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FACE

Della Mae 的吉他手 Courtney Hartman 是一名伯克利毕业生 AG273

曾经一度被视为乡村音乐孱弱的近亲、有着阿巴拉契亚根源的蓝草音乐,近日,竟堂而皇之地荣登象牙塔。实际上,17 所美国院校现为广大拨片吉他手、提琴手、班卓手以及曼陀林手等等,提供了民谣学习课程。此举愈演愈烈,不仅对蓝草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予以承认,而且改变了音乐课程该如何教授的方法。

 

ETSU-Bluegrass-Pride-Band-01

丹尼森大学是一所位于俄亥俄州格兰维尔田园牧歌般的人文院校,其蓝草课程项目的主任 Andy Carlson 这样说道:“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加入蓝草教学项目。这一态度的转变是全国性的,蓝草音乐一改往日遭受轻视的局面。”
尽管过去四十年各大院校提高了蓝草音乐的授课比例,但尚未形成气候,却也昭示着音乐教育领域里的一股革新浪潮:过去被当作南方乡
土之气,完全自娱自乐的不入流之派,现如今竟欣然投入高冷排外的学术界的怀抱。

 

蓝草音乐历经一代又一代的口耳相传,靠的不是活页乐谱,而是单纯的记忆,凭借着这种传统方式,蓝草音乐还在进一步发展演变。与之
相反,大学课堂里的音乐课程主要是依靠经典定式的乐谱和指法谱,无疑向将蓝草纳入教学计划的授业者们提出了挑战。

 
对 Carlson 而言,如何教授蓝草音乐,他有着自己的亲身体会。他的祖父 Earl Murphy是佐治亚州的一名提琴手,五岁那年,祖父带他步入音乐世界。通过耳听学习音乐,这一传统天然的方式与他在佐治亚大学的研究生学习方式如出一辙。Carlson 说:“我参与的是铃木课程计划。 学习古典音乐就像是学习语言。音乐,跟演讲一样,就是声音,铃木学习方法依靠的是听,不是读。学习的方式跟我祖父教我的一样。”

 
2000 年成立了六人表演组合,丹尼森的蓝草专业十年之后才予以确立,必修课有乐理,蓝草、民谣和乡村音乐的历史,除此之外,还要参与蓝草合奏表演。Carlson 所在小组演奏的曲迅速火了起来,合奏表演也成了日后的保留曲目,成为备受瞩目的一大亮点。Carlson 说:“在消防部门的责令下,我们不得不从只能容纳300人的独奏大厅搬出来,连校长都没得座位。现在我们在 Swasey 小
礼堂演出,可以容纳 900 人。”

 

随着开设新课程的消息散布开来,也引来了大量的学生前来申请报名。Carlson 说:“随着人数增加,我一个人教不过来,学校允许我可以找一名助理主任,我就请到了 CaseyCook,他是一名出色的拨片乐手,以前和Dappled Grays 一起演奏过。”
考虑到 Cook 从未有过任何音乐学位,他入选教职员的身份就颇受争议,但是 Carlson坚持认为 Cook 凭借活跃音乐人的身份入选反而可以提升整个教学水平。

 

Carlson 说:“这就是音乐学术界将自己包裹起来不与外界接触的一个表现。虽然一名导师或许没有相应的音乐学位,但就这种音乐而言,学位完全无关紧要。”

 

课堂上,两个人几乎都不用活页乐谱。Cook说 : “95%的情况下我们都是通过耳听学习的。偶尔,会给学生一张乐谱,只是为了让他们心安。我们教会他们怎么读和弦表,以帮助他们熟悉纳什维尔音乐体系,但是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靠现场录音完成的。”

 

Hartmann

 
东田纳西州立大学(ETSU)进一步推动了学术性教学和自发性学习之间的划分。去年全校一共 15,000,将近 200 名学生参与该校的蓝草、传统音乐和乡村音乐课程的学习,但这些课程甚至都没归入音乐学院课程计划,相反,却归入阿巴拉契亚文化研究。课程项目主任 Daniel Boner 说:“音乐学院想让我们教授西方古典音乐。他们说学生要学会复调。你现在是可以学得很好,并将其应用到自己的音乐当中,但那毕竟不是学生需要的。我们吸引的是提琴手和班卓乐手。要是一开始我们就摆在他们面前一支巴赫乐曲,他们是提不起兴趣的。”

 
该课程项目成立于 1982 年,已经培养出一批出众的学员,如 Blue Highway 的吉他手Tim Stafford,Alison Krauss 和 UnionStation 的贝斯手 Barry Bales,还有乡村音乐之星 Kenny Chesney,或许是因为这个课程教会大家如何为上路巡演做好准备。Boner 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和大学蓝草乐队一起游遍日本,英格兰,苏格兰和比利时。Boner 说: “我从小长在南部新泽西的乡下,从来没想过将来会像是现在这样。”

 
虽然 Boner 一开始通过耳听来学会提琴和吉他,但他认为读书学习是学习蓝草必不可少的途径。Boner 说:“或许会有些辅助材料,如乐谱,我们可能采用的是纳什维尔式图表。学生们也可以选修理论课程。我们想让他们了解标准的乐谱,明白和弦是什么,但他们绝不可能去上乐队课程,照着活页乐谱演奏音乐。我们不是这样来的。也不该这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