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从 Fender 到 Córdoba 山人 Ren Ferguson 引领吉他转型 AG267

从Fender 到Córdoba山人Ren Ferguson引领吉他转型

2012年,当Fender请来任·福格斯监管其原声吉他生产线时,这位传奇的制琴师早已经退休,不再制作乐器了。他管理Gibson原声吉他分部达25多年之久,成绩卓越,在此行业赢得的名望几乎无人能及。

 

“任负责Gibson乐器最为细腻的装饰工作,在公司的整个历史中一度让Gibson乐器在任意时候都非常优美,”乔治·格伦说。乔治·格伦是田纳西州纳什维尔Gruhn吉他的资深器乐专家和创办人。“他为Gibson制作的客户体验店乐器以其卓越的工艺和精细的做工得到收藏家的度认可。”

 

Ren

 

然而,2011年,在蒙大拿州哈丁一个木屋里的发生了一件特殊事故,他不得不退出这个舞台。那是一天清晨,他正在准备狩猎,天色很暗,他在穿衣服时绊了一跤跌倒了。“我以为可能是肌肉拉伤,自己会恢复好,”福格斯说,“可是跛着脚走一会儿后,发现很明显,我需要做紧急手术。结果,我被诊断为右膝肌腱脱落。”

 

福格斯卧床恢复了一个月,在那期间,他反思了自己作为吉他制琴师的人生,决定是时候离开了。他从Gibson辞职,准备退休。可接下来的一年,计划泡汤了。Fendery邀请福格斯引导其Ovation和Guild品牌,这让他难以拒绝。而当第二年,当Córdoba音乐集团从Fender那里收购Guild时,又任命他为Guild研发和制造部门的副总。于是,这位制琴师再一次品味建立新工厂,生产精细的最新原声吉他的挑战。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要么用Guild,要么用Gibson或Martin,”福格斯说。

 

“Guild是非常棒的老牌子,毫无疑问,帮助它重新焕发活力是一种光荣和特权。”

 

QQ图片20151211095853

 

 

对于69岁的福格斯,回到西海岸是重游故地。Córdoba的工厂基地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斯纳德。从那往南一小时路程,就是他长大的洛杉矶威彻斯特地区。在那里,像众多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他买了第一把吉他,Harmony,自己学习弹吉他。在他高中的学工课上,福格斯为他弟弟制造了班吉琴;在父亲的家具店里,他在反复尝试中学会了抛光技术。他修整椅子、桌子,偶尔还有Fender电吉他。

 

稍大一点时,福格斯在WestchesterMusic找到一个卖吉他的工作,那是一个大商场,出租店面卖琴弦和乐队乐器。就是在那里他学会了乐器维修保养。“我真希望还有一些那时候修理时毁掉的吉他,它们很宝贵。”福格斯说。Westchester Music在洛杉矶国际机场附近,有时会收到因为处理不当而坏掉的吉他。这些吉他给了福格斯有关吉他制造的宝贵经验。“我在将那些Martin和Gibson吉他重新组合时学会了很多,我仔细研究了它们的音梁和琴颈连接,”他回忆说。

 

最终,约翰和埃米尔·杜皮若挖走了福格斯,他们是Dobro共振吉他公司的老板。虽然福格斯被聘为业务员,他也为公司做了一些定制的雕刻和镶嵌工作。他设计了超薄体,加利福尼亚双缺角款,Mosrit在1966年收购Dobro后,推出这款,至今仍然是一个弥足珍贵,难以寻觅的收藏模型。

 

福格斯带着他的技能来到了WestwoodMusic的维修部,之后又在圣莫尼卡著名的McCabe’s Guitar Shop开创了维修部,他曾经称其为“一家反传统小店”。随后,在1966年,他做了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我接受了一个美国政府的工作邀请,要去远东几年。”

 

在海军舰艇上工作,似乎这不是个可以练习制造乐器的地方,但福格斯在那工作期间学到了一些有用的技能。“我在船上的修理店工作,在那里我什么都干,从镀眼镜,到把活塞筒装进枪里,”他说,“空闲没什么可干的,我就学了怎么操作车床,怎么研磨,而且,可能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会了用器械做最准确的测量。”

 

在他的海军生涯中,福格斯遇到了一些从蒙大拿来的海员兄弟,他们总是谈起自己家乡的美丽。1969年,福格斯服役期满,恢复了他在加州的工作,但蒙大拿田园诗般的景象总是浮现在他眼前。终于在1970年代中期,他搬到了蒙大拿州,成了一个山里人,他捕兽,建造住房,狩猎。他还在Shiloh Sharps做定制来福枪,那家公司从19世纪就制作自己的来福枪复制品部件。

 

“我为一个名叫沃尔夫冈的家伙工作,他是个脾气暴躁的老纽约人,完全用非正统的方法做事。”弗格森说。“如果他想做件事儿,但没有工具满足需要,就干脆自己发明。所以,跟着他,我学会了如果你脑海中有一个成品,那么就做个反向工程,决定制造这个成品所需要的东西。”

 

QQ图片20151211095948

 

 

在蒙大拿州,弗格森结婚,建立了家庭。他其中一个孩子的助产师嫁给了Flatiron曼陀林&班卓琴公司的一名员工。1985年的一天,史蒂夫·卡尔森,得知福格斯的技能,便给他打了个电话,提供给他一份工作。起初福格斯很犹豫,因为他有好几项事情要忙。“我过着有四种工作拼凑的生活,其中还包括在Sharps每周工作40小时的工作”他说,但是钱一摆到桌上,他就默应了。“史蒂夫给我1850美元一个月,我就说,’明早见!”

 

布鲁斯·韦伯是福格斯在Flatiron的一位同事,他回忆起第一次被这个乐器制造师震撼的情形。“他是如此有才华有天分的艺术家,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工匠,”韦伯其实自己也不差,“他注重细节,东西经过他的手就令人惊叹。”

 

福格斯在Flatiron任职期间,公司的曼陀林琴供不应求。可不久,Gibson给Flatiron甩来一张停产通告,声称其曼陀林损害了经典的F-5模型的设计。Gibson没有采取法律行动,而是在1987年收购了Flatiron,把原声吉他的生产从纳什维尔搬到了蒙大拿。“史蒂夫说服了Gibson的总裁Henry Juszkiewicz,告诉他我是个传奇的制琴师,有能力建立工厂,为Gibson制作好吉他,”福格斯说。他当然也因为这些话得到了好处。

 

当卡尔森和弗格森打开从纳什维尔托运来的装备时,他们俩又高兴又困惑。“当时有很多的好材料,包括巴西紫檀,还有很多由历史的东西,比如一些上世纪30年代,从Kalamazoo工厂就有的模具,”弗格森说。“但是,很多我们接手时都处于混乱状态,要么碎了,要么毁了,所以我们只好拼凑成一个商店,基本就是从头开始,用Hershey棒和砖制作模具。”

 

“福格斯高瞻远瞩,总是思考此刻所做的会从声音和弹奏手感角度而言对最终的乐器有怎样影响,”韦伯回忆道。“这就是我们制作出这么出色乐器的原因。”

 

在管理Gibson原声吉他部门期间,福格斯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大规模不间断生产高质量的吉他。这个挑战在他设计了鸣禽和音乐软体生产线时完成。福格斯将成功归功于他精选团队,他们在装配过程中可以在自己的责任范围内快速做出明智的决策。

 

“我在那期间,几乎每人有一个吉他拨片,都为制作乐器感到振奋——不仅是为了钱,”福格斯说。“每个人都了解他们正在做的工作会对最终的产品有什么影响,而且都拼尽全力制造完美的吉他。”

 

为庆祝Gibson创建100周年(以及在1994年NAMM乐展引起轰动),福格斯手工福格斯手工制造了一些乐器,包括SJ-200,巴西紫檀背侧板,琴头和指板有雕工细致的藤蔓镶嵌。这标志着Gibson大师博物馆开始收藏吉他,还包括花费大量人力制作的“加勒比海盗”SJ-200,这是福格斯为约翰尼·德普主演的2003年迪斯尼电影而量身定作。这把吉他极其奢华,配备齐全,琴头,琴颈和颈根配有雕刻成形的船,还有22克拉的金纹饰,估价超过10万美元。“我做了很多我买不起的乐器,”福格斯说,他只有一把非常普通的吉他。

 

QQ图片20151211100128

 

 

 

 

福格斯一直对民黄金时代的民谣吉他念念不忘,并且将一些Gibson最受欢迎的经典款重新上市,其中包括J-45,J-200,L-00,Hummi- ngbird和Dove。“通过拆开很多这样的原始乐器,我自己学会了吉他,”他说,我重新发行制作这些吉他,不仅仅是这些原始材料,还有一些细节,例如木材的切割方式以及纹理的样式。”

 

“最重要的是,我所设计的这些重新上市的吉他,采用优良工艺,声音持久,而且音质俱佳,”福格斯接着说,“人们倾向于认为所有的老吉他都很神奇。但实际上,很多老吉他现在已经不能用了,有一些虽然还保存着吉他的结构,但听起来声音确实不怎么样。”

 

L-00再次上市后,工艺严谨,这种20世纪30年代的小琴体吉他受到指弹蓝调乐手的青睐。福格斯从李罗伊·帕内尔那里借了一把特别可爱的L-00,李罗伊既是乡村歌手又是吉他手。

 

“这些吉他重新上市,任做了非常了不起的工作。我从来没有想到他在做吉他时,可以做的这么细致。从消光加工到护板的制作,“帕内尔说。“无论是从外观,手感还是声音,几乎与我的完全一样。”

 

QQ图片20151211100059

 

 

福斯特对Gibson重新上市项目非常痴迷,常常下班后,还回家工作。例如,他发现重做20世纪30年代款的L-00的音梁,最好的办法是不用防护的情况下使用台锯,但这在嘈杂的环境中操作并不安全。

 

“周末,我带回家一堆阿迪朗达克云杉,和我儿子蒂莫西一起,以同样的方式切割上百件音梁,确保它们纹理和重量都准确,”福格斯说。“那些传奇系列的吉他令人惊叹的好声音,就是这么做出来的。”

 

2012年,他名义上退休后没多久,在蒙大拿州的家和他新雇主的工厂(位于康涅狄格州,新哈特福德)之间来回穿梭。从1953年Guild建厂以来,在福格斯的监管下,制作出了最优质的吉他。

 

福格斯致力于改善Guild古典吉他设计,同时研发了一个新生产线,俄尔普斯系列,运用20世纪30年代的制作技巧,将Orchestra,Dreadnought,与Jumbo和12弦型号智能组合在一起。“能让Guild上一个台阶,我感到非常骄傲。”福格斯说。

 

然而往返于两地并不总是那么令人愉悦。“每次我去工厂,一点儿也不想走出家门。从1987年开始,我就一直住在那座房子里”,福格斯说。“我有一个巨大的花园,一直以来就生活在家附近。我热衷于以负责任的方式狩猎,烹饪自己的食物。我喜欢花时间与朋友和家人尽可能多聚聚,分享音乐与美食。”

 

福格斯也不喜欢在田园般的蒙大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斯纳德之间来回穿梭,但至少是他可以回到儿童时光的家。在那里,他第一次开始敲敲打打,制造乐器。那是很久之前了。他还帮助Córdoba为Guild建立新琴行,重新激发出了自己的活力:设计装备和模具,确保所有部件协调运转。他非常高兴能从头开始,首先是奉献了美国制造的M-20,一款低调的全桃花心木产品。

 

“我们将用优质声木,重新找回原始设计的简洁与静美,”福格斯说,“我觉得吉他专家们将会感到兴奋,但最重要的是,这将是一种人们渴望去弹而又能做出美好音乐的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