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美国唱作人 Kristian Matsson 的艺名其才华足以担当得起地球最高人的称号 AG274

此刻,我安坐于洛杉矶历史悠久的Wiltern 剧院的化妆室里一张老旧的黑胶沙发,静候瑞典唱作人Kristian Matsson 的到来,其艺名叫做地球最高人。当他迈进门,我起身与之握手,我发现他身量虽高,但却不足以入选世界纪录。

 

QQ图片20160122104250

 

Matsson 正在巡演宣传他的新专辑DarkBird Is Home (Dead Oceans),他身材结实,威风凛凛。蓄着短胡茬,头发略显凌乱但很有型,夹杂着些许灰白发色,很是惹人眼,但他却无意掩饰。着装十分帅气,已经换下了他拍照时常穿的背心,相对于黑色T 恤而言,他更喜欢茶色的亮色运动衫。他手中捧着一杯咖啡。采访期间,他脱去了亮色运动衫,露出左前臂上小马图样的纹身。

 

他看上去属于那种典型的银湖或是布什维尔的时尚达人,但Matsson 聊起来特别亲切,丝毫没有提及自己的音乐,其乐风可以大致归为现代民谣,坦言自己深受诸如已故艺人NickDrake 等特质唱作人的影响。

 

Matsson 现年32 岁,自小长于位于瑞典中部乡村气息浓厚的达拉纳。高中时期,他有幸接触到爵士乐和古典吉他的完整曲目,但尽管如此,他慢慢厌倦起这些条条框框的架构,开始发掘其他类型的音乐。

 

QQ图片20160122104312

六月,Matsson 在奥克兰福克斯剧院演出

 

“早年我加入一些朋克和华丽摇滚的乐队,之后便开启了我的Bob Dylan 时期,年近20岁的时候,也开始关注Nick Drake。”他这样说道,并补充说最终使得他发现了这些人的民谣和蓝调背景。

 

2006 年, 在瑞典独立摇滚乐队Montezumas 短暂的过渡期之后,Matsson 头顶“地球最高人”的艺名出道,发布同名独奏EP(细碟),仅采用原声吉他和人声制作。之后,他采用相同的乐器处理手法发布了以下两张未删节专辑:ShallowG r a v e ( 2 0 0 8 ) a n d T h e W i l d H u n t(2010)。果不其然,Matsson 经常被人们拿来与Dylan 作比较。

 

QQ图片20160122104415

 

诚然,同Dylan 早年的作品一样,地球最高人最为显著的特征便是沙哑的嗓音配以指弹原声吉他,但是这样的评价只是流于表面。一开始,Matsson 有着自己对于民谣传统的独特解读,和声领域更为宽广,抒情方面多为北欧风格。

 

Matsson 一边低头看着咖啡快速地搅拌,一边说道:“[ 这种比较] 有段时间都快把我逼疯了,一开始我并没有刻意去模仿BobDylan。我一点儿都不喜欢。我的音乐风格融入了各式各样的音乐风格,是自然而然发展而来的。”

 

Matsson 总是把吉他视作自己嗓音的延续,他经常把琴声和演唱录制在同一张唱片上。为了配合自己的男中音,以及他那标志性的对位法,他选用了一批不同材质不同型号的吉他。起初,他用一家捷克公司的Furch 和Guild 演奏原声音乐。后来,到了2011 年,他意外收到来自EricPadilla 的邮件,就是北加州Carmel 吉他公司的幕后制琴师。Padilla 说:“当我还在筹备公司阶段,制作原型样品的时候,我一直都在听地球最高人的曲子。然后我突发奇想:何不给Kristian 写封信,看看他是否对我的吉他感兴趣?”

 

Matsson 欣然接受了,Padilla 发给他一把刚刚完成的dreadnought,意大利云杉面板,桃花心木背侧。Matsson 说:“我在当地的一家杂货店收到的包裹,杂货店要比邮局大一倍。我当时太激动了,在车库就拆了箱子,立刻就被其超棒的共鸣感和响应度给折服了。”有了初次相识之后,Matsson 便与Padilla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甚至请他当自己的吉他专修顾问,带他一起巡演。而这位好友又送他三把定制吉他, 一把OM, 一把dreadnought,都是意大利云杉面板,紫檀背侧,还有一把dreadnought,北美云杉面板和紫檀背侧。Matsson 说:“四把琴凑在一起妙极了,每一把都是精工制作,响应和延音都很棒。”

 

这并不意味着Matsson 总是把延音和精品吉他放在首要地位。他那把无名1900s parlor吉他和1930s Gibson L-0 的混响衰减时间都很短,但在他看来,却算不上缺点,反而认为这样有助于训练他那只按弦的手。他解释说:“我弹琴的时候,左手必须保持高度的活跃状态。这样不仅迫使我要加倍提高自己的琴技,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发现自己又有所突破,用这些吉他创造出新的东西,特别是那把L-0。”

 

近年来,Matsson 演出的场地越来越大。在他为宣传There’s NoLeaving Now (2012) 专辑巡演时,他开始因乐器表现手法单调,仅有人声和吉他,而陷入技术性难题。Matsson 说:“演奏大厅的场合,很难用那种私密性的声音表现出来。为了创造出歌曲中的戏剧性效果,从而俘获观众的注意力,我必须要奋力扫弦,但那样就会太过激昂,很难弹拨清晰那种更为细腻的片段。”

 

他继续补充说:“当然也很孤单。一场演出结束之后,我便会自己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期待有人能跟我分享刚刚的舞台表演怎么样。我会自言自语,‘这就是所谓的成功吗?’”就在那场巡演几近尾声的时候,Matsson 发现自己被掏空了。他渴望回家,但是刚一到家就获悉祖父辞世的噩耗,祸不单行,他的妻子兼业余合作人唱作人Amanda Bergman 向他提出离婚。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疗伤,他再次重燃了对音乐的激情,开始投入到新专辑的制作当中。他说:“创作新东西,我开始兴奋起来,之后,我发现我很好地利用了这段艰难苦痛时期。我发现自己创作的歌曲都是围绕离婚前后的。”

 

Matsson,与其前辈Nick Drake 一样,不大喜欢采用标准调音,所以他的指法颇为少见,一直以来,创作的新歌都是带有很离奇的和声结构。地球最高人的专辑往往融合了大量的调音,但是Dark Bird Is Home 这张专辑,Matsson 只采用了一种调音E B C # F # BF #,即从最低音到最高音。他笑着说:“调音方面,DADGAD 听上去也太爱尔兰风了。”

 

QQ图片20160122105213

地球最高人

 

“ 我之所以喜欢B 调音[ 准确来说, 是Bsus2/E],是因为没有基音,但四弦[E] 是最低音,这样一来,声音里便会融入一丝意外之感。”

 

Matsson 在紧邻自家房子的老谷仓里改建出一个录音棚,从而可以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地制作Dark Bird Is Home,一有灵感便可随时进行创作。“能抱着L-0 在坐在厨房里,写一首像‘Timothy’的歌,然后穿过草坪把歌录下来,那感觉棒极了。我在录音棚里工作总是灵感不断。天花板上装着太阳能灯管,可以在屋子里折射出五光十色的景象。地板上是宽宽的木板嵌板,为音色发挥增添一丝响
亮。要是你在我的录音棚里打鼓,那效果就跟John Bonham 一样。”Matsson 说道,所指即为已故鼓手Led Zeppelin。

 

或许是为进一步拓展自己在声乐领域的技艺,或许是考虑到巡演要与乐队合作,以便分担工作量,相对于他之前的唱片,Matsson 在制作Dark Bird Is Home 的时候尝试了更多元的编曲元素。一开始,他便在那个谷仓里录制了所有吉他、班卓、踏板钢弦吉他、合成器和人声的部分,还有一些鼓乐的部分。掸了掸他那把降B 调的单簧管上的灰尘,他很巧妙地加入了一些木管乐器的味道。但结果,他并不满意。他说:“制作这张专辑,真的需要一些行家乐手来帮忙。”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atsson 专程赶往威斯康辛州, 寻求MichaelLewis、Michael Noyce 和 C.J.Camerieri 的帮助, 他们都是Bon Iver 的成员, 和Matsson 一起巡演过。他们采用簧片、弦乐、铜管、背景人声,并糅合了一系列其他元素,使得编曲层次更加丰富。Matsson 说他本想找一名女性做和声部分,但与在Muscle Shoals 录制不同之处在于,他只能找有档期的艺人。Matsson 说:“因为当时找不到女艺人,所有高音的部分只好安排Mike Noyce 来完成,但他唱得妙极了。”话说至此,轮到Matsson 前去为今晚的演出校音。他披上夹克,送我出了Wiltern,从剧院后门的门缝里顺势瞥了一眼舞台。他略显紧张地说道:“我现在的后区设备和以前在东海岸演出的完全不一样,而且租借给我们的交响鼓也要比我们以前用的大得多。但话说回来,有时候失误反而会创造出最为美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