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Haynes 原声爵士之风 要随时准备好拿来与各个时 期最伟大的音乐作比较 AG273

Haynes 为 Railroad Earth 独奏了这首曲子,然后关于如何演绎提出以下建议:“按Astral Weeks 来。 大 家 都 明 白 我 是 什 么意 思。”Haynes 指 的 是 Van Morrison1968 年那张磅礴而又神秘的经典专辑。
Haynes 认为,“Hallelujah Boulevard”和其录制的其他大部分作品都坚持了他的“三遍”战略,获益匪浅。 “我喜欢一件事做三遍。第三遍过后, 你再创造出来的东西跟以前一样,通常情况下并没有什么用。早先的几遍效果更好一些, 因为你不用想, 你只需回应就可以了。 ”这种即兴方式为 Ashes & Dust 提供了更多素 材。Haynes 在 评 价“Blue Maiden’sTale”这一缥缈的凯尔特民谣时笑着说道:“有着梦幻般的序曲。这是一首原声乐器演奏的迷幻曲—‘迷幻凯尔特’,都是即兴的。每一遍都不一样,我们真的很喜欢那个带序曲的版本。”

 
这张专辑名来源于深夜的灵光乍现—“当时我听着‘Spots of Time’的回放,里面突然冒出来一句歌词是‘回忆对我来说就是一切,但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尘与土’。我一下子意识到整张专辑都暗含着尘与土的意味”。专辑标题并没有“召唤出带有民间意味的意象”。Haynes 说这些歌曲都很“自我,他们代表着我生命当中重要的回忆。”

 

augustine

 

为 了 表 现 出 回 忆 的 意 味,Haynes 和Railroad Earth 巧妙融合了提琴、班卓琴、曼陀林和吉他的声音。“专辑里我用了三把不同的 [ 定制 ] Rockbridge 原声吉他 [ 包括一把 dreadnought],而且我的 Washburn签名款也是原声的。” Haynes 还弹奏了1964 Epiphone 原声吉他,在演奏“GloryRoad”的时候,还用他那把 1974 Guild 原声吉他演绎出幽灵般的滑棒琴音,这首歌是整张专辑诡异的高地沙漠挽歌。

 
“录那张专辑我用了好多次 Martin 吉他。”Railroad Earth 吉 他 手 Andy Goessling一周后在宾州 Wind Gap 的兄弟乐器店的一通电话里补充道。这家店正在修复几把 Andy的吉他,包括他演奏 Ashes & Dust 时所用的 1980 Martin M-38。“当时我弹奏的是M-38,变调夹夹在七品。我想要 Martin 的音色,但我不想整个曲子都是 Martin 的感觉。所以我在开放 D 弹奏 [M-38]。那样的话,要比纯节奏的弹出来的调子更轻快一些。”
“有些曲子 Warren 都是用电子琴弹的。要 是 他 不 用 原 声, 我 就 用’42 GibsonSouthern Jumbo 弹。”

 
Goessling 用他那把 1968 Guild D-44 奠定了整个曲目的节奏。他说:“现场的时候我不大常用,但在录音棚的时候,因为弦与弦之间有很好的隔离,用的多一些。木材是梨木,这种木材可以发出一种通透的音色效果。”Guild 奠定了稳定的节奏,他还说:“但仍为其他乐器留下了许多发挥空间,比如说曼陀林还有贝斯。”

 

尽管 Haynes 专辑上演奏的都是原声乐器,但他同样也经常演奏电子乐器。他说 : “大部分情况下, 我录制的都是电子乐器,而 Andy 用的是原声乐器。”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全原声乐器的 “Glory Road” , “BlueMaiden’s Tale” 以 及 Haynes 致 敬 同辈 大 师 Woody Guthrie 的 曲 目 “BeatDown the Dust”。至于那首贫瘠的阿巴拉契亚民谣“Company Man”,他先用原声乐器录制,然后再把滑棒琴音加配到原带上。

 

Haynes 认为,尽管使用了电子乐,但整张专辑从头到尾贯穿着原声乐感,部分原因是因为整个专辑都用了电吉他。他说他的那把D’Angelico 爵士吉他“更像是原声乐器,因为琴码是木质的,像原声乐器那样。不能用它奏蓝调,并不是专为推弦和轮指设计的。”“吉他装的是平卷弦,所以发出的音色很古典。”但这把吉他也可以表现不同的风格:“我可以把它设定在近乎粗劣的状态,根本听不出是 D’Angelico;但要是我调低一点,立刻明朗起来,发出我喜欢的那种饱满温暖的 音 色。”Haynes 把 D’Angelico 称 作“爵士吉他”,认为它改变了他的演奏方式。“Stranded in Self-Pity”夹杂了活泼的Django Reinhardt 夏佛节奏和新奥尔良摇摆节奏,从而反映出 D’Angelico 的原声爵士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