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在美国巡演 英国民谣歌手Sarah McQuaid 现场演出以及Manson 定制原声吉他 AG274

每一个音乐人都需要一名编辑,坦诚地告诉他其作品能不能奏效。对英国唱作人Sarah Macquaid而言,制作新专辑Walking Into White 的同时,是其堂兄兼合作制作人Adam Pierce 向她提供了宝贵的建议。

 

Pierce 曾参与制作过多名艺人的专辑,这其中就包括Tom Brosseau 的PosthumousSuccess,他建议McQuaid 将其时长五分钟的歌曲一分为二,并且删去重复部分,不管是整句的还是完整乐段里的。改编后的专辑更适合广播播放,从而展示了她作为一名作曲人和音乐人的技艺水准日渐成熟。WalkingInto White 当真不负众望。

 

QQ图片20160202144840

 

“专辑很短。但我也参看了别的简短专辑,比如Beatles 的Revolver,所以我很高兴能与大师为伍!也就是说我可以把自己的一些说唱很好地融入到整张专辑之中,而且很适合放在我现在的演唱会表演。”McQuaid 这样解释到,她还是The Irish DADGAD GuitarBook 一书的作者,此书被The Irish Times评为“启迪传统吉他手的天赐宝典”。

 

尽管McQuaid 凭音乐谋生,她还用不着担心超级税阶。Sarah 出生于西班牙,自小在芝加哥长大,2007 年搬去英格兰南岸的蛮荒之地康沃尔郡,这之前13 年里都是在爱尔兰居住。也就是说,她可以变卖一些不动产,从而获得一笔丰厚的追加资本。

 

那么,艺人有了更多的钱之后,可以干什么呢?当然是用来买她梦寐以求的原声吉他了。她说:“我18 岁的时候住在法国,然后去爱尔兰过复活节,遇到一个名叫BrendanO’Regan 的音乐人,拿着一把特别惊艳的布祖基琴,我问了问是谁做的,他告诉我说是Andy Manson。”

 

QQ图片20160202144915

 

Manson 住在德文郡,紧邻着康沃尔郡,曾为Jimmy Page、John Paul Jones、Ian Anderson 还有Muse 的MathewBellamy 做过琴,所以说,当然还有很多人等着做琴了,名单太长了,再多加一个人都很困难。但是McQuaid 请求Manson 为其制作一把吉他,通过试听的方式,Manson 亲自观看了Cara Dillon 的演唱会上,Sarah作为助演的表演。幸运的是,她得偿所愿,Manson 随即将其等候排名置顶。数月之后,她那把崭新的吉他就完工了。

 

McQuaid 回忆说:“我参观了Andy 的工厂,告诉他我想要一把小吉他,但是音量要大,缺角明显,因为我沿琴颈弹奏的机会更多一些。我以前那把吉他是1965 年制作的,那时候还可以使用巴西紫檀,但是现在再用就违法了,某些国家在入关的时候还会被海关没收,所以外出的时候带着那把琴,我总是很担心。Andy 告诉我说他选用的木材是樱桃木,所以琴箱是樱桃木,面板是云杉,琴颈是桃花心木。那把琴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我能拥有它真的超幸运的。”

 

她那把吉他的每一处精工细作都是McQuaid演出时灵感迸发的源泉。她强调说,这把琴不仅仅是配合她人声部分的几个和弦,而是她音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特别崇拜民谣巨星Nick Drake,所以这其中自然也有Nick的因素,Nick 喜欢创作一些吉他旋律,可以直接配合他深情人声演绎和生动的故事叙述。你可以通过“Canticle of the Sun (AllCreatures of Our God and King)”这首歌听出Sarah 在Nick 的影响下,对于复杂吉他结构的处理。

 

QQ图片20160202144929

 

McQuaid 解释说:“第一段是单个同音音符演奏的旋律,第二段有一个和弦作为支撑,第三段给人叮铃铃的感觉,是我沿着琴颈拨出一种曼陀林的音色,第四段是随着人声旋律的和声部分。我发现这样录制很有意思,希望听众也会喜欢。”

 

从Walking Into White 可以很明显地看出,Sarah 采用了与之前三张专辑完全不同的处理手法。“我之前创作专辑会酝酿很长时间,比如说,制作第三张专辑的时候,我写好了,录了下来,但却出门巡演了,一年之后才回来,放弃之前半张专辑的作品,再创作些新歌,然后修改剩下的部分,所以说需要制作很长时间。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我正忙着巡演,当我订下录音棚和飞往美国的航班时,什么都还没完成。我记录了很多音乐的想法,在为现场演出检查音效的时候我深受启发,然后记录下想法。我有一个笔记本,里面记满了各种歌词片段,所以说我集中注意力的时间很短,只会选择最好
的放在专辑里。

 

QQ图片20160202144950

 

‘音乐很能引起我情感的波动,我经常写歌的时候就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是我很伤心,就是情感太充沛了。’

 

“我很喜欢这种紧张的工作方式。当时感觉还是挺吓人的,但我现在知道我可以用那种方式,或许我将来还可以那样做。已经出了三张专辑,我想尝试改编一下处理手法和工作方法。在歌曲主题以及制作方法方面,我想要进一步拓展我的视野,而这一次两者我都有所兼顾。

 

很明显,音乐对McQuaid 而言,不仅仅是工作,简直是她全部激情所在。她说:“我一直都很喜欢音乐。我记得和我妈妈一起唱歌,六岁那年还加入了合唱团。我经常喜欢听些新歌,我还记得为了听完广播上的一首新歌害我差点迟到,直到歌曲唱完了,我才舍得上校车。我以前就是那么喜欢听音乐,现在还是这样。音乐很能引起我情感的波动,我经常写歌的时候就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是我很伤心,就是情感太充沛了。有时候我上台演出也会这样。我能感觉到有泪水快要夺眶而出,然后我就想,‘我绝不能哭!我的妆会花,还会流鼻涕’,所以说我还是控制好我自己,继续表演。
后来,我的确遇到一些人会说看我表演的时候会哭,但我却不能告诉他们我很理解,因为我也想哭啊!”

 

QQ图片20160202145019

 

这种与音乐和乐迷之间的情感联系,激励了McQuaid 坚持下去,尽管巡演途中,她早已身心俱疲。她说:“我喜欢表演,喜欢与观众沟通,有时候感觉我们之间就好似电流感应一般。当他们与我同在时,真的很美好,但偶尔也有煎熬。我觉得大家还不是很明白,然后他们来看我卖CD,告诉我说他们有多喜欢!我猜,有些观众比较喜欢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吧。”

 

“我已经在外巡演六周了,每周五场表演,我累极了,要是能回家就太好了,但我明白,几天之后,我一定会急着要出门,重头再来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