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

Ron Sexsmith 发行职业生涯 Lucky 13 幸运的第十三张专辑 AG272

Ron Sexsmith 发行职业生涯中最欢快的专辑 KENNY BERKOWITZ 撰稿

Ron Sexsmith 都是在走路时创作大多数作品。他沿着一条长路走到离着家只有几个街区的游泳池,拿起一杯咖啡,边走边思考,这就是他创作首张专辑歌曲的方式。1995 年Ron Sexsmith 发行首张专辑,那时候他还是个信差,而他最新发行的第13 张专辑Carousel One 也是这样创作的。

 

Ron Sexsmith

 

该专辑以洛杉矶机场行李提取处命名,他在那里拿过行李。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欢快的专辑,既有从2013 年专辑Forever Endeavor 获得灵感的健康危机,又有从2011 年Long Player Late Bloomer 借鉴的梦幻音乐。这是第一次他与Jim Scott 合作, 由Barenaked Ladies 推荐,与四重奏知名录音室音乐家一起录制主要曲目,这四个人包括Bob Glaub( 贝司),Jon Graboff( 钢弦吉他),Don Heffington(鼓)以及John McGinty(键盘乐器),然后又加录一系列复古吉他,键盘乐器和孩子们的玩具声。

 

与其所有最佳作品一样,由Michael Bublé, k.d. lang 与Rod Stewart 翻唱而知名,Carousel One 融合民谣乐, 流行乐和灵魂乐,倾向于言情和迷失的民谣。让其与众不同的是,歌曲背后的嬉闹,不管他写多伦多窗外冉冉升起的太阳,厨房墙上圣伯纳犬的肖像,还是创作歌曲的过程,如“Before the Light Is Gone”。这首歌开始时是步行去上班的日常生活:“我起床打扮妥当/ 每天早上为我带来一首全新歌曲/ 孕育着旋律/ 在太阳下山前,我全身心投入。”

 

20 年里发行十三张专辑。你是如何保持多产的?

 

我就是搞创作的。我记得,当我第一张专辑出版时,评论还不错,突然,我感到有了压力:我的第二张专辑打算怎么做?所以,我就写,事实上,从那以后,写出来每张专辑后,我就开始在等待新的专辑出版,就是尽力保持超越自我。对我而言,创作歌曲从来不易,但是我能全身心投入,谢天谢地,我一直拥有所有的灵感,而且灵感没有停止过。

 

歌曲创作的过程就是 “Before the Light Is Gone”的主题。你是在哪里创作的,如何创作的?

 

我有某些习惯。早晨时,习惯边喝咖啡边走,这时,我的大脑开始活动,接着,这些旋律涌入我的大脑。然后,回到家以后,在吉他或钢琴上弹奏时开始会很乱,但逐渐就会成为一首歌曲。

 

‘我真的非常喜欢肌肉在琴弦上的感觉,仿佛琴我合一。’你是如何选择的?

 

那时候更靠近我的任何东西。通常是钢琴,因为我不需要将钢琴从琴盒拿出来,但是这张专辑中大多数歌曲都是弹原声吉他时创作的。在我拿起乐器时,我脑海里实际上已经写了一整首歌曲,然后,我就开始埋头苦干,找出与我所唱歌曲相匹配的和弦。那就改变了这首歌曲。

 

为何如此?

 

一旦开始弹奏乐器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歌曲越变越好,有时我想到一些过度和弦或者不同的低音音符。这一部分很有趣,当歌曲的大部分都完成以后,然后就可以加入一些小的装饰或者直到你拿起吉他时才想起的一个序曲。一旦乐器参与进来,歌曲就歌会更加真实。这不仅仅是你脑海中的一些东西。

 

描述你弹吉他的方法。

 

我不用拨片。我有个自称为“爪子”的东西,差不多就是我的大拇指和食指。有时候我用手指的第一个关节,就像使用拨片一样,其他时候,我只是拨出低音音符,从和弦下挑出旋律。主要是因为我用拨片弹奏时,拨片往往掉到音孔里,所以我很讨厌。表演时,我不得不停下来,摇晃我的吉他,把拨片给晃出来。而且,在家里的时候,我也不用拨片,所以我想,“好吧,或许我就不用拨片弹。”所以,我的手指上有很多茧,但也没后悔过。因为我真的非常喜欢手指肌肉在琴弦上的感觉,放佛琴我合一。而且,也有助于我形成自己的风格。在我看来,你努力找到自身可以决定的东西,而我弹吉他时也能帮我找到。

 

这些歌曲是什么时候整合在一起的?

 

我在等Forever Endeavor 出版的时候,坐在家里写新歌。然后,发行时,我确实感觉到专辑做得不是很好,所以我决定开始录制新专辑。当我接触到Jim Scott 时,已经有了两批半歌曲,然后从中挑出我们两人所喜欢的,飞到洛杉矶,开始录制。在我抵达的前一夜,音乐家们早已经到了,而且各就各位,所以我走进录音室时,Jim 给我指了指录音室我的座位,然后问道,“有一些我们马上就可以处理的三和弦乡村歌曲吗,只是听听一切听起来如何?”这就是你所听到的[ 在其中一张专辑的两首附赠曲目上,Charley Pride 歌曲]“Is Anybody Going to San Antone ?”举一曲为例。这是我进门后,干得第一件事,而且立马觉得还不错。

 

跟不认识的人一块录制专辑,感觉怎么样?

 

我每张专辑都是这个情况。与我合作过的制片人都有可用的音乐家团队,我很开心让他们选自己自信的人。因为,录音非常昂贵,你也不想因为鼓手没有弄明白就想卖出好价钱。此外,在不同的地方与不同的音乐家一块录制专辑,每张专辑也会有与众不同的特色。

 

听这张专辑后,我能学到关于歌曲创作的什么东西啊?

 

什么是一首好歌曲,每个作曲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是老一派的,非常传统。我喜欢结构,喜欢尽可能简明。我喜欢具有经典意义的歌曲,所有的那些老一辈作曲家,像是Johnny Mercer,根本不需要费尽心思想他们唱歌的内容。我喜欢旋律与歌词都很优美的歌曲,然后希望你一旦将音乐家带入,就会找到合适的环境。一首歌曲将从某处开始,又在另一个地方终结。但是歌曲保持完整。我能在吉他上演奏,听起来像是我开始的那首歌。你可以完全将其褪至核心,然后坚持住。这就是我知道如何去做的唯一方式。