曲家和原声吉他手 FAITH SOLOWAY 多栖发展 走向圆满 AG268

从THE BRADY BUNCH到TRANSPARENT——编剧,作曲家和原声吉他手 FAITH SOLOWAY多栖发展,走向圆满

“某种程度而言所有这些都是相通的,”Faith Soloway 认为。这位来自波士顿的风趣女子在谈到作曲,原声吉他演奏和戏剧共同点时说道。“它始于一种感觉,上了钩似的,很抽象的概念。不论是歌曲、音乐剧还是短篇小说的创作,都是如此,诗歌创作也是这样。你要做的就是放下手中的事情任其发挥。”

 

正当Soloway 阐述着这种推动了她电子乐生涯的创作过程—身兼芝加哥Second City 的音乐剧导演,荒诞不经而又淋漓尽致的舞台剧Jesus Has Two Mommies 舞台指导和原声民谣歌手兼作曲人—她差点忘了提她新近组织的一场演出。火爆荧屏的系列喜剧Transparent ,由Amazon 指导,Soloway 担纲编剧,这部剧实际上由Soloway 的妹妹Jill 创作的。

 

演员Jeffrey为其在Transparent中的扮演挑选金耳环

 

Jeffrey Tambor 在Transparent 里扮演主角Mort/Maura,该剧描述了一位退休大学教授向家人公开变性成女人的故事。该剧被奉为多元性题材和反串题材的经典之作,大众评论舆论网站RottenTomatoes.com 称赞其为“深刻纷繁,对人生体验的刻画入木三分,不遗余力。”今年一月,该剧荣获金球奖两项大奖:最佳音乐及喜剧电视系列剧最佳系列和最佳男演员Tambor两项大奖。颁奖典礼上,Jill 大声向她和Faith 的变性父亲致谢,是他激发了她们的创作灵感。“我感谢你能将此公之于众,”她说,“正因为如此,你才得以冲破束缚,拥抱自由,你敢于直言,教会我如何直言不讳,如何创作该剧,或许我们可以一同教会这个世界如何去伪存真,讲真话发现爱。”

 

Faith,一位同性恋单亲母亲认为这部剧之所以大受欢迎是因为“这是一部爱意满满的真实故事”。Transparent 并非是Faith 和Jill 关于平衡移情和喜剧的首次合作。长于芝加哥,姐妹俩“经常合作,不停地写歌,写剧本和搞笑段子,” Faith说。“我们是彼此的影子。”

 

原声吉他也可以很搞笑

 

音乐总是激发着Faith 的创造性。“高中时我弹大提琴,我 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她说。“我侧着弹大提琴就像弹四弦吉他那样—一个超大的大提琴吉他。”

 

学会了弹G 和弦之后,自学成才的她一发不可收拾。她离开芝加哥来到印第安纳大学攻读戏剧表演。借了同学一把古典吉他—“古典吉他很适合我,因为我手小,”Soloway 说—她弹得着了迷。同时她开始写歌。“对待写歌我很认真,但是某种程度上也跟玩儿似的,”她说。“表演自己写的歌,我想都不敢想。”学校放假时候Soloway 返回芝加哥参与一个中世纪主题俱乐部出品的莎翁经典《仲夏夜之梦》。最终荣膺Second City 音乐剧导演一职,Second City 是喜剧大师的摇篮,这里涌现出一批艺术家譬如Bill Murray 和Stephen Colbert。三年与芝加哥著名喜剧剧团的相处,场景配乐和恶搞歌曲创作,她完全做好了自导自演准备。一天,Soloway 姐妹与两位共同的好友看着电视上情景喜剧The Brady Bunch 的重播,好友竟一字不落地背出了Jan Brady 的台词,灵感瞬时间就迸发了。“Jill 和我想把Brady Bunch 搬上舞台表演,”Soloway 说。“我负责台下配乐,”当Greg Brady 在台上漫不经心地扫着琴弦时。现场版Brady Bunch 首次公演于1990 年。当时剧院不大,人也不多,但是Soloway 回忆称现场气氛很激动人心。“观众不仅仅是在观看演出,他们一边体会一边流露爆发,”她说。“那场演出从众多层面冲击了大家的观念。第二周,路口就排起了长队。”

 

Faith Soloway

 

Soloway 姐妹将Bradys 带到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和波士顿还有全国各大高校展开巡演。媒体热议引发了70 年代情景喜剧的复辟,并把好莱坞的注意力引向了Soloway 姐妹。不幸的是,她们参与了1995 年Brady Bunch 大电影的制作,但是市场回报率收效甚微。“有那么一刻我们想自己创作,”Soloway 说。“但残酷的现实是所有的版权归派拉蒙公司所有。我们借鉴了他们的创意。能走这么远,我们真的很幸运。”

 

在洛杉矶闲得无聊时,Soloway 重新燃起了对民谣的热爱。她借来了吉他,在公众场合通过麦克展示自己的歌曲。观众的反响很是鼓舞人心。“我一直都想写歌并把他们唱出来,”Soloway说,Suzanne Vega 对她的影响至关重要。“她的一切我都喜欢—她的风格,平静还有苦痛。”

 

厌倦了光怪陆离的洛杉矶,深受Vega 先例的鼓舞,1994 年Soloway 搬到波士顿,开始认真创作歌曲,弹奏吉他。“我谁也不认识,所以选择公众场合的开放麦克表演,”她说。“我是吉他新手,但是我相信自己的音乐才能,因为我会弹钢琴,拉大提琴。”

 

Soloway 决定孤注一掷买了Yamaha 原声设备,她至今还在使用。“我给自己降低了难度,这样对我更容易些,”她说。“我在底部吉他背带绕过的地方装了一个输入插口。慢慢地我了解了吉他的构造。

 

Soloway's Album

 

“因为我手小,很难弹奏封闭和弦,”她继续说。“我不能像别人那样按标准指法演奏。我没有弹过三弦扫弦。我只有并拢所有的手指才能弹出有趣的和弦,并且不停拨弦,调成开放弦。我用手
掌扫弦,我右手很善于扣击。”

 

Soloway 的歌里夹杂着一种诡异、原始诙谐的意味,这得益于其早年即兴表演和舞台表演的经历,而这一特质使得她的曲风在波士顿大兴过于认真严肃的民谣之风中脱颖而出。随着技艺的不断磨砺,她的执着还有坚不可摧的智慧引起了广泛关注。她总是毫不留情地自嘲。“我喜欢先跟自己开玩笑,”Soloway 说。“我必须通过一些超级尴尬的事情把自己整得最惨,之后大家才会乐意加入我。”

 

“Lesbo Song”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也是Soloway 广为人知的曲目之一。这位震撼人心而又活力四射的民谣- 摇滚艺人完成了她的独奏专辑1997’s Training Wheels , 用以庆祝Soloway 变性的公开,与此同时拿90 年代Lilith Fair 举例,讽刺了女性音乐体裁冰冷的严肃态度。

 

“我录制的东西并不多,”Soloway 说道。“波士顿民谣现场的伟大之处在于合作如此之多。不好的方面就是,我很懒,就指着自己那五首歌。我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因为我一直在跟别人平摊费用。”

 

为了解决需求,Soloway“开始在结尾处表演一些摇滚小歌剧。”

 

 

MISS FOLK AMERICA 美国民谣小姐

 

正当Soloway 重返戏剧表演舞台之时,波士顿电影制作人兼制片人Ian Brownell 观看了她的表演。“一位朋友拉我去看他口中‘Passim 俱乐部一位有意思的歌手,’”Brownwell 回忆说。“起初我并没有抱太大期望。”

 

看完上半场的表演,Soloway 及其电音乐队Faith Soloway Crisis 的演奏,Brownell改变了想法。进行到下半场表演的时候,Brownell 惊呆了。“下半场表演就是她的一个原创‘摇滚歌剧’,从她的这些轻松短剧里,你能瞥见波士顿许多优秀歌手作曲家和民谣乐器手的影子,”Brownell 说。“我看的第一部剧叫作The Lez Boat ,超级搞笑。”

 

“多年以前我半途而废,”Soloway 说。“我回来寻根,创作了些疯狂的音乐剧。”Soloway将其民谣摇滚歌剧更名为“低俗歌剧”,带着这些歌剧离开了Passim 俱乐部,换到更大的表演场地,Brownell 此时成为Soloway 的主要合伙人。“Ian 创立了一种全新的现场拍摄方法—跟拍演唱会似的,”Soloway 说,“我们还为表演(Miss Folk America )录制了视频,用以纪念民谣创作。

 

QQ图片20151216153017

 

“Miss Folk America 是关于弹吉他的女孩,所以我在其中弹了不少吉他,”Soloway 说。“Mary Gauthier, Kris Delmhorst, 还有Meghan Toohey 均参与了录制。这个表演疯狂极了—称得上是民谣大爆炸。”

 

Soloway 的多媒体低俗歌剧,场面越来越恢弘,风格也更加低俗。演员队伍日渐壮大,波士顿民谣的杰出代表如 Catie Curtis 和Mary Chapin Carpenter 也入伙加盟。Soloway 为自己树立的社团意识感到无比自豪。

 

“我喜欢舞台上尽兴发挥,激情四射的感觉。我喜欢跟人合作交流,”Soloway 说。“我宁愿跟别人一起,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工作,我发现戏剧表演是既虔诚又颇具治愈性。这也是我想与大家分享的体会。”

 

Soloway 怀揣着那份激情来到Urban Improv,一个针对小学四年级至高中学生的戏剧培训课程项目,教孩子表演是她的日常工作,而且一做就是二十多年。“通过即兴表演帮助孩子们分析所遇到的问题,学会如何选择,学会自尊自爱不再欺负别人,”她说。

 

Soloway 当初买的Yamaha 还在,此外她也弹原声Takamine,电子Gibson ES-135 半空琴体,而她目前的最爱就是Taylor 原声吉他。“Taylor 的切音效果比Yamaha 的好得多,弦高也容易些,”她说。“Taylor 自带一个Fishman Blender[ 拾音系统],指板嵌有珍珠。漂亮极了,声音也超棒。

 

“ 我为我写的这部音乐剧Norbert Beany Is Action Man 伴奏, 用的就是Taylor,”Soloway 补充说,在音乐剧院教孩子表演能让她心态一直这么年轻。“教孩子的工作让我很了解孩子们的心理,对我创作也很有帮助。”

 

长期的教学经验终于在妹妹Jill 为创作Transparent 前来求助之时派上了用场。“我告诉过她倘若有一天这个系列有任何进展,一定记得叫上我,她还当我是唬她的,”Faith 说。她笑了起来。“一天Jill 问我,‘三周后能来我这边吗?’一切发生得就那么快。”

 

该剧一炮而红,Faith 不由得想起姐妹二人之前的一次合作。“ 正是The Real Live Brady Bunch 创造性地把我们俩拉到了一起,[ 而且] 口碑如此之好,” 她说。“ 而且又在Transparent 上应验。”

 

Soloway 目前参与Transparent 第二季剧本的创作,她将自己的时间分成两块,波士顿和洛杉矶。往返于东西海岸之间的生活规律和制作热播剧的快节奏令人心力交瘁,而Soloway 却从吉他弹奏里寻找慰藉。“因为我现在的生活状态近乎疯狂,主要是创作和表演,”她说。“弹琴让我放松心情。”

 

Soloway 治愈性而又沉思性风格能否孕育一张民谣新专辑—Training Wheels 续辑?Soloway 坦言称那完全是另外一种可能。

 

“我是想录专辑。但我要走出去,去公众场合的公开麦克找感,”她说。“我很好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再演奏我的保留曲目会是什么样,我又会灵光一现,想出什么样的有趣旋律。

 

“首先我是名音乐人,能从事音乐我感觉很幸运,”她补充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要写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