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曲作韵脚应用指南 如何有效押韵而又听之新颖呢 AG274

歌曲没有必要押韵, 正如一些非押韵经典歌曲所示, 如Paul Simon 的“America,” John Lennon 的 “Acrossthe Universe,” Suzanne Vega’ 的“Tom’s Diner,” 以及 Sting’s “Fieldsof Gold.”然而, 大多数歌曲都押韵, 且有充分理由. 韵脚能让歌词深入人心, 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关键歌词与短语, 而且歌曲结构更加稳固, 如, 一个韵脚就能非常清晰勾勒出一段词或一段副歌. 此外, 优美的韵脚也能让歌曲节奏更加明快, 趣味盎然。

 

QQ图片20160216164904

 

歌曲创作家对韵脚有些痴迷, 这也不足为奇. 押韵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从儿时的《鹅妈妈童谣诗》与《戴帽子的猫》起,押韵就逐渐灌输到他们头脑中,然而,由于历代歌曲创作家与诗人都会精选押韵的单词,所以做好押韵也没传闻中那么难。怎样才能有效押韵而又听起来很新颖,是通过像是chance/dance/romance 之类的老套单词组合还是因为你需要用一个单词韵脚而逐渐展开?就和弦行进,旋律及歌曲创作的其他方面而言,关键是自身所具备的词汇量要丰富,灵活。

 

押韵格式

 

最传统最熟悉的韵脚通常都是位于一句话的末尾,而且所押的韵脚或格式通常在整首歌曲的相同部分出现。以下是常见的几种押韵格式,所采用的例子都选自我的歌曲。

 

AABB 格式

 

很多歌曲都用对偶句, 歌词成对押韵. “MyLife Doesn’t Rhyme”, 这是一首关于创作的歌曲,开始是三个对偶句:

Searching for chords that’ll turn
like a wheel [A]
As I try to interpret the way that I
feel [A]
Wishing for words that’ll glimmer
like pearls [B]
No, I never stop hoping to impress
all the girls [B]
Too ancient for Idol, too young to
expire [C]
Here’s why this songwriter does
not retire[C]

 

AAAB 格式

 

也可以使用三个一组的韵脚(或者甚至是四个,虽然那样容易老套)。在故事歌曲“SycamoreTree”中,每首都是三个一组的韵脚,然后最后一行与标题语一样。

 

The grass tickles on my feet [A]
When I’m rocking in my bouncy
seat [A]

The summer breezes smell so
sweet [A]
Blowing by the sycamore tree [B]

 

ABAB 格式

 

这个格式的韵脚是相互关联的,创作出一种紧致的四行格式。以下歌词来自歌曲“Somehow”:

I want your hair on my shoulder [A]
I want to breathe you now [B]
Feeling our hands getting bolder
[A]
Somehow somehow [B]

 

你可以将对偶句与相互关联韵脚结合,创造出更长的格式,比如像是来自歌曲“The DayAfter Yesterday”的几句歌词。(注意第五行的押韵单词,track,实际上不是这一行的最后一个单词,所以整个格式有点不太规则。)

he day after yesterday I lost my
luck [A]
Sped right off in an old milk truck
[A]
Oh I heard it clinking away [B]
The sky was yellow and the sun

was black[C]
Rise or set—I can’t keep track
sometimes[C]
It’s been a very big day [B]

 

ABBA 格式

 

ABBA 格式不如AABB 或ABAB 格式在歌曲中常见,但也算是个比较有趣的格式选择。歌曲“My Life Doesn’t Rhyme”的过门就是采用的这种格式(第一行除外,没有任何韵脚,所以标记为X):

Heartache and quiet desperation
[X]
Are a songwriter’s very best
friend [A]
But a song with a rhyme [B]
And a good sense of time [B]
Will carry you through to the end
[A]

 

运用无韵歌行

 

正如上一个例子所示,无需每一行都得押韵。将押韵和无韵歌行混合在一起,可以让歌词更出乎意料,也不会过于整齐。比如,你可以在一段歌词中的四行押两行,运用AXAX,AXXA 或XAXA 格式,X 代表无韵歌行。如歌曲“American Dream”中:

When you’re out on the road [X]
Driving alone [A]
With the rising moon [X]
A sliver of bone [A]

 

韵脚格式可以让歌曲不同段落之间产生对比。如果歌词是ABAB,或许在合唱部分转换到AABB,然后桥段部分歌词无韵脚。这些韵脚格式的变化当然也是与旋律、歌词长度与措辞、和弦行进等等一起的。考虑歌曲的所有这些方面,取长补短,创作出你所要的整体效果。

 

全韵(& 韵脚陷阱)

 

所有上述歌词例子都是采用全韵,押韵的单词都是以相同的重读元音、辅音结尾。全韵当然令人满意,而且对于一些来自流行歌曲界的歌曲创作家而言,只接受全韵。如果你能坚持创作全韵,而且单词还能耳目一新,表达出你所想说得,很好。但是要注意不要死抓住全韵不放。

 

“但韵脚有时候也会成为陷阱,因为很明显你想让每一行的结尾都押韵,就会限制歌词的内容,让歌词平淡,”蓝调嘻哈歌曲创作家G.Love 说道。“当你所用一种韵脚格式时,听众差不多会猜出下一行结尾的单词。所以,如果你能避免使用一个韵脚,歌词的创作方式也会更加有趣,而且人们也会捉摸不透,这就是一种歌曲创作的魅力所在。”

 

在滑稽歌曲或新奇歌曲中,有些荒唐的韵脚可以让歌曲更加富有趣味(比如,在歌曲“Atheists Don’t Have No Songs”中,Steve Martin 用一行“Atheist songsadd up no nada”与“a Bach Cantata”押韵)。在说唱乐中,证明押韵灵巧是说唱的一部分。在上下文中,让大众注意到韵脚非常有必要。但是在其他类型的歌曲中,好的韵脚通常是在背景之中,默默地为整首歌曲服务。吸引注意力的韵脚通常能将听众带出故事情节以及歌曲的情感之外,结果歌曲创作家的技巧(或缺少技巧)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在你强加韵脚时,关键是要警惕,可以强调单词中一个常见的非重读音节(比如,用“no-thing”来与 “sing”押韵)或者运用复杂的句法(可以说”So much in love withme you’d fall“这种句法以fall 结尾来与上一行的韵脚押韵)。理想情况是,歌词与所说话一样流畅。听起来自然,而且,也押韵。关于牵强押韵的话题在此要提醒一下。我不禁想起了Bob Dylan 在“Don’t ThinkTwice, it’s All Right” 中用knowed 押韵road, 还有Leonard Cohen 用俚语发音“do ya”、 “overthreaya” 等来与题目“Hallelujah”押韵。理论上,这些韵脚看起来非常糟糕,如果这些歌曲不知名,然后拿到歌曲创作间,毫无疑问,一些人会告诉Leonard 和Bob 他们的歌曲需要在雕琢一下。事实上,如果所有带稀松牵强韵脚的歌曲不在电视广播中播放,广播站或许没有歌曲可播。关键是,韵脚只是让歌曲成功的一个因素,
然而每个人眼中的成功是不一样的。关于韵脚还有歌曲创作的其他方面,如果你能让自己听自己所喜欢的,就会有自己的风格。

 

近似韵

 

打破全韵重重局限的一个方法是使用差不多押韵的单词,称为近似韵或不工整韵,半韵或直接是非全韵。近似韵几乎遍布现代创作:down/ around, home/phone, sleep/
street, spin/again, road/side, love/move 等等。如果将歌词词汇开放至近似韵,会有更多选择;虽然会丧失一些全韵的声音回荡感,但是通过使用不是常见或者可能更有趣的单词,收获更多。近似韵也可以允许用看上去不押韵的单词押韵。(如Eminem 在60 Minutes 采访中非常自由地用orange来押韵 “put my orange four-inch doorhinge in storage and ate porridge withGeorge”,极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使用近似韵,或许你可以使用相同的元音和不同的辅音(line/time, phrase/trade),或者不同的元音和相同的辅音(hot/doubt,friend/stand)。

 

行内韵

 

通过在中间而不是在行末使用韵脚,也可以让歌曲活跃。说唱歌词使用很多行内韵(如上文中Eminem 中用orange 来押韵。JamesTaylor 在“Let It All Fall Down” 整首歌曲中都有使用:“Sing a song for thewrong and the wicked and the strong /And the sick as thick as thieves。”

 

虽然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押韵, 让几行歌词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相关技巧是押头韵,也就是重复单词的辅音. James Taylor 的歌词有相当多的押头韵(s, w, 以及th 音效)。另外一个例子是Warren Zevon 的“Werewolves of London” 中这句很不错的奇思妙想歌词:“Little old lady gotmutilated late last night”,充满了l 的发音。

 

“ 每首歌曲都有一个声音,必须在声音的基础上选择单词韵脚。这是中世纪的声音,还是现代声音,还是焦躁的声音?

DAR WILLIAMS

 

QQ图片20160216164950

 

想出韵脚的策略

 

有时候在写歌词时韵脚会信手拈来,但是很多情况下需要花费时间想出。列出可能用到的韵脚单词非常有帮助。你可以在脑海里想好:比如你如果想与done 押韵,可以在字母表中前面的辅音中想到bun, fun, none 等等。但是也要一定考虑到辅音组合,想到spun,shun,stun 等等,而且也可以想到双音节或更长的单词,如begun 和outrun。然后,也可以扩展搜寻范围,想到用近似韵,hum,
trunk, front, crunch, overcome。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借助于押韵词典,纸质或电子的都行。你不仅仅能查到全韵还能查到近似韵(try b-rhymes.com)。如果你想采用分析方法,或许需要核实书,如JimmyWe b b 的T u n e – smi t h : T h e A r t o fSongwriting 还有Pat Pattison 的WritingBetter Lyrics,非常深入地研究了韵脚、韵律和重读的结构。

 

在你汇编可能用到的韵脚列表时,寻找一些不仅押韵,唱起来动听而且与流行民谣歌曲创作家Dar Williams 称之为歌曲声音搭配的词汇,所谓歌曲声音就是包含音乐,情感和叙事的声音。在为“It’s not my fault”歌词寻找尾韵的例子基础之上,她举出了这个例子。“每首歌曲都有一个声音,必须在声音的基础上选择单词韵脚,”她说。“这是中世纪的声音,还是现代声音,还是焦躁的声音?我根据歌曲的声音,列出了一个选择词汇清单。然后再思考一阵儿,如果没有一个单词合适,接下来我必须改变单词。就是这么简单。要是一切进展顺利,将会非常有趣。你找到Vault 这个词,有时候你会发现vault 正是你要找的那个词,突然之间,有关货币金钱还有隐蔽性的所有意象全都满足了,或者说,你找到了最适合表达这首歌的东西。所以,韵脚会让你有些意外的发现。”

 

最后,韵脚和韵脚格式都是在歌曲创作中次要考虑的元素,它们只是芝麻,不能捡了西瓜丢了芝麻。所以,让你的想法来引导你。开始唱歌时,让耳朵倾听哪行歌词看上去要押韵。通常,你可以辨别出哪里需要加韵脚,即使元音听起来不错,但是可能唱得是无意义的歌词。一旦为每一节想到一个格式,尝试在整首歌曲中都保持用这个格式,但是确保不要为了写出韵脚,而毁掉歌曲的声音,意义或者语言的自然流畅性。韵脚格式中有个不规则的也没关系,所有的听众都会原谅,忘记甚至是注意不到。事实上,无法预料的时刻或许会抓住他们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