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Jeremy Bass 尼龙弦将古典乐 波萨 诺瓦舞曲和民谣加以融合 AG275

Jeremy Bass 说道:“使用尼龙琴弦,你才能真正奏响吉他。”他在今年年初发布了两张由乐迷资助的迷你专辑——分别是在四月发行的钢弦琴演奏的Winter Bare和在七月发行的尼龙弦演奏的New York inSpring 。“尼龙琴弦带给你的不同的音质和共鸣,特别是在高音旋律中,其圆润度是钢弦所不能比的。当你用指尖,也就是指甲背面手指肚,弹奏最高音部时,你就会听到一种异常醉人的,柔和的声音,这样你能够用拇指弹奏柔和的低音线,用其他手指弹奏和弦,让曲调协和统一。

 

QQ图片20160422115035

 

“这三者是我无法用钢琴弦同时做到的。”这两张专辑也大不一样。在 Winter Bare 中,Bass 已经录下了他的另类乡村音乐版本,灵感来自于Merle Haggard 和Tom Waits,是他于2013 年离婚后在半夜创作的歌曲,以此排解心中伤痛。New York in Spring 又不一样了,它蕴含的情感是快活的,旋律是轻快的,歌词都是关于寻找可能发生的事物:在鲜花和小鸟中找寻希望,以及无数种在这个
城市找到归属感的方法,开始认真演奏飘荡在纽约城里波萨诺瓦的欢快曲调。这是为了致敬Luiz Bonfá,Antonio Carlos Jobim 和Baden Powell,那些60 年代的巴西吉他大师,并穿插有其他两位Bass 心目中的吉他英雄,善于采用抒情曲调来叙事的Nick Drake和 Paul Simon。

 

“我当时便知道我想创作歌曲,想居住在纽约市,并希望拿到古典吉他的硕士学位,”Bass 这样说道,当时他经由 马萨诸塞州的威兰德来到了这里,在那里,正值青少年的他开始演奏摇滚乐;在芝加哥,他获得了古典吉他的学士学位;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他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弗拉门科舞曲。“我真的很佩服Frederic Hand,他是我我在曼尼斯音乐学院 [ 纽约市的一所音乐学院] 的一位老师。他与我一样敏感,因为他深深喜爱着古典音乐,尤其是Bach,尽管他在一个传统古典的学术氛围里工作,他也创作着属于自己的音乐,吸收着不同种类的音乐。这是一次异常宝贵的经历,但后来我意识到,我并不想做一名古典吉他手,痴迷于技巧或者一些经典歌曲的演奏。“我只是想创作属于自己的音乐。”

 

于是他便那么做了。The Secret City 每月在曼哈顿进行卡巴莱歌舞系列表演,作为其音乐总监,Bass 开始自己写歌,这对他来说更像是一项任务,融入每一场表演的主题,包括“style”和“spring”,也就成为后来收录在Spring in New York 专辑中的两首歌曲。他开始着眼于摇滚乐翻唱工作,在脱口秀表演的空档表演,组建起一个强大的艺人轮演阵容,仅需2 小时的排练,艺人们便可以登台表演,然后他便抓住机会,在现场观众面前,用钢弦或者尼龙弦吉他演奏他创作的新内容。

 

Bass 在夏季录制了冬季专辑,第二年冬季录制了春季专辑。他说:“我做这个决定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要录制创造出这两个声音的乐器的专辑。但事实并非是‘我要录制一张钢弦专辑’或者‘我要录制一张尼龙弦专辑’,而是‘这便是我手中的吉他,这就是我创作的音乐’。我与这音乐相伴,共进餐,同呼吸。这是我的内心独白,这是我要做的事情。”

 

“所以Winter Bare 是在我彻底绝望,深感迷茫的时候创作的,它花费了我大把的时间,那时也正值我人生最困难的一个阶段。而New York in Spring 却恰恰相反,它是对艺术、生活及共同体的礼赞。”

 

自the Secret City 早期成立以来,最初的集体已经发展壮大到包括了一千多个成员,Bass 仍然是舞台中央的领队。同时,他保持着状态,每天早上花45 分钟演奏Albéniz,Bach, Barrios, 以及Villa-Lobos 的作品,每天都会创作一首诗,也会在Boston Review,Kenyon Review,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 TheNation, 以及 Pleiades 上面发表文学评论。Bass 使用一把由Aaron Green 制作的尼龙
弦吉他和 另一把由德国Vazquez Rubio 制作的吉他演奏。他说:“尼龙弦依然是我的最爱,触感极佳。琴弦中手指及指甲所及之处——如果感觉对了,就能奏出天籁之音。我爱电吉他,琴弦和踏板的作用和扩音器的效果,赋予它了一种完全不同的野性。它可以演奏出伟大的作品,但它没有共鸣,那种古典吉他的响应力。让自己跟吉他融为一体,感受它的共鸣,就用手指感受柔韧如丝的琴弦。

 

“我甚至都无从想象,自己曾在这上面下了多少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