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REPORT

丹尼森大学 独特的教学课堂里 奏响原声吉他 Glaser开启乐手之旅 AG273

与丹尼森课程相似,ETSU 将学员分配到乐队里,表演好坏是学员入学的依据。如此,学校侧重的是合作方式,而不是音乐学院的那一套方式。Boner 说:“学生通过耳听去演奏,去即兴创作,去写自己的东西,创作自己的声音是很重要的。 音乐往往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每一个处理乐器的方式都不同。要帮助他们进一步拓展,而不是让每一个人都发出同样的声音,这一点很重要。”

 

Hayes_Griffin

 

回到 1975 年,南平原学院是一所位于德克萨斯西部小镇莱弗兰的两年制院校,是第一所授予民谣领域学位的院校,当时学校就已经提供了蓝草辅修专业。之所以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应学生需要。商业音乐副教授兼蓝草乡村音乐课程项目主任Joe Carr说: “一开始,他们聘请 John Hartin 负责该项目。他开始教乡村音乐。但是课余之间,学生会演奏蓝草来自娱自乐。”

 
该项目实际上一开始的授课地点是一间改造过的储物间,现如今成为 250 名学习乡村和蓝草音乐学生的上课地点。当然,一路走来,也伴随着苦痛。Carr 说:“困难就在于这种类型的课程是没有既定的章程或课程计划可循。 ”Carr 强调说学校的使命进而演变成“让我们的学生为踏入乐坛做好准备”,然后将贸易院校的教学方法融入到教学过程中。

 
Carr说: “即便你入学之前就是一名吉他手,你还是会掌握一些基本的录音技巧。你要切身体验一下录音棚的环境,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Carr 是一名专业的音乐人,和一个颇有影响力的蓝草乐团 Country Gazette 一起演奏吉他和曼陀林,于 1984 年入职教员。他倡导一种自然的教学方式,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利用记忆和听觉来进行学习。

 
学生也学习指法谱,标准的乐谱和理论,之后才开始选定一个主要的乐器,然后安排到一个合奏小组。私人课程也是必要的,学生要达到学院每年设定的演出水准。

 
Carr 说:“这或许是这些学生接触到的最专业的情况了。小组成员一整个学期都在配合练习一套 30 分钟的组曲,用以在演出大厅展示所学, 出师之后方可面对观众进行现场表演。 ”南平原学院那些出类拔萃的校友或许恰恰证明了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教学方式。Lee AnnWomack,曼陀林和班卓奇才 Ron Block(Alison Krauss),贝斯手 Mike Bub (DelMcCoury) 都是从这个学校走出的。

 
“Dixie Chicks 的 Natalie Maines 也是我们的学生。”Carr 补充说 Maines 继续到业界公认的民谣教育的标杆院校——波士顿的伯克利音乐学院进修学习。

 

伯克利美式民谣音乐课程项目的主任 MattGlaser, 对于该校的定位却没有那么高雅。 “伯克利长期以来都是服务蓝领阶级,服务那些指间藏着灰的人群的院校。”Glaser 这样说道。Glaser 还是 Wayfaring Strangers 的提琴乐手。Berklee 弦乐学院,Glaser 主管了 28 年,之后交由新人负责,Glaser 觉得自己受到了行政事务的限制。2009 年,他找到校长,向校长提出一个建议:“我当时说,‘为何不根据那些民谣艺人的教育需求开设一门课程。’于是就有了美式民谣课程项目。”

 
伯克利弦乐导师 Joe Walsh,以前和 DarolAnger, the Gibson Brothers 还 有 JoyKills Sorrow 一起演奏录制过,签字同意担任该项目执行主任一职,并帮助创立了民谣辅修专业。

 
Walsh 说:“民谣专业的学生,跟伯克利所有其他专业的学生一样,都要看得懂音乐。除了一些包括和声、听觉训练、编曲还有私人课程在内的核心课程,还提供一系列民谣相关的课程和合奏小组供学生自行选择。”

 
Glaser 说:“ 我 们 还 邀 请 了 一 些 像 TimO’Brien, Bruce Molsky 还 有 PaulRishell 等人担任客座教授。学生们跟着这些导师学习是没有学分,没有分数,免费的。”这也就意味着,民谣音乐课程项目是按照传统的民谣方式教授蓝草音乐。Glaser 说:“安排大家和大师级乐手和老师一起学习交流是一种非常棒的学习模式。我们正在通过一种固有的音乐教育体制来实现这种模式。”诚然,这些教学项目特有的一个挑战,就是使这些全日制学生为开启自己音乐事业转型做好准备。

 
Carr 说:“我们和学生一起共事,所以当机会来临时,他们可以有备无患。我们的一个目标就是把学生培养成专业乐手。”

 
吉他手兼伯克利校友 Courtney Hartman 发现游走于工作和学校之间,有时候颇为棘手,尤其是在她加入当代美式五重奏小组 DellaMae 之后。Hartman 说:“我临毕业那年,每学期有七周都是在外巡演。特别是 MattGlaser 在那段时期给了我很多建议,给我指引了方向。”

 

乐手 Hayes Griffin 现与提琴手 AprilVerch(伯克利校友)一起巡演,Hayes 入学第一年和前丹尼森教授 RichardHood 在一个乐队演奏蓝草,发现丹尼森也是一样地在为学生转型做准备。Griffin 说:“当学生那会儿, 现场演出对我的学业确实有帮助。我可以将自己所学应用到实践当中。和 April一起巡演绝对是一个快节奏的、繁忙的技术活儿。”他将自己可以“快速入行乐坛站稳脚跟”归功于在校所受的训练。提琴手 Kenzie Maynard,刚从丹尼森毕业,对此表示同意:“获得在人前表演的经验是我学习所得的一个重要方面。毕竟,归根结底还是要在人前演出。”

 
Maynard 认为,多亏了丹尼森的课程学习,使她可以在四年的时间里迅速迎头赶上,与在蓝草界摸爬滚打一辈子的前辈们一争高下。尽管各大院校通过自己的方式将传统训练法和教科书学习成功地结合在一起,教育机构对一些艺人而言不过是一个驿站, 而非结束的终点。Glaser 补充说这样的学习过程适合所有人:“我们试图为学生创建一种模式,一种可以让其受用终身音乐学习模式。我入行已经 44 年了,可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经历了所有这一切之后,我才刚刚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