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TRADE

Pear之王 Pear of Kings 与卓越制琴师 Bruce Sexauer 一起探讨木材 AG267

与卓越制琴师Bruce Sexauer一起探讨木材

与大多数世界级的制琴师一样,BruceSexauer一直在寻找最精美的吉他。而与他们不一样的是,他知道自己永远找不到最精美的。

 

“我工作的本质,”Sexauer说,“是不断创新吉他。我就是做这个的,到现在已经47年了。对我来说,这不是完善一个设计,而是在做到极致的路上,让我的理念发生质变。我正试着把事情做得更好。

 

Sexauer的工作室在北加州的佩特尔。有时候,他比别人更追求完美。可能Pear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好像型号是000,12品丝,缺角,不好说,我们还是把它看做一个迷吧。

 

原声吉他论坛的拥有者和创始人J.R.罗杰斯也这样认为。最近,罗杰斯把Sexauer的作品评为2014年年度创始人选择奖。

 

Bruce

 

吉他的声音跟我想象中一样完美,我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奢望。Rogers说。“整枝琴颈,无论我弹奏那里,声音都十分悦耳。”

 

罗杰斯第一次见到Pear是在去年的伍德斯托克制琴师展示邀请大赛。在那之前,Rogers从没有弹过Sexauer的乐器,然而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领略过其风采后,Sexauer便把西紫檀OM和Pear收入囊中。

 

“我对他说,’J.R.,如果你只有时间弹奏其中的一把吉他——那么就弹这把巴西紫檀。

 

OM,它不会让你失望。这把吉他很棒,因为Pear有些与众不同,所以弹这把。”Sexaue说。罗杰斯被打动了“他20分钟后或半小时后,把吉他给我,“Sexauer记得“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太美妙了。“(罗杰斯说Sexauer有点夸张,汗,不过他承认“有点眼泪汪汪。”)

 

Pear_Full

 

正如其名,Pear的独特之处是其背侧板采用欧洲梨木。“选用欧洲梨木制作乐器,这一传统非常悠久”,Sexauer指出,特别是鲁特琴,克雷莫纳时代的大提琴,和巴洛克小提琴指板。它类似于樱桃木,不过纹理更为细致,还有点奶油色。(事实上,梨木的纹理非常细致,无需再使用孔隙填充物)。然而,梨木真正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其独特的音色。

 

“如果你拿起它来就弹,你不会注意到它,但如果一把一把得弹了一百把吉他,那么就另当别论,“Sexauer说“乍弹之下,你不会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非凡之处。但是它音色的深度,它的细微之处,你需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静心弹奏几分钟,才能真正了解。

 

“罗杰斯从没有弹过其他的梨木吉他,他这样描述它的音色“桃花心木般的共鸣,高频具有细微的明亮,接近枫木。”

 

Sexauer说,“我觉得梨木的音色更加深沉,这个深不是说更圆润饱满,也不是低沉,而是一种情怀。”

 

Back

 

Sexauer应当知道。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用过的木材多达25种。他自嘲是一个“木妓”,所以当罗德岛的一个常客(也是个业余制琴师)赠送给他一些梨木材料,他当然无法抗拒这么美好的东西。保留了几年后,他决定(在原声吉他论坛的一些成员鼓励下)用梨木做一个标准的吉他样子。

 

尽管对梨木进行的尝试性制作非常成功,但Sexauer最喜爱的木材依然是苏木。他称其为“一种真实的嗓音”。

 

它的密度和灵活性结合完美,这非常独特,普遍用于制作小提琴家族琴弓,但用于制作吉他琴琴体也不错。“我认为苏木是最不受干扰的声木,它毫无偏薄。”Sexauer称。“它是声音的最纯净的木材。而吉他应该有这样的声音。”

 

Sexauer做出他第一个00型苏木吉他后不久,吉他乐手Joe Satriani在琴行看见了它,对它一见钟情,并带回了家。那把吉他音色非常平衡。Sexauer回忆说,它有”宽广的发挥空间”以及”宽泛的音符调色板融合成一个相关音色。

 

Back_Head

 

不幸的是,苏木濒临灭绝,所以非常稀有,而能够制作吉他的足够大的木材更是稀少。据Sexauer说“做一把颈切红木吉他,需要一棵直径为两英尺的树,这是一般苏木周长的两倍。”这也是他买过的最昂贵的木材。

 

然而,正如Pear吉他所证明得,不用热带木材,也能造出出色的乐器。“这种木材不常使用。”罗杰斯说,“但我认为制琴师开始研究非热带的声木,再生木材和其他的替代材料非常重要,这样,我们就可以以负责任且可持续的方式继续我们的产业。”

 

至于Sexauer,他还会继续寻找平衡性非常好的吉他,“我的目标一直都是把吉他最逊的音符变成美好的,他说,“这是真正的前线,从最低做起,把吉他最难堪的部分去掉,整体提升吉他。这是真正的魔法。这也是Pear出色的原因。无论在哪,这把特别的吉他的声音都会无与伦比。

 

尽管Pear吉他非常宏伟,但它仅仅代表着Sexauer征程中的一步。“对我来说,都是往事了”。

 

Bruce

 

最后,Sexauer还融合了德国云杉面板,乌木指板和红木琴码。虽然“植根于传统”,他也冒了”美学的风险“,包括枫木/鲍鱼面板镶边,枫木/树瘤非同心圆的环饰。Pear还有较长的有效弦长(2511/16英寸),上弦枕处琴颈宽度也不寻常,199/128英寸,(但是,经过多实践现已成为Sexauer的标准)。他手工用清油漆对吉他进行喷漆,这样对面板改动较小,增强了声音的清透感。

 

“Pear音质一如既往”,Sexauer说。“你弹得越久,它就越有趣,越能激起你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